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5章去一趟仓库
    司徒水生感到有些难堪,他堂堂圣朝学院的副院长做出的决定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弟子的一句话!

    刚才明明就已经决定好了,结果这个女人一开口,院长连同所有长老都立刻改变主意,这也太离谱了,难道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目光闪烁,没有冒然开口。但木元溪就没这么冷静了,她惊诧的脱口而出,“院长,你说什么?你要收他们两做正式弟子?”

    李院长看了她一眼,摸摸胡子,“有什么问题吗?”

    木元溪神色阴冷,眼里闪过一抹不屑。肯定是因为今天是圣朝学院第一次招收学员,院长不想太过严格,给这个女人一个面子罢了。

    她要是开口,院长肯定也会为她妥协,她可是考核成绩最好的人。

    想到这里,她露出一抹趾高气扬的笑容,开口道:“司徒山作弊,怎么能做正式弟子?这对我们可不公平,要是留下他,我也不在学院呆了。”

    李院长正打算和容绒聊几句,听到木元溪的话,愣了一下,有些可笑了看了木元溪一眼。

    现在的年轻人都如此自大吗?以为谁都可以让封王级强者妥协?

    “你不想呆了,可以走。你要是不愿意做老夫的徒弟,老夫也不会求着你做。”李院长不悦的目光瞥过她,拂袖而去。

    木元溪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咬着嘴唇有些不知所措。

    司徒山从地上爬起来,嘲讽的嗤笑一声:“自取其辱。”

    木元溪恼羞成怒的涨红了脸,盯着容绒和司徒山离开的背影,目光如刀锋一般,恨不得将两人刺穿。

    司徒水生沉默不语,一道杀机从司徒山的身上划过。

    正式弟子也是会变成外门弟子的,别以为你就安全了,我们走着瞧……

    容绒和司徒山已经拿着正式弟子的牌子去找自己的住处了,之后的录取已经不管他们的事了。

    司徒山掂量着手里正式弟子的令牌,感觉沉甸甸的,这块小小的牌子对他来说可真是一波三折,得来不易。

    不过在看到圣朝学院给正式弟子安排的住处之后,司徒山突然觉得这一切还是挺值得的。

    住处在一片山顶上,整片山脉仿佛就是一座灵石铸就的,充满了灵力,浓郁到甚至让人吸收过多,有种要爆炸的感觉。

    “好舒服啊!”司徒山深吸一口气,无比陶醉。

    容绒泼冷水的提醒道:“别太陶醉,小心一口气吸收太多被撑死。”

    司徒山一头黑线,“师娘,你觉得我有那么蠢吗?”

    “你蠢不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感觉很敏锐,是天生的吗?”容绒很直接的问道。

    提到感觉敏锐,司徒山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算是天生的吧,我从很小开始就发现我有这样的能力,只是我不敢完全暴露出来。”

    “不暴露出来是对的,你有一个很强大的灵魂。”容绒的的神识扫过司徒山的魂海。

    她和司徒恒都是兔族,用着强大的灵魂很正常,但是司徒山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族,他灵魂强度却仅次于司徒恒,只能说是天生的。

    司徒山一脸蒙圈,“灵魂?灵魂可以修炼吗?”

    妖族修炼本源之力,人族修炼灵力,很少会有人修炼灵魂,司徒山对这方面完全是一窍不通。

    “当然可以。”容绒想了想,翻手拿出一块玉简,将一片修炼灵魂的秘籍给刻录进去,丢给了司徒山。

    司徒山是人族,没有灵魂之力,但是兔族也有不少修炼灵魂,让灵魂增强、神识敏锐的秘籍。

    容绒给司徒山的就是原本最基础的修炼灵魂的秘籍。

    “这本功法你先修炼着,不懂的话再来问我……恩,你也可以去请教花长老。”容绒可是记得花长老在妖族学院的时候就研究过兔族的功法,还自己摸索着修炼了入梦之法。

    司徒山惊喜的捧着玉简,连连点头。

    这是容绒第一次给他功法这样的东西,算是已经开始认可他了,他一定要在容绒他们离开学院之前,成为封凌真正的徒弟!

    司徒山拿着容绒给的功法专心致志的修炼起来,容绒却有些无所事事了。

    她现在怀着宝宝,每次修炼灵力都往宝宝身上跑,对她的效果不大,所以她也不修炼了,专心养胎,回到住处就懒洋洋的躺下睡下了。

    半夜,一个黑影在她面前晃过。

    容绒迷糊的睁开眼,像个没睡醒的孩子一样,奶声奶气的嘀咕:“你来了……”

    来者自然就是封凌。

    封凌二话不说坐到了床边,伸手捏捏容绒的脸颊,“做的不错啊。”

    容绒被捏的有些疼,张开眼睛很是无辜的望着他:“什么?”

    “学院的长老都收了弟子,但你却是所有长老的亲传弟子,可以任意出入圣朝学院所有的修炼场所。”封凌微笑着瞧着她,笑容看上去让容绒有点发怵。

    容绒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回到住处之后,李院长亲自宣布的,别告诉我你没得到消息。”

    容绒嘴角一抽,“我确实没有得到消息。”

    封凌看了一眼貌似还没怎么睡醒的容绒,一脸了然的点点头,“那么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你在圣朝学院闹得人尽皆知是为了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没听懂规则。”说起这个,容绒也是欲哭无泪,她从来没想要闹得这么大。

    封凌挑眉,“你是傻了吗,考核规则没听懂?”

    “……对,一孕傻三年,你听说过吗?”容绒结巴了一下,只能承认自己当时是傻了。

    封凌茫然的皱皱眉头,“有这样的说法吗?”

    “有,当然有,不信你去打听打听。”容绒斩钉截铁,承认自己是一时糊涂,总比说她当时掉以轻心要好。

    封凌当然没功夫去打听一孕傻三年是怎么回事,他只是用一双在黑夜中仿佛星辰一样的眸子默默的注视着容绒,半晌开口道:“那我去一趟圣朝学院的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