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7章真正的死因
    容绒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司徒山说的是什么,“明寒?狐族王子明寒?他怎么会死?!”

    “我也不知道,我是听其他人说的,明寒好像去天武之林修炼,然后就出事了,尸体已经被运回来了,就在广场上。”司徒山也很迷茫的回答。

    圣朝学院才开了三天,狐族王子就死了!这事可有点不对……

    容绒微微蹙眉,“走,去看看。”

    两人立刻来到广场之上,果然看到了一群人围在那里,司长老和司徒水生已经来了,看着明寒的尸体一脸严肃。

    容绒和司徒山从人群中挤过去,就看到明寒盖着白布,摆放在两人面前。

    神识穿透过去,一个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尸体展现在容绒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这是明寒?”容绒完全不能把这个尸体和印象中那个阴柔美貌的明寒王子联系起来。

    司徒山耸耸肩,低声道:“我又不认识明寒,是长老们说的。好像说是根据尸体的装束和储物戒指辨认出来的。”

    “明寒死的时候,身上的储物戒指还在?”

    “对啊,好像说明寒是被凶兽咬死的,真是倒霉啊……”司徒山忍不住叹息一声,连明寒这样的王子都可能随时死于非命,在外修炼真的需要万分小心。

    容绒盯着明寒的尸体,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尸体看上去确实像是被凶兽咬过,不过明寒好歹也是天境,能将他杀死的凶兽……难道不能将他一口吞掉,还能等到学院发现他的尸体?

    “确实是被凶兽袭击而死,明寒王子求救太晚了。”司徒水生深深的叹口气,看向围观的众人,肃然道:“你们给我听着,从今天起,前往天武之林历练的弟子必须三人以上同行,不可单独行动,明白了吗?”

    “是。”众人立刻恭敬的应道。

    两个长老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明寒的尸体,才带着明寒的遗体去找院长商量了。

    围观的众人也低声议论着,四散离开。

    容绒垂下眼眸,拉住准备离开的司徒山,“明寒为什么会突然去天武之林历练?”

    司徒山嘴角一抽,“我说大姐,你成了学院弟子之后都没有稍微研究一下学院规定吗?他当然是为了获取贡献,好进入学院各大修炼场啊,天武之林的药材是获取贡献最快的方式。”

    “为了贡献?除了他之外还有正式弟子去天武之林吗?”贡献什么的,容绒当然不陌生,只是她没有打算在圣朝学院学习到什么,没有关心罢了。

    “有,有很多,不过他们都没有出事,现在都已经被招回来了。”

    “外门弟子呢?”容绒试探的问道。

    “外门弟子?我不知道啊,我们和外门弟子没有交集,不清楚。”

    “好,没事了,你最近不要去天武之林历练了,在学院里修行就好。”

    司徒山傻呵呵的笑了,“师娘,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好意,最近都在努力修炼你给我的功法。我去问过花长老,他对这门功法也非常感兴趣,还要收我为徒。”

    “这是好事,你答应了吗?”

    “当然没有。”司徒山一脸骄傲的拍拍胸口,“我可是有师父了。”

    你还真是执着,封凌好像还没答应你吧?

    容绒和司徒山分别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靠在软塌上望着窗外,幽幽的出声:“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封凌磁性的声音淡淡传来:“他不是被凶兽杀死的。”

    容绒回过头,好奇的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封凌,“你仔细看过了?”

    在她去看明寒尸体的时候,她就知道封凌一直在他身边,哪怕他完全收敛了气息不让司徒水生他们发现,她还是可以感觉到。

    封凌很自然的来到容绒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靠到了软塌上,“我看过了,他身上的伤口都是死后造成的,我找不出致命伤。”

    “没有致命伤?”难道是中毒?

    “不是中毒。”封凌一眼就看出了容绒的怀疑,很肯定的否决,眼中闪烁着无比深沉的光芒,“他浑身的血液似乎都不见了。”

    那不成干尸了?

    容绒古怪的瞧着他,“你确定?我看他的尸身并没有干瘪的情况。”

    封凌星眸微敛,“那不是他的血,是伪造的。”

    容绒心里咯噔一下,瞬间陷入了沉默。

    如此复杂的伪造尸体只能说明明寒的死因不能暴露,被吸干鲜血而死,让她想起了一些不好的生物。

    封凌瞧着突然沉思的容绒,眼底划过一抹饶有兴致的笑意,“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啊?我觉得天武之林深处应该有一些不好的东西。他们没把尸体毁掉,就是不希望明寒失踪,让学院派人进天武之林寻找……”容绒沉声说道,越说眉头皱的更紧,“我不知道他们和萧天权有没有关系。”

    “他们是谁?”封凌好奇的问。

    “……魔族。”

    封凌的眼神陡然冷了下来,“魔族?”

    他松开了容绒,目光闪烁不定。

    容绒撑着下巴,眼巴巴的望着他,“你想到什么了?”

    “魔族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天武之林,想知道是不是和萧天权有关系,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容绒凑过去,忽闪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问。

    封凌坏坏的一笑,捏住她的小鼻子,“不告诉你。”

    “讨厌!”容绒赌气的伸手拍过去,封凌却迅速缩回了手,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小傻瓜一般,满满的笑意。

    ……

    封凌说不告诉容绒,就真的没有告诉她。

    容绒又在学院里呆了十天,封凌也都没有再出现,这十天也没有任何正式弟子再遇害的消息。

    但是容绒自己悄悄的去了一趟天武之林外门弟子的修炼之地,发现死的人其实越来越多了,十天之内,有三十多个人不见了。

    只是,三十多人比起几千人的基数,实在算不上什么,又都是些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几乎没人发现。

    毕竟历练修行没有不死人的,所有的天才和强者都是大浪淘沙留下来的,实力不够的死在外面太正常了。即使有些人察觉了,也没有当一回事,只是更加小心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