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40章都想起来了
    司徒水生带走了司徒山之后,后面的检查也没有再进行下去。

    他布置的炼心香,当然清楚会出现什么后果,但是他的神识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变回原型的妖族,他只能接受那个贼已经逃离这里的事实,安排鬼刹卫去整个学院寻找,封锁所有出口。

    容绒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确定司徒水生和其他人真的离开了,她才放下心来,悄悄的收起屋中的隐之决,“凌,你还好吗?”

    封凌巨大的身躯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般躺在她的身边。

    容绒叹口气,靠在他大大的脑袋上,摸着他长长的龙须,默不作声的陪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封凌忽然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眸子像永远看不透的夜空一般,深沉到了极致。

    容绒一看到这样的眼神,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他恢复记忆了,他想起那些痛苦的过去和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了。

    “凌……”容绒望着他,声音微微颤抖。

    “我没事了。”封凌淡淡的吐出一句,巨大的身躯开始缓缓缩小,很快便化作了一条蟒蛇大小,缠在了容绒的腰身上。

    他紧紧的缠住容绒,把脑袋靠在了她的肩窝里。

    容绒摸着他浑身坚硬的鳞片,小心翼翼的问道:“凌,你怎么了?累了吗?”

    “没有。”封凌抬起头,对上容绒美丽的眸子,那眸子清澈的湖水一般,倒映着他的影子。他闭上了眼睛,仿佛怕冷一般,靠在容绒的怀里,发出闷闷的声音:“我都记起来了,谢谢你。”

    谢谢你,你给了我一段没有痛苦的时光,让我记起了十八岁时的我有多轻松。

    这句谢谢却像锋利的刀子一样扎在了容绒的心上,容绒心中一疼,沉默的说不出话来,有种想要掉眼泪的冲动。

    封凌发现容绒的伤感,蹭了蹭她,立刻转变了话题,“我大概要两个时辰后才能恢复人形,这段时间,你要保护好我。”

    容绒吸吸鼻子,“他们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就算再来我也可以用隐之决将你藏起来。”

    “隐之决不够,你要把我藏进衣服里才行。”封凌一本正经的叮嘱。

    容绒默默思考着将封凌藏进衣服里的必要性,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根本是封凌在耍她!

    “你不是恢复记忆了吗?怎么还这么坏?”容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把他直接塞进了被窝里。

    封凌坏笑着从被子里钻出头,很是无辜的反驳:“怎么坏了?我觉得我应该和我十八岁的时候好好学学,学学怎么逗你开心。”

    “你这才不是逗我开心呢。”容绒嘟起嘴,翻过身,背对着封凌躲进了被窝里。

    封凌发出忍俊不禁的笑声,窝在了容绒的身边,一双眸子像看着天下最珍贵的宝贝,温柔的盯着她,仿佛将天上的银河都撒在了她的身上。

    ……

    封凌和容绒很安稳的在屋子里休息,直到封凌身上的炼心香彻底消除了,容绒才想起来,刚才隔壁的某人好像倒霉的背了黑锅。

    司徒水生说是让李院长亲自审问司徒山,但到了刑罚堂,司徒水生根本就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直接拿出了所谓的证据,请李院长将司徒山处死!

    “这个处死,有点过分了吧?”李院长摸摸胡子,对司徒水生劝说道。

    司徒水生神色淡漠,“一个敢来学院偷东西的人,还不肯交代同伙,处死并不严厉。要是李院长觉得过分了,将他赶出去也是可以的。”

    李院长皱皱眉头,他原本是很看好司徒山的。司徒山敏锐的神识和直觉都是难得的天赋,也许是修炼上并没什么帮助,但境界上去了,战斗力绝对不俗,甚至远超通境界的人。

    可是他偏偏是司徒水生要除掉的人,将他赶出去,其实和处死他也没什么区别。因为一旦他离开学院,司徒水生一定会动手杀了他。

    “司徒副院长,你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吗?他对你其实并没有什么威胁……”

    “院长说笑了,我可是为了学院才要严厉的处置他,这样盗窃学院宝物的人不严厉处置,怎么震慑那些宵小之徒?”司徒水生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院长的话。

    李院长暗暗白眼。

    得了吧,一个地境的弟子毁掉了宝库阁楼,盗走了千万财富,鬼才会相信!

    不过碍于司徒水生代表着萧天权,李院长还是决定退一步,“那就收回被偷盗的财产,将他赶出学院吧。”

    司徒水生刚想点头,容绒很巧的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院长!院长你在吗?”

    司徒水生一见到容绒,就想到之前因为她的一句话被下了面子的事,脸色不由自主的阴沉下来,“原来是谷儿姑娘,你不知道这里是刑罚堂,不可以随便乱闯的吗?”

    “我没有随便乱闯,我是来找院长的。”容绒像只欢快的小鸟一样,跳着跑到了院长的身边,“院长,我要告状。”

    李院长疼爱的看着容绒,像看着自家孙女一样,“谷儿,谁欺负你了吗?院长为你做主。”

    司徒水生眼皮一跳,无语的腹诽:以她在学院的地位,谁敢欺负她?

    想到这个谷儿在考核里的逆天表现,他心里就一阵烦躁,早知道就该将考核的难度设定的再难一点!

    容绒突然觉得在考核的时候表现的好一点也是有用的,笑眯眯的对李院长道:“院长,有人偷看我洗澡!”

    司徒水生脸色唰一下黑了,刚喝进嘴里的茶差点没喷出来。

    容绒转过脸,指着他,“院长,就是他。”

    院长嘴角一抽,愕然的望着司徒水生,“副院长,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这样……”

    “我不是故意的。”司徒水生立刻辩解,但没等他说完,容绒就抢着道:“对,副院长不是故意的。这只是他的一个爱好。”

    司徒水生脸色铁青,慌忙拍案而起,“不要胡说八道,我才没有这样的爱好!”

    圣朝学院的副院长爱好偷看女弟子洗澡?传出去这副院长他也别想做了。

    容绒撇撇嘴,胡搅蛮缠道:“不是爱好,就是你故意偷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