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41章杀的不够多
    司徒水生气的七窍生烟,美如冠玉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

    李院长一见情况不妙,笑着对司徒水生道:“司徒长老,别这么生气,老夫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当然不是,我是为了抓捕偷盗宝库的窃贼,才会用神识搜查她的住处。”司徒水生冷声道。

    容绒满脸怀疑的抱起胳膊,斜眼瞧着司徒水生,“抓小偷啊?听说小偷是司徒山?司徒长老有证据吗?不会公报私仇吧?”

    “证据当然有。我亲手从司徒山的屋子里搜出了赃物!”

    “那我还清楚的感觉到你的神识偷看我洗澡呢。”

    “你……”司徒水生眼神阴霾下来,“我已经说过了,那是为了搜寻窃贼,神识无意扫过。”

    “那赃物说不定是盗窃不小心丢在司徒山的屋子里,也不能做证据。”容绒忽闪着大眼睛,露出无比纯真的笑容。

    司徒水生明白过来,容绒根本不是来告状的,而是来救司徒山的。

    他负手而立,瞬间恢复了平静,平静的看着容绒,“原来谷儿姑娘是来为司徒山求情的,可惜司徒山偷盗学院宝库,罪不可赦,院长已经决定将其赶出学院。”

    “你们这是敷衍了事!他要是离开学院,我就把你偷看我洗澡的事情告诉所有人!”容绒昂首挺胸,蛮不讲理的宣告。

    司徒水生面容抽搐,扭过脸咬着牙道:“随便你,反正不会有人相信。”

    “你确定?要是我告诉全学院的女弟子呢?你说各大妖族的族长会不会跑来找你?”

    “……”司徒水生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团怒火,烧得他无比难受。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愤怒,他居然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给堵得说不出话来,更让他恼火的是李院长明显站在这个小丫头那边。

    “谷儿,这话可不能乱说。”李院长见司徒水生气的都要说不出话来,立刻威严的打断了容绒的话。这种言论要是真的传出去,不管真假,都会让学院的声誉受到影响。

    圣朝学院才刚刚建立,绝对不可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

    容绒眨巴一下眼睛,“我不说,院长也别把司徒山赶走,他没有偷东西的能力……”

    “不行!”司徒水生冷冷的盯着容绒,“司徒山必须严惩,院长不可放过这个窃贼!”

    李院长摸摸胡子,眸光流过一抹睿智的冷光,“既然事情还没查清楚,就暂时先将司徒山贬去外门。”

    容绒低垂的眸子微微一亮。

    去外门好啊,这就是她所希望的,不过太明显可能会被司徒水生看出来。

    她迅速的掩去眼里的喜悦,摆出一副不满的表情,拉住李院长,“院长,他明明就没偷,怎么能赶去外门呢?太不公平了……”

    “这已经是院长开恩了,你不要以为你天赋不错就可以得寸进尺!”司徒水生阴霾的眼里划过一丝杀机,冷冷的呵斥了一句。

    不能将司徒山赶出学院,赶去外门也不错,那里有的是意外可以除掉他。

    容绒委屈的嘟起嘴,见司徒水生没意见,也没再继续胡搅蛮缠。

    她离开刑罚堂之后,司徒山就立刻被司徒水生丢到了天武之林,外门弟子的驻地。

    司徒山很自责的看着来看望他的容绒,“对不起,师娘,我让你们失望了,居然被陷害了,还要你保护我。”

    “啊?这不怪你,是你师父偷的东西。”容绒表示你就是个背锅的。

    司徒山嘴角一抽,看着穿着兜帽斗篷,伪装的十分普通的封凌,半晌吐出一句:“师父真厉害……”

    封凌点头,“只是拿走了一些宝库里的灵石和药材,顺便毁了最上层的阁楼罢了。”

    这还不够吗?都毁了阁楼你还想怎么样?

    司徒山幽怨的瞄了自己未来的师父一眼,“师父,那你今天来找我是要带我走吗?”

    “走?你想去哪里?”封凌淡淡的问道。

    “去绝地城啊!你不是说走的时候会带我一起离开吗?”

    “我没说过。”

    “……”司徒山的眼神更加幽怨了。

    封凌仿佛没看到,沉声道:“我来找你,是为了带你去打猎。”

    司徒山眼睛一亮,“师父,你终于要亲自教我了吗?太好了!我……”

    他话还没说完,封凌就拎着他进了天武之林深处,容绒远远地挥挥手,笑眯眯的回去了。封凌从学院宝库里拿回来的东西已经全部交给她了,她要回去好好的清点一下。

    而封凌带着司徒山进了天武之林打猎,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实力,司徒山逮到凶兽就穷追猛打,不管什么境界,都天不怕地不怕,反正有师父在身旁,他肯定不会有危险。

    “师父,你看我的表现怎么样?”司徒山又杀了一只地境的黑熊之后,喘着粗气向封凌邀功。

    封凌漠然的看了一眼他拖着的猎物,两天时间,杀了三只地境凶兽,已经相当不错了,但封凌却不满意。

    “不够。你杀的不够多,也不够强。”封凌抬手推了他一把。

    司徒山踉跄着冲进了前方的灌木丛中,发懵的抬起头,就看到一只庞然大物正虎着一张脸,怒目圆瞪的盯着他。

    我去!天境的白猿!

    司徒山倒吸一口冷气,扭头就想跑,白猿粗壮的拳头就砸下来。

    轰——

    山崩地裂,土石瓦解,狡黠的大地顿时凹陷一个巨大的坑洞,司徒山一个没站稳,直接滑落进去,立马变得灰头土脸。

    “咳咳!”司徒山慌忙稳住身形,敏锐的察觉到白猿的第二拳又要到了,身形瞬间挪移开来。

    轰隆——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如同泥石流一般的动静,司徒山在坑底几乎要被活埋。

    “师、师父……救命!”司徒山无可奈的呼叫封凌救命。

    封凌站在灌木丛外面,淡漠的回道:“我现在还不是你师父,遇到事情要自己解决。”

    “什么?”司徒山一阵心慌,一个失神,死亡的感觉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

    白猿突然高高跃起,沉重的身躯如巨大的山峰一般朝着坑底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