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43章送给他一个大礼
    三个魔将不屑的面对扑面而来的黑龙,只觉得眼前一黑,没有感觉到任何强大的气息,身体就被狠狠的劈开两半。

    三个魔将呆呆的看了一眼自己残破的身躯,难以置信的望向封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彻底的失去了生机。

    司徒山从地上爬起来,看到眼前三具黑乎乎的尸体,吓了一跳,面带惊慌的望向封凌:“师、师父,你、你、你把他们都杀了!”

    “不杀留着干嘛?”封凌扫了他们的尸体一眼,“收拾一下,别留下痕迹。”

    司徒山嘴角一抽,怎么听着这三个死掉的很可怜,他们才是杀人越货的贼人?

    “师父,他们真的是……是魔族吗?”司徒山走过去,试探的问道。

    封凌淡然点头,“他们不止是魔族,还是高等魔族。”

    “高等魔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司徒山想不明白。

    封凌冷然勾唇,“不然你以为,我和容绒为什么会来这里。”

    司徒山面容僵了一下,“你们一早就怀疑圣朝学院和魔族有关系?!”

    “我只是怀疑萧天权。”

    “圣皇……”司徒山心里咯噔一下,圣皇居然和魔族有联系?

    封凌没有听到他说话,转过身,墨色的眸子注视着他,“你现在明白了,是相信我还是相信萧天权?”

    司徒山抬起头,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你现在是考验我吗?我早就做过选择了,我信你。我只是没想到圣皇居然会勾结魔族,这……你确定没搞错?”

    “没有。”

    “……”

    两人收拾好了现场,在天黑之前回到了驻地,封凌没让司徒山将这件事告诉外门长老,让他一个字都不要向别人提起,只是将这件事传音给了容绒。

    容绒啃着苹果,听到封凌的传音,眼睛一亮,“已经查到了?”

    “魔族做的,所有死去的外门弟子应该都是被魔族吸走了血肉而死。”

    容绒眸色清冷下来:“你觉得李院长他们知道这件事吗?”

    “李院长和花长老他们应该不知道,否则魔族不会不动正式弟子,只找外门弟子下手。”

    确实,一直以来死的都是外门弟子,都是当初被司徒家等护送进学院的人。他们早就被预定要被魔族杀死!至于明寒,他应该只是在天武之林里倒霉的发现了什么,所以被杀了。

    魔族还费尽心思伪造了他的死亡现场,掩盖他的死因,肯定是因为李院长等人不知道这里有魔族,但司徒水生一定是知情。

    “既然已经确定了,可以开始准备了吗?”容绒捏紧传音玉简。

    说实话,她想要回绝地城了,毕竟一开始只是想要带着封凌出来玩一天而已,觉得圣朝学院不对才过来查查看的。

    现在,封凌的记忆封印已经被迫解除了,这边也调查的差不多了,必须赶紧结束了。留在这里时间越久,只会越危险。

    “三天,三天之内,我们送给萧天权一个大礼。”

    容绒眼睛一亮,断掉了传音,转而联系上了九里明。

    ……

    一.夜过后,司徒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像往常一样出去打猎。

    “司徒师兄,有要出门打猎啊……能带上我吗?我不会给你拖后腿的。”

    “司徒师兄,还是带上我吧,我的实力也是很好的。”

    一群外门弟子见到司徒山又要出门打猎,都忍不住围上去。

    打猎是外门弟子最常见的修炼方法,也是最快赚取贡献的方法。但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出去只是送死,跟一个厉害的师兄一起出门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自从司徒山变成了外门第一弟子之后,所有人都抢着想要和他一起去打猎,哪怕他每次都拒绝,每天依旧有一大群的人等着邀请他。

    司徒山看着众多想要和他一起打猎的同门,干笑着像往常一样拒绝。可是一大群女子太过热情,即便他拒绝了,还是有好几个女孩子跟着他不肯走。

    司徒山很无奈的看了她们一眼,“我要去天武之林深处,很危险,你们跟着我……”

    “没关系,我们一定不会给司徒师兄添麻烦的。”三个女孩子眼巴巴的看着他,大有一副他答不答应,她们都跟定他的感觉。

    司徒山看了一眼身旁没有说话的封凌,默许了下来,带着三个女孩子进了天武之林,依旧一直闯到了天武之林深处,疯狂的猎杀地境的凶兽。

    三个女子虽然实力不强,但好歹也都是地境,在司徒山的指挥之下,倒也帮了不少忙,一天下来猎杀的猎物竟然比之前还多。

    “司徒师兄真厉害!要是没有你,我们十天也打不了这么多猎物。”

    “对,对,司徒师兄连天境的凶兽都能杀死。内门将你赶出来是他们的损失。”

    “对,师兄一定很快就会重返内门的。”

    三个女孩子欣喜的清点着猎物,满脸笑开了花,一个劲的夸奖司徒山,司徒山被夸奖都不好意思了,挠着头干笑着看向封凌。

    “就他?被赶出去了,还想着回去,可笑。”单西飞的身影忽然从远处出现。

    司徒山皱皱眉头,“是你?”

    “是我,听说你偷东西,被赶出了学院,成了外门弟子,我一开始还不是相信,没想到是真的。”单西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嘲讽,“本以为你能做我的对手,谁想到你这么自甘堕落,果然旁支就是上不得台面。”

    “你说什么!”司徒山恼火的站起身,“我为什么被赶出来和你无关,能不能做你的对手,也不是你说的算,要看实力!”

    “呵,你不会觉得杀了几只天境凶兽就能和我比了吧?”单西飞冷笑,瞄了一眼他身后的猎物,背起双手,“我问你,有没有看见一只蓝色的小鸟从这里飞过?”

    司徒山撇撇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快说!那是一只天境凶兽,我一直在追踪的猎物,我没空和你浪费时间!”单西飞很不悦的皱皱眉头,怒斥一声。

    “自己找去,我也没空和你啰嗦!”司徒山看白痴一样的瞪了他一眼,这样骂他居然还指望他指路?别说他没看见,看见了也不会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