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45章全都来了
    夜色深了,到了天武之林中各种凶兽出没的时刻,伸手不见五指的阴森,偶尔传来的萧索,都将没来得及逗留在林中的弟子吓得半死。

    三个女弟子惊魂未定跑了一路,终于安全的跑回了外门。

    外门长老看着她们一脸慌张的样子,十分的恼火,“都什么时候,才回来!不知道夜晚不可在天武之林里逗留吗?你们是想死吗?”

    三个女子慌忙解释:“长老,司徒师兄带我们进了林子深处,走的太远,所以一时赶不及回来……”

    “司徒山?”长老张望了一下,“他人呢?”

    “他还没有回来,和一个内门弟子打起来了。”

    “什么!”长老眉头紧锁,司徒山算是外门最有天赋的弟子,自从司徒山到了外门他就一直在关注,他可不希望司徒山折在天武之林里。

    “那个内门弟子是谁?”

    “好像是虎族,很厉害,他们之前好像认识。”一个女弟子回答道。

    虎族,认识司徒山……单西飞?!

    长老脸色都变了,司徒山只是外门看中的弟子,单西飞却是单长老的徒弟,是学院已经打算重点培养的天才。

    之前明寒无缘无故的死在天武之林里已经让院长大发雷霆,单西飞绝对不能再出事。

    “走,你们跟我一起去一趟内门,将这件事禀报单长老。”外门长老面色深沉的看着三个女弟子。

    学院规定,弟子只能在白天才能进天武之林打猎,夜晚不可逗留,他们这么晚还没回来,他实在不放心。

    “长老,不过就是两个弟子逗留在了天武之林,这么点事还用的着禀报吗?”木元溪从远处慢悠悠的走过来。

    外门长老回过头,诧异的瞟了她一眼,“木元溪,你怎么会来外门?是木合长老有什么事吗?”

    木元溪笑容一僵,很不悦的道:“为什么非要是族长让我来,就不能是我自己来吗?”

    “那你有什么事吗?”

    “司徒水生让我来告诉你学院内进贼了,还没有彻底查清楚,所以已经戒严,你们暂时不要去内门。”

    “不许进去?可是司徒山和单西飞……”

    “这两人违反学院的规定,出了事也是他们自己的问题。长老你担心什么?”木元溪漫不经心的道。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副院长不会管吗?”外门长老很纠结的看了她一眼,他不希望这两个天才出事。学院的目标就是培养更多的人才好应付将来对魔族的战斗,天才要是折损在这里,也太亏了。

    这个时候,容绒调皮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会呢?学院是很爱惜人才的,当然要进去找了。”

    木元溪脸色阴沉下来,望着一蹦一跳走过来的容绒,怒不可遏的呵斥:“你少在这里胡说!谁说要进去找了?夜里的天武之林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进去找,要是出了事谁负责?你吗?!”

    她现在一看到容绒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好不容易被院长收徒,结果就因为容绒的一句话又被放弃了。她做不成院长的徒弟,容绒却成了内院所有长老共同的弟子。

    凭什么?

    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乡下村姑,她可是猿族的第一天才!

    她才不相信这个进了学院之后一直无所事事的女人在考核里满分通关,一定是作弊!

    容绒忽闪着大眼睛,很无辜的指了指身边,“我不负责,他负责。”

    长老和木元溪这才看见容绒的身旁跟着一个庞大腰圆,高大威猛的单猛。

    两人嘴角一抽,慌忙躬身行礼,“见过虎王,虎王你亲自前来是要进天武之林?”

    “没错,听说我族的单西飞被困在天武之林还没回来。本王不放心过来看看,圣朝学院都没有一点要救人的打算吗?”单猛很不满的皱眉。

    外门长老眼角撇了一眼木元溪,赶紧对单猛解释道:“这件事,我刚才得知,本来准备去禀报院长,只不过副院长说内院现在已经戒严了。”

    “没错。单西飞违反学院规定在先,学院不可能花费大代价去找他。要是学院弟子每个人都这样,学院难道也每个人都去救吗?”木元溪就不以为然的反驳。

    外门长老倒吸一口冷气,嫌弃的闭上眼睛。

    单猛冷笑一声,“说的好,明媚,你听到了吗?你儿子应该是白死了。”

    单猛声如洪钟,雄厚的嗓音传扬出去,震得空气涌起层层波浪。波动之中,一个娇媚的身影缓缓落下,带着极其锐利的气势逼人而来。

    外门长老和木元溪被压得险些跪下,爆发出全身的灵力才勉强站稳。

    “我儿子绝对不会白死!”杀气腾腾的声音从明媚的口中吐出,一双魅惑至极的眸子如同刀剑一般锐利的令人不敢对视。

    “狐王……你、你怎么也来了?”外门长老讪讪的笑着,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

    明媚露出一抹优雅的笑容,笑意却不达眼底,“我来不是很正常吗?我把儿子送来圣朝学院,我儿子却死了,学院还说不明白死因,今天院长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

    “狐王,这件事找院长没有用。”容绒在一旁插话道,“是天武之林里有一些诡异的东西,他们杀了你的儿子。”

    木元溪一听,立刻骂了回去,“你又在胡说什么?天武之林里哪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你少在这里说一些有的没的谣言!”

    “恐怕她说的不是谣言。”远处又有一人飘然而来,一身华丽的装扮,点缀着无数耀眼的宝石,却掩盖不住他阴森的目光。

    “蛇王独牙?”外门长老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还有我。”一身白衣的司空也悄无声息的出现,白衣胜雪,迎风飘扬。他负手而立,淡漠的开口,“听说我蝶族在圣朝学院已经死了不下十人,我要知道原因。”

    “没错,圣朝学院才开没几天,我族的族人也已经死了七八个,这事太奇怪了。”独牙裂开嘴,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对,我们要交代。”不远处,还有不少其他妖族的族长也都跟来了,夜色中虎视眈眈的望着外门长老,让他不由自主的冷汗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