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49章给个面子
    “完蛋了!情况有些不妙,院长他们好像要输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司徒山眼巴巴的瞅着容绒和单西飞,这种情况下还留在这里简直和等死没什么两样。

    单西飞担忧的望着虎王,怒喝道:“走什么走?你就知道逃命!我们现在应该赶紧去圣皇城通知圣皇,请圣皇过来解决这个魔女!”

    “没有用的。”容绒冷冷的摇头,“天武之林就在皇宫的后山,你们觉得这么大的动静萧天权会不知道?他装傻而已,你去皇宫也见不到他。”

    单西飞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难道没有办法了?我们只能逃命?”

    谁说只能逃命,封凌不是去了吗?

    容绒瞧了一眼身旁的空位,算是明白封凌为什么说还不能走了,靠单猛和李院长他们真的不行。

    身后,一股危险的凉意忽然袭来。

    容绒眼神一变,凤舞一动,侧身闪过,无数枝蔓从两旁的树木上延伸出来,像鞭子一样抽在了司徒山和单西飞的身上,本就有伤在身的两人立刻被打飞出去,鲜血狂喷。

    一直站在他们身后默不作声,像一个木头桩子一样的木元溪冷笑着走出,撇了两人一眼,“你们现在想走已经迟了。”

    “你什么意思?你勾结魔族?”单西飞吐着血,难以置信的怒目圆瞪。

    “我对魔族不感兴趣,我只是要做名正言顺的第一而已。我要杀的是她,偏偏你们在这里,我只能顺便灭口。”木元溪满眼杀意的盯着容绒,傲慢的勾起唇角,上百藤条好似活过来一般朝容绒涌过去,将容绒层层包裹起来。

    坚韧的藤蔓用力收紧,木元溪抽出宝剑朝着被裹成粽子一般的容绒狠狠刺过去。

    “住手!”司徒山焦急的大吼,纵身扑了过去,不管不顾的抓向宝剑。

    “找死。”木元溪不屑的一掌拍过去,轻易将司徒山给打到了一边,携着风雷之力的宝剑狠狠刺进了层层藤蔓之中,刺向其中的容绒。

    “不!混蛋!”司徒山摔在石头上,惊恐的怒吼。

    木元溪得意的勾起唇角,突然笑容僵在了脸上,坚硬的藤条像是纸糊的一般爆裂开来,瞬间全部碎裂。

    破碎的藤蔓碎片漫天飞舞,容绒淡漠站在木元溪的宝剑之前,剑尖精准的抵在容绒的胸前,似乎只要一用力就可以轻易的刺进去,但宝剑就是纹丝不动。

    “什么?”木元溪脸色微变,将全部灵力灌注到宝剑之上,用尽全力的往前刺去,可宝剑被容绒的魂力牢牢绑住,就是无法再寸进一步。

    容绒垂下眼眸,声音低沉下来,“你想杀我?”

    木元溪的手莫名的一抖,轻描淡写的声音听在耳朵里让她有一种心底发寒的感觉。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害怕?她不过也是个地境,就算在考核里得了第一又怎么样?我不信她能比我厉害到哪去!

    木元溪怒吼一声,双手握紧宝剑,扬起宝剑狠狠的朝着容绒劈过去。

    碰——

    宝剑应声而断,在空中断裂成十几块碎片。冰冷的剑刃摔落在地上,容绒的杀之决也是一瞬间刺入木元溪的魂海。

    木元溪惨叫一声,捂着剧痛的脑袋倒在地上惨烈的打滚。

    翠绿的匕首从容绒的手中飞出,直刺木元溪的咽喉。

    一道白影忽如其来的落在木元溪的身旁,伸手紧紧的握住几乎已经刺入木元溪咽喉的匕首。

    木元溪从剧痛中回过神来,看着在脖子上留下血迹的匕首,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无比庆幸的望着身旁救了她的族长木合。

    木合死死的抓住匕首,刀锋将他的手掌割破,鲜血从指缝中滴下,洒落在木元溪的身上。

    他默默的将匕首攥在了手里,站起身,十分有礼的递给容绒,“好久不见了,容绒公主。我家族人冒犯了,可否给我个面子,放她一马。”

    木元溪脸色瞬间煞白,震惊的望着容绒,嘴唇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她要杀是居然是容绒!被圣皇通缉,凤族的容绒公主,那个连封王级都能单杀的炼药天才,容绒!

    单西飞也同样惊讶的瞪大了虎目,“她是容绒?”

    “……对啊。”司徒山干巴巴的回答,他虽然早就知道容绒的身份,但他没想到连猿族族长木合都对她如此有礼,不敢小瞧。

    容绒有些诧异木合会突然出现,淡淡的拿过匕首,柳眉一挑,“木合族长客气了,是你家族人先要杀我,你没看见吗?”

    “这确实是她不对,但我们猿族天才稀少,她是猿族仅剩的天才弟子,我还是要保住她。”木合温文尔雅的微笑,说话依旧十分的客气。

    “仅剩的?”容绒把玩着手里的匕首,表示怀疑,“可我怎么记得你家还有一个木清呢?她的本事可不小,比起这个要好多了,木合族长不打算将她救回去吗?”

    木合一听就知道容绒的意思,微笑道:“木清既然已经到了绝地城,自然是活不成了,本族长不打算费工夫做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怎么能是不切实际呢?我可没打算杀了木清。”容绒笑眯眯的勾勾手,“要是族长愿意大出血,说不定我愿意把她放了呢?”

    木合只是淡淡摇头,“你杀不杀,她都活不成。”

    恩?什么意思?好歹是你家族人,为什么你笃定她一定会死?

    容绒不解的看了木合一眼,收起了匕首,“既然木合族长亲自来了,我就给你一个面子,这个女人别在落在我手里。”

    “容绒公主放心,她要是再犯,死了也是活该。”木合很儒雅的拱手行了一礼。

    你对你家族人是真不在意啊。

    容绒再次深深看了木合一眼,目光转向远处的战场,“虎王他们已经陷入了困局,族长不打算去帮忙吗?”

    “这件事我帮不上忙,能帮忙的人,不是已经去了吗?”木合似是无心的说道。

    容绒眼波流转,不再说话。

    远处,在强横无比的吞噬之力控制之下,所有人都被硬生生的扯了回去,虽然勉强没有陷入深渊之中,可从僵硬中醒过来的众多魔族再次一拥而上,将他们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