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52章救命之恩的谢礼
    “掌控司徒府?”司徒山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在司徒府几乎就是一个小透明,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掌控司徒府!

    封凌云淡风轻,“有什么问题?掌控了司徒府,府里的一切都是你说了算,自然能救回你的亲人。”

    “可我已经不是司徒府的人了。”

    “那只是你自己的说的。”封凌语气漠然,却有着无法掩盖的傲气:“你不只是司徒府的人,你还是司徒家的继承人之一。现在没了司徒倩,没了司徒水生,如果你还不能成为司徒府的继承人,你也别拜师了。我的徒弟不可能连一个小小的司徒家都掌控不了。”

    司徒山脸上的表情不断变换,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豪气。

    是啊,他本来就被选为司徒家的继承人,他为什么只想着逃?为什么不能成为司徒家真正的家主?他在怕什么?

    他用力捏紧拳头,“师父,我明白了。我会救回我的亲人,我也会成为司徒家真正的掌控者,我会帮你。”

    “等你做到,再说帮我的事吧。”封凌不以为意的提起昏死过去的司徒水生,纵身一跃,往圣朝学院的内院而去。

    容绒跟在他的身边,用魂力凝聚出凤凰火焰的绳索,将司徒水生牢牢绑起来,“我们把他丢在哪里比较合适?”

    “这里。”封凌随手一扔,将他丢在了学院宝库门口。

    “学院宝库?扔这里真的好吗?”

    大概是因为对宝库的防御禁制很有信心,宝库的地点偏僻不说,还很少有人来,压根就没有人看守。

    容绒有点担心司徒水生被扔在这里很久都不会有人发现。

    “无妨,他们一回来就会发现。”封凌说着,拉住容绒的手带着她直接冲进了宝库里。

    “之前来这只拿了一些药材,太少了。”封凌理直气壮的收刮起所有看到的东西。

    容绒目瞪口呆,“你啥时候这么贪财了?”

    “我救了他们的命,难道不能收点谢礼?”

    “施恩图报啊?”容绒笑眯眯的调侃。

    封凌面不改色,“我没本来就打算施恩。”

    “嘴硬,明明就是想救人。”容绒努努嘴,想起绝地城目前缺衣少食的困境,也毫不客气的将所有东西都一股脑的挪进九凤珠里。

    这里本来就是妖族学院的宝库,本来都是属于妖帝的。

    “我说,你是打劫了哪个遗迹的仓库吗?怎么一下子塞了这么多好东西进来?”灵盛突然在这个时候兴冲冲的冒出来。

    “怎么?打扰到你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好奇而已。”灵盛满眼放光的环顾四周,“果然都是好东西,这么庞大的宝库,能不成你们是打劫了皇宫?果然打劫才是发财的第一手段!一次抵得上你做几十年的生意。”

    容绒黑脸,“什么皇宫?看清楚,这里是圣朝学院的宝库。”

    “哦,哦,圣朝学院啊,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搬走了妖族学院建立的学院?一个垃圾玩意而已,除了这宝库也没什么可以炫耀的了。”灵盛挥挥手,颐指气使的指点起来。

    容绒没理他,收拾完了一层,继续收拾第二层。

    “这些药材,能给老夫炼制不少好药呢……对了,之前我感觉到了你娘亲的灵魂气息。”灵盛垂涎欲滴的跟在容绒身后,突然一拍脑袋,想起自己要说的事情。

    容绒和封凌的的动作同时顿住了,容绒猛地看向他:“你说什么?我娘亲的气息!在哪里?”

    “就是你们今夜遇见的白衣人身上。”

    “司徒水生?”

    “不是那个小白脸,是之前那个。”

    “木合?”容绒今夜近距离接触的只有司徒水生和木合两个穿白衣的,不是司徒水生就只有木合了。

    木合身上怎么会有娘亲的气息?他好像和兔族没有什么交集。

    “你确定?”容绒很怀疑的问。

    “当然确定。”司徒水生拍着胸.脯保证,“是灵魂罗盘感应到的,肯定准确。虽然只有那么一丝丝,但绝对不会错。”

    容绒立刻有一种冲动,想冲回去找到木合,找他问清楚,这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确实的查到她娘亲的线索。

    可是回头看了一眼封凌,她最终还是压下了心底的冲动。

    封凌一眼就看出容绒的想法,“想去我可以陪你回去。”

    “不用了。现在回去,木合恐怕已经不在那里了,我们已经在圣皇城露面,必须赶紧走了。”容绒拿着一块灵石,紧紧的捏着。

    封凌皱眉,“不想查清楚吗?”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容绒使劲摇摇头,她再怎么想查清楚,也不会拿封凌和她自己的命去冒险。

    虽然封凌大展神威,一剑重伤梵念儿,但那是因为梵念儿刚刚晋升魔尊,境界根本不稳定,要是遇上萧天权和魔尊梵天,结果就不一定了。

    封凌伸手揽住容绒肩膀,“放心吧,既然有你娘亲的气息,就代表着,你娘亲还没有死。”

    “恩。”容绒在封凌的肩头蹭了蹭,这总归是个好消息。

    将整个宝库迅速的搬空之后,两人果断的离开了圣皇城,被兽潮困在天武之林中的单猛等人这个时候也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经过战场大战,天武之林几乎毁掉了一大半,凝重的凶兽也死了至少三分之一,还有不少逃散出去的,就不知道会跑哪里去害人了。

    众人还没来得及考虑怎么善后,花长老就发现学院的宝库被搬空了。

    搬走宝库的人还把司徒水生副院长给打晕在了宝库门口,留下了一个字条:

    师父,救命之恩的谢礼我们已经拿走了,不用再客气了。至于学院的弟子到底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林子里的,建议你查看一下这位副院长的记忆。

    九里明看到这个字条,脸都黑了。

    留给我的消息不要写的这么光明正大好不好?你现在还在被通缉!

    李院长等人一看就明白过来,齐刷刷的看向九里明,目光别有深意,“九里宗主,这应该是容绒公主留给你的吧?她搬走了我们学院所有的东西,你看……”

    你不是想让我来赔吧?

    九里明冷汗直冒,立刻转移话题,“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司徒水生的记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