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56章收到消息
    封凌沉默的跟着金文宇一路前行,这个金文宇还真的是有点本事的人,顺着结界走了大概五十里的路程,来到一处穷山恶水的岩浆旁边。

    这里同样被结界分割开来,火热的岩浆都因为结界的切割,没了源头而冷却,成了固态的岩石。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地形变得十分奇怪,结界也有些扭曲。

    “就是这里,看到了吧,这里有个漏洞。”金文宇兴奋的指着结界的一处,那里有一个缝隙,深深的掩埋在岩石下方,很少有人会注意到。

    “只要扒开这块岩石,然后缩小身子,就可以从这里过去了。怎么样,我没骗你吧。”金文宇得意洋洋的向封凌炫耀起来,抬手打碎了那块岩石。

    轰隆隆——

    湛蓝的光芒开始剧烈的波动,整个禁制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样,突然变换了形态。

    锋利的蓝光爆射而出,如无数雨滴一样切割向封凌。

    封凌淡然的一挥手,成百上千的光芒瞬间在空中碎成了无数片,化作粉末一般消散开来。

    蓝色的光芒却在这个时候拔地而起,将封凌给围绕起来。

    打碎了岩石的金文宇却早已经身形暴退,瞬间退出了封凌的身边,站在了结界的外面。

    “呵,什么妖帝?什么皇级?大皇子把你说的多么多么厉害,其实也不过如此。我不过略施小计,你就乖乖的跟着我来了,真是愚蠢。”金文宇不屑的望着被困住的封凌,发出讽刺的嘲笑。

    封凌打量着四周,淡然的问:“你姓金,是金牛族的人吗?”

    “不是。我是货真价实的人族,才不是你们这些低贱的妖。”金文宇傲慢的冷笑,盯着封凌,眉头微皱,“你似乎一点也不吃惊,为什么?”

    “早就料到的事,有什么好吃惊的?”

    “哼,你只是假装镇定吧!要是早就料到,你怎么会被我困住?像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在这里等死?”金文宇不相信的抽出自己的弓箭,瞄准了封凌。

    “你也许不知道,这个困住你的陷阱是大皇子殿下特意为你准备的,只能进,不能出,你的灵力也会被彻底封死!现在,让我来看看你这只黑龙有什么杀起来和凶兽有什么不同。”他大笑着说完,利箭飞驰而去,穿过结界狠狠的刺向封凌的胸口。

    封凌抬起手,“也好,你不是金牛族的人,杀了你也不用向金鬼交代。”

    锋利的箭矢瞬间粉碎在了封凌的手上,坚硬的天星钢制作的箭头都扭曲变形,被封凌漫不经心的握在了手心里,随手朝着金文宇抛了出去。

    宛如暗器一样的箭头狠狠的砸在玻璃幕墙一般的结界之上,波动的结界霎那间出现了无数冰裂一般的缝隙。

    金文宇脸色煞白,倒吸一口冷气,“这不可能!你、你应该不能使用灵力了才对!”

    “我应该感谢你带我来这里。”封凌走向满是裂缝的结界,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点在上面,“因为这里确实是整个禁制的漏洞。正因为这个漏洞无法弥补,这个禁制大阵的设计者才会在这里补上一个这样的陷阱。”

    眼看着结界的裂缝越来越多,即将碎裂开来。

    金文宇的吓得扭头就跑,翻手拿出传音玉简,惊慌的传音通知萧玉枫:“大殿下,我发现封凌了,我已经把他引到了陷阱这里!殿下,你快来,快来啊……”

    轰——

    他话还没说完,一股黑色的灵力如蟒蛇一般突然滑到的了他的腰间,狠狠的将他拖了回去,直接将他拖进了结界之中。

    ……

    萧玉枫收到了金文宇的通知大惊失色,“这么快就找到了封凌了?”

    司双在一旁淡淡的端上一杯茶水,“这是好事,你不是一直都想抓住他吗?”

    “我不是想抓住他,我是想杀了他!”萧玉枫把玩着桃花扇,眼底闪烁着杀意,“找到他是好事,可是这个金文宇太乱来。早和他说发现就要立刻通知我,他倒好……听他的声音情况就不太妙。”

    他冷冷的站起身,端起茶水一口喝掉,“不过就算我杀不了他,我至少也可以困住他。到时候我就可以去找容绒了,他已经出现,容绒一定就在附近,传令下去,让所有人停止布置禁制,立刻去搜寻容绒的下落。”

    他说完就纵身飞了出去,司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用力的捏着茶水,指节泛白,碰的一声将茶壶摔在了地上。

    萧绝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这幅场景,吓了一跳,“皇子妃,你还好吧?”

    “有什么事?”司双迅速的收敛了脸上的怒意,恢复了端庄淡雅的模样。

    萧绝点头哈腰道:“绝地城南边一个小村子里的年轻人传来消息,说他们村子里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很厉害,一来就杀了统领。他禀告我们,想要将功赎过,希望我们不追究他们的罪过。”

    “哦?那两人现在还在那里吗?”

    “男的出去了,只有女子还住在他们村子。”萧绝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悠,低声道:“皇子妃,你说她有没有可能是容绒?”

    司双冷笑一声,“什么可能,肯定是!”

    萧绝顿时来了精神,“那我们应该立刻禀报大皇子殿下……”

    “禀报什么?”萧绝话还没说完就被司双恶狠狠的打断,“没看见大皇子现在正忙着对付封凌吗?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他。”

    是你不想告诉他吧。

    萧绝暗暗嘀咕,恭敬的低下头,“是。”

    “容火火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云危是不是还绑着她,不让她走?”司双突然转了个话题,问起了容火火。

    萧绝讪笑道:“绑起来倒没有了,容火火现在很自由,不过只是在战船上自由,云危坚决不允许她离开战船,但她一直在闹腾。”

    “还在闹腾,那就好。”司双眸子越发的深沉,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既然她这么想要离开,我们就帮她这个忙吧。你去,悄悄的把她给放了。”

    萧绝吓了一跳,哭着脸道:“这不好吧?要是让云危统领知道了,会扒了我的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