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57章相逢
    司双听到萧绝这样说,露出一抹很不屑的眼神,“你会怕云危?我怎么记得你私下里说他曾经做过封凌的手下,很看不起他呢。”

    萧绝尴尬的笑笑,无言以对。

    云危回来圣皇朝之后十分低调,低调到好像很好欺负的样子,但前提是没有人碰容火火,谁要是敢动容火火,他能把人撕了!

    云危的实力摆在那里,萧绝才不也要去顶这个雷呢。

    司双瞧着萧绝尴尬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冷冷的低声道:“你照做就是,做的时候小心一点,别让她发现有人在帮她。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会担着。”

    司双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萧绝自然不能再推脱,只得遵命去做。

    船舱里,容火火正在绞尽脑汁的破解身上的封印,云危为了让她不能离开战船,把她的灵力给封印了,让她连房门都走不出去。

    “混蛋!云危,你这个大混蛋,就知道欺负老娘!等你回来老娘一定让你好看……”容火火骂骂咧咧,一边狠踹着战船坚固的防护,一边检查着身上的封印。

    这封印其实一定也不复杂,就是用压倒性的力量强行压制,但越是简单的封印越难以破解,纯粹的力量压制没有一点破绽,容火火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

    咔嚓——

    封印忽然裂开了一丝裂缝。

    容火火精神一震,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有了回报吗?老天开眼啊!

    她借着这丝裂缝很快将身上的封印彻底破解,用凤凰火将战船防护灼穿了一个大洞。

    “对不起,云危,我先走了……”她看了一眼船舱,跃出战船,飞快的跑掉了。

    在她的身影背后,一双冷冷清清的眼睛正不动声色的注视着这一幕,白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紧跟上去。

    容火火离开战船,躲开一路上巡逻的士兵,朝着绝地城而去,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没走多久就迷路了,转了半天又转回了原地。

    “奇怪,是我记错了吗?绝地城附近的地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复杂了?”容火火神色古怪的挠着头发,环顾四周,又选了一个方向再次出发。

    司双淡漠的从暗处走出来,暗暗的盯着她,再次引动空间之力。

    容火火迷路了几次之后,来到了一个小村庄前,正是容绒居住的那个小村庄。

    “请问有人吗?”容火火走进村子想找人问问路。

    正在炼药的容绒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容火火的气息,立刻从屋里狂奔出来,“火火!你怎么在这里?”

    容火火望着伪装的容绒眼睛一亮,激动的扑过去就是一个熊抱,“公主,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好想你呀!你知不知道,离开你这些天,我茶不思饭不想还睡不着,我想死你了。云危那个混蛋,把我关起来,就是不让我回绝地城,我都担心绝地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的,绝地城好的很。我也很想你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容绒喜笑颜开,两个女孩抱在一起蹦蹦跳跳,像两个幼稚的孩子一样。

    “嘿嘿,公主。我不在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很不习惯?没有我伺候你,一定没有人给你端茶倒水,炼制丹药吧?”容火火得意洋洋的朝着容绒抛媚眼。

    容绒一本正经的反驳:“才没有,那些小事,没有你也有别人做。”

    “什么啊?原来公主你根本都不想我,我好伤心。你知不知道我这段时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容火火作势就要哭。

    容绒给了他一个白眼,“别装,云危还能让你吃苦不成?他要是对你不好,我也不会放心让他把你带走。”

    容火火黑脸,“那个大笨蛋有什么好放心的?他连自己都顾不好了。萧天权明明就是在利用他,他还死心眼。”

    “恩?你和我说说看,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容绒来了兴趣,拉着容火火朝茅屋里走去。

    刚走没两步,容绒突然回头,看向村口,“谁在那里?”

    司双一袭华丽的锦袍走了出来,身姿曼妙的玉立在不远处,一双眸子带着夜风一样的冷意望着容绒。

    “司双?”容绒不由的有些诧异。

    算起来她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司双了,再次见面,司双的样子却让她有些吃惊。

    华丽的衣饰和宝石将她衬托的珠光宝气,却没有了以前白衣胜雪时的飘逸和清纯,看不透的眸子也早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清澈。

    气质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容绒很奇怪她嫁给萧玉枫之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是我。”司双优雅的走近,冷若冰霜的眸子中充斥着毫不掩饰的冷意和不屑。

    容绒皱眉,感觉到一丝不对,下意识的拉着容火火后退,“你变化很大。”

    “嫁了人之后都会有些变化的。”司双微笑。

    “是吗?”容绒狐疑的眨眨眼,变化会这么大吗?貌似她嫁给封凌之后只是变得更懒了。

    “是你查到了我的下落?你告诉别人了吗?”容绒沉声问道。

    她上一次和司双接触,司双拒绝了帮助她。容绒觉得她们之间的友谊可能就此结束了,但她一直不觉得司双会害她,做不成朋友,至少也不会做敌人。

    今天的相遇,却让她心里有些打鼓。

    “没有。”司双认真的回答,“我没有告诉枫。容火火也是我引她过来的。”

    还好,司双还是司双,没有变。

    容绒心里陡然松了一口气,发自肺腑的露出了一丝微笑,“谢谢你。”

    司双也笑了,闪电般的抽出宝剑,“我只是想在他发现你之前,杀了你!”

    容绒脸色大变,一掌推开容火火,抬手一连拉起三道火墙,身形暴退。

    司双的剑气轰然劈到,冰冷的剑风淹没在炙热的火焰中,火焰轰然四散,剑气消失。

    “走!”容绒拽住容火火,转身就走。

    三个鬼脸面具的鬼刹卫却直挺挺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紧跟着村民们也走了出来,将她们围住。

    容绒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冷冷的看向了司双,“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变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