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65章我要听实话
    封凌坐在床边,修长的手指轻巧的撩开散落在容绒额前的碎发,冷冷的对旁边的容五道:“你是真的想要杀掉魔虫吗?”

    容五一愣,眼神闪烁,不满的嘀咕,“当然!难不成你怀疑我没有尽心为容绒治疗?”

    “可是你用的治疗手段都太过温和,你根本你没想杀死魔虫,只是想把他逼出来。”封凌抬起皓月般的眸子,摄人心魄的眸光对上容五的眼睛,“告诉我,你在顾忌什么。我要听实话。”

    容五顿时语塞,支吾了半天,无奈的叹口气:“不是我不想杀死魔虫,是魔虫跑到了容绒的腹部,在她腹中的宝宝旁边。我怕用的手段太过,会伤害到孩子。”

    “孩子……”封凌神色微冷,阴沉的目光移到了容绒的腹部,手掌轻轻的放了上去,“你有办法将魔虫引开吗?”

    “怀孕的女子体内的灵力几乎都会集中在胎儿周围,魔虫被吸引过去再正常不过,想要引开魔虫基本不可能。”容五有些颓丧的垂下双臂,“我想尽了办法也只是让魔虫暂时休眠。不彻底除掉魔虫,他每一次苏醒过来吞噬的灵力会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恐怖。”

    封凌的心不由的紧了紧,拳头握紧了又慢慢放开,沉声问道:“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容五沉吟了一会,努力将话说的不那么吓人:“目前魔虫不会对孩子造成什么影响,魔虫需要的是灵力,只要有足够的灵力,他就不会伤害到孩子。”

    “那容绒呢?”

    “容绒其实也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为了保护孩子,她需要将自己的灵力主动供应给魔虫,她只是会变得虚弱。只要她能撑到宝宝出生,我就可以再想办法杀死魔虫……”

    “如果容绒的灵力被魔虫全部吞噬了,她撑不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呢?”封凌垂下眸子,打断了容五很是乐观的说法。

    容五陡然安静下来,好半天才轻声道:“她和孩子都会死。”

    “我知道了。”封凌缓缓的站起身,走到容五面前,“其实你是有办法可以杀死魔虫的,对吗?”

    容五.不明所以,“是有办法,怎么了?”

    “不要孩子了,杀了魔虫。”封凌轻声说道。

    容五愕然的张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你说什么?你不要孩子了?这可是你的孩子!”

    “容绒怀孕还不到一年,很难说这个孩子还要多久才能出生。我可以没有孩子,但不能没有容绒。”

    “可是这个孩子是黑龙,而且很大可能是一条纯血黑龙,如果这次放弃了,也许以后容绒都怀不上如此纯血的黑龙了,你确定放弃?”

    “确定个鬼!”灵盛从九凤珠里飘了出来,没好气的指着容五的鼻子破口大骂:“我在九凤珠里都听见了。你,还凤族的王呢,连一个孩子都保不住,你的医术是和蛇族学的吧,只能毒死人。”

    容五面皮一抽,呐呐不语。

    灵盛转过脸又指着封凌:“还有你,自己的孩子都不要,容绒要是知道了,绝对不会原谅你!”

    “你不告诉她,她就不会知道。”封凌垂着眸子,十分淡然。

    灵盛被他这幅平静的模样给气的半死,“我为什么不告诉她?这也是她的孩子,虽然是条黑龙,但是我们兔族公主生的,要不要生下来得问问容绒自己。”

    容五一听,连连点头,慌忙苦口婆心的劝封凌道:“对,对,封凌啊,我觉得这个老鬼说的对,这件事你要问问容绒自己。”

    灵盛不悦的瞪眼:“什么老鬼?你说谁是老鬼?”

    容五没好气的挥手:“一边去,我说正事呢!”

    “我说的也是正事……”

    封凌站在床边,目光始终放在沉睡的容绒身上,对旁边的吵闹仿佛充耳不闻。

    两个长辈看到封凌这样,默默的停止了争吵。

    封凌轻声的开口:“灵盛长老,容绒之前下令帮你炼制一副新的肉身,如今已经成功了,让容五叔带你去看看吧。”

    灵盛大喜过望:“当真?是王级的肉身吗?要是没有封王级那么结实我可不要。”

    容五很不高兴的撇嘴,“你爱要不要!那可是我用了好几个陨落的王级肉身才炼制成功的,你应该谢谢我。”

    “灵盛长老想要,现在就可以去看看。”封凌抬起头,看向容五,“麻烦五叔带他去吧。”

    容五立刻明白了封凌的意思,灵盛融合肉身需要时间,这期间他是没时间来见容绒了。

    “封凌,你真的决定……好吧,我带他去。”容五摇头叹气的走出了屋子,灵盛回头狠狠的警告了封凌几句,紧跟着容五飘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容绒和封凌两个人,封凌沉默的握住容绒的手,一言不发。整个房间没有一丝声响,沉静的吓人,仿佛空荡荡的一般。

    “对不起,容绒。我会再想办法,我会去找木合……但是如果最终还是不行,我不会用你去赌。”封凌将手放在容绒的小腹上,明明这个孩子还没有成型,他却仿佛能感觉到孩子在微微颤动。

    想起知道容绒有了孩子之时,那从未有过的欢喜,想起对这孩子的无限期许,他的心就好像撕裂了一样在滴血。

    “谁?”他忽然看向门外,一道灵力直射出去。

    容火火发出一声惊叫,被擦身而过的灵力吓得将手里的端着的茶盘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容绒被吵到了,不悦的哼了两声,翻了个身缩进被子里。

    封凌给容绒盖好被子,来到容火火身边,一把将她拽出了屋子。

    “你刚才听见了什么?”封凌冷冷问道。

    容火火惊魂未定,怯生生的道:“我才刚来,什么也没听见。”

    “是吗?”封凌冷然,“我只是一时失神,不是瞎了。不管你听到了什么,都不许告诉容绒,否则你就离开她身边。”

    容火火听到封凌要赶她走,赶忙严肃的保证:“我一定不说!一定不说!”

    说完她才发现她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封凌幽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