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5章打脸萧玉衡
    长寿丹是一种很稀罕很逆天的丹药,材料难得不说,还很难炼制。

    容绒记的很清楚,长寿丹有两种,一种是8品长寿丹,一种是9品圣药夺天长寿丹。

    但是哪怕是8品的长寿丹也可以直接增寿一百年,这增寿三十年的长寿丹算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这位长老改进了药方,消减了材料?

    容绒好奇的放出神识仔细的查看这颗长寿丹。

    结果发现丹药里珍贵的材料一样没少放,但是品质却差到不行,药效完全发挥不出来,能增寿三十年而不是炼成废丹绝对是个意外!

    看来这位长老并没有长寿丹的完整药方,这丹药应该是他自己瞎琢磨出来的,里面至少用错了三种药材。

    容绒把玩着手里的折扇,悠然的眯起眼睛,随手在一张纸条上写下了三种正确药材的名称。

    她才写完,场上的竞价已经直接从开场过渡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这些世家宗门哪一个没有几个坐镇的老祖宗,对长寿丹的需求相当的迫切,不少人争得面红耳赤,哪怕得罪人也不愿意放弃。

    容绒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众人报价的空隙,淡定让火火将纸条递上去,“这颗长寿丹本少爷要了,报价在此,你们统统争不过。”

    唰——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容绒,眼神不善。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好大的口气!竟然敢在几乎整个圣皇城的权贵面前大言不惭,他是拿出了什么稀世珍宝吗?

    萧玉衡扫了一眼容绒递上来的纸条,有些恼火的皱眉,“你所谓的报价就是这张破纸条吗?真是好大的胆子!本公主亲自主持拍卖,竟然有人敢来捣乱,随便写几个字就想换走8品灵药?!”

    “什么?就一张纸条就想竞价长寿丹,这人莫不是疯了吧?”

    “哼!敢在炼药大宗师的拍卖会上撒野,简直是找死。”

    “这种白痴是谁放进来的,还不立刻赶出去。”

    众人勃然大怒,纷纷怒骂,看着容绒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容绒却依旧摇着折扇,面不改色的看向萧玉衡,“我的字是不值钱,但内容却是价值连城,你看不懂不代表你师父也看不懂,公主难道不该让他过目了再说吗?”

    “就这破玩意也配让我师父过目?”萧玉衡眼中闪过浓浓的不屑,“我师父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本公主可不会让一些泼皮无赖打扰到他的兴致。来人,给我打断他的腿,丢出去!”

    “慢着!”容绒冷眼瞧着她,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公主也说了,满不满意要问长老自己的意见,我的出价自然有资格被他过目。要是浪费他宝贵的时间,本少爷自会赔罪。”

    “赔罪?”萧玉衡冷笑,“我怕你赔不起。”

    容绒不以为然的挑眉,“有什么赔不起的?只要公主将我的出价送上去,长老绝对不会怪罪。”

    众人嘴角直抽,这货哪来的信心能让长老看中他那几个破字的?这绝对是一个被家里人宠傻的二世祖,一个不长脑子的蠢货,以为谁都会买他的面子吗?

    他很快就会知道得罪一个炼药大宗师会有多么凄惨的下场。

    萧玉衡脸色也是彻底阴冷下来,她堂堂公主,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顶撞过?

    她凤目中闪过一丝狠色,“好,我可以送过去,但你的出价要是没让我师父满意,你就拔掉舌头,废掉四肢,跪在丹楼门口给所有来客磕头,磕到本公主满意为止!”

    场中不少人发出抽冷气的声音,拔舌断肢,还要磕头磕到公主满意为止,那就是磕到死啊!

    就算他们一路走到现在的地位,手上都有不少人命也忍不住头皮发麻,公主殿下的心肠可够狠的,不过他们是不会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有什么同情的。

    容绒眼中冷光闪过,无所谓的扬起唇角,“可以啊,但如果长老接受了我的出价,公主又当如何?”

    “我师父怎么可能接受这张破纸条。”萧玉衡轻蔑的扬唇,根本没想过这种可能。

    容绒眼神幽冷,凝视着萧玉衡,“这可不太公平,要是我赢了,公主难道不该承认自己眼瞎,赔偿我几百万灵石吗?”

    “你……!”萧玉衡眼中已有杀意,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对她如此不客气的人。

    明知道她是公主,还敢毫无顾忌的得罪她,说起几百万灵石就像说几百棵白菜一样无所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好像不是圣皇城的人。

    不过没关系,不管你是谁,本公主很快都会让你变成个半死不活的残废!

    萧玉衡眯起凤眸,冷哼一声,“好,要是你能被我师父看中,本公主赔你五百万灵石!”

    她很快派人将各种宝物连同容绒那张纸条一起送去了对面的炼药室中。

    场中再次安静了下来,众人全都饶有兴致的看着容绒,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萧玉衡优雅的端坐在桌前,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让人将出路全都封锁,免得容绒跑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长老却迟迟没有结果。

    容火火脸色开始有些发白了,靠到容绒身边悄声问,“少、少爷,万一那张纸条没有打动那个长老怎么办?”

    “只要那个长老眼光比瞎子好就不用担心。”

    容火火嘴角一抽,谁敢说名震天下的药宗长老眼光不好?

    突然,炼药室的门打开了,侍女捧着一大堆送去过目的宝贝走了出来。

    众人立刻围上去殷切的问。

    “怎么样,长老是不是选中我的宝贝了?”“长老是把长寿丹卖给我了吧?”“老夫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怎么也该给我……”

    萧玉衡拿着长寿丹慢悠悠的起身,“师父选中谁的宝贝了?快点交易,交易完了,本公主还要去拔掉某个白痴的舌头。”

    她说完撇了容绒一眼,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杀意和冷笑。

    容绒毫不在意,默然的看向侍女的手中的托盘。

    侍女将众人拿出的宝物一件一件的还给他们,巴不得将东西送出去的众人拿回自己的东西拿的无比郁闷,当他们都拿完了之后发现长老似乎一样都没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