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8章火神节
    容绒被几乎要冲出来的火焰折腾的半死,孤注一掷的将暴动的幽影天火扔了出去。

    无色无形的幽影天火透明无色,难以察觉,但是散发出的恐怖温度却让队长感到极度的危险。

    他立刻后退,玄武刀法卷起庞大无形的气息环绕在周围,好似掌控一切,万物不侵。

    然而对幽影天火来说却没有半点用处,幽影天火轻易就穿过了所有障碍,打在了他的身上。

    “这、这是什么火焰?啊,滚开……”凄厉的惨叫回荡在药园内。

    一旁的四人大惊失色,想要来救却已经迟了,队长被火焰包围,眨眼化成了灰烬。

    四人毛骨悚然,再也不敢纠缠,丢下毛毛扭头就跑。连队长都死了,他们还留下来做什么?

    但毛毛没吃饱,刚刚被斩断了大量绒毛,他急需补充营养,于是一跳一跳的追了上去。

    一番战斗之后,没有斗志的几人很快就被毛毛解决了。

    容绒打出一部分幽影天火之后,火焰空间终于是平静下来了。她松了一口气,疲惫的被毛毛半扶半拉着拖下了山。

    ……

    西门酒楼,萧玉衡离开药园之后就回到了九里明身边静等消息。

    东方易早就被九里明给赶走了,不过到最后九里明还是把礼物留下了,毕竟他和东方家本身没有恩怨,死磕下去就有点过了。

    “谷戎老弟去选无相树,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九里明已经炼制出了一炉改良的紫灵丹,迫不及待的想和容绒分享一下炼制心得,容绒却迟迟没回来。

    萧玉衡眼神微闪,抿了一口茶水,“说不定是被什么事耽搁了,师父不用着急。”

    “公主,公主,大事不好了!”药园的总管连滚带爬的闯进来,脸色煞白。

    萧玉衡眼睛一亮,脸上却面不改色,“慌什么,可是药园出了什么事了?”

    “是……药园的无相树林区……出人命了。”

    萧玉衡心中一喜,漫不经心道:“不就是出了人命吗,也值得你慌成这样?本公主去看看就是。”

    总管欲哭无泪,要是只是普通的人命也就罢了,想着药园惨烈的样子,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慢着,谷戎老弟去的就是无相树林吧?他人呢?”九里明喊住他问道。

    “这个……”总管支吾不语,九里明脸色阴沉下来,一甩袖子,“罢了,老夫也一起去看看。”

    萧玉衡和九里明跟着总管到了药园。

    萧玉衡望着眼前仿佛地震后的废墟场景简直不敢相信!

    整片无相树林全毁了,深不见底的巨坑几乎埋葬了大半的树林,剩下的一半也只有一些稀稀拉拉的无相树,加起来估计都不到一百棵。

    她实在难以相信,不过是想在药园中干掉谷戎,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毁坏药园,还是这样大面积的彻底毁灭,就算她是公主也吃罪不起!

    “这片区域的守卫呢?”萧玉衡咬着牙问。

    “全死光了,我们正在把尸体搬出来……”

    “都死了!”萧玉衡惊得目瞪口呆,二十个守卫居然全死了,“那谷戎呢?他的尸体呢?”

    总管茫然的摇头,“我们没有找到谷戎。”

    一旁的九里明冷着脸,拿出了传音玉牌,有些不安的传音给谷戎。

    “九里兄,有什么事吗?”很快,容绒以谷戎的声音回了话。

    九里明听到容绒的传音大喜过望,“谷戎老弟,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收了些无相树累着了,就先回来了。公主可大方了,说我能带走的就不要钱,我就多收了一些,你可一定帮我谢谢公主殿下。”

    听着容绒真诚的感谢,萧玉衡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看看树林里无数坑坑洼洼的树坑她就可以想见容绒到底拿走了多少无相树,至少有几百棵!

    早知如此,她打死也不会说出那样的承诺,现在人没有杀掉,还倒赔出去几百棵无相树和整个无相树园!

    她后悔的胃都开始抽抽,九里明却乐呵呵的大笑,“这是应该的嘛,玉衡还是挺有钱的。”

    “是啊,公主财大气粗,前两天才白送我五百万灵石,今天又送我几百棵无相树,果然是圣皇宠爱的公主。”

    萧玉衡几乎要吐血,想到父皇知道这件事之后的雷霆怒火,眼前开始阵阵发黑。

    “公主,公主,你没事吧?你别晕啊,这里还要你处理啊……”

    容绒又和九里明说了几句之后,就收起了传音玉牌,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一口气干掉十几个聚灵期,再杀掉一个灵境,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

    虽然九凤珠采集了无相树的生机帮她治好了伤,但在林中的两个时辰她始终保持警惕,神经绷的紧紧的,好不容易放松下来,她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外面喧闹的声响把她吵醒了。

    容绒瞧着外面满街的花灯,照的黑夜亮如白昼,突然想起来了,今天貌似是火神节。

    火神节据说是为了纪念火神的节日,每十年举行一次,每次都会持续半个月,然而没人知道火神到底是个什么鬼。

    不过,火神节不管是修炼者还是普通人都会庆祝的节日,火神节期间每晚都会灯火通明,整夜喧闹。

    炼药师和炼器师们也会比试控火,举办各种以火焰为主的活动。

    容绒在雪山上过了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过火神节,瞧着外面灯火辉煌的大街,她立刻就心情愉悦的想去看看。

    她从九凤珠里翻找出各种首饰和衣服,美美的打扮了一番之后,去找凌了。

    逛街看花灯,当然不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去,容绒决定拽上凌。

    凌望着容绒,一身梨花白素色百褶裙,清逸脱俗,不施粉黛的小脸上露出浅浅的酒窝,茶色的眸子清澈的如同水晶一般,倒影着他的影子。

    一瞬间,心微微动了。

    听到容绒想去看花灯,他淡淡开口,“怎么不叫容火火陪你?”

    “她在闭关修炼啊,我怎么能打扰她?反正你也没什么事,不如陪我一起出去玩玩。府里冷冷清清的,一点过节的气氛都没有……”

    容绒义正辞严,把某只凤凰早就可以出关的事实给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