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0章副统领萧绝
    黄衣女子皱眉,“表哥,你说什么呢?”

    “我说的不对吗?根本是拿不到才在这里大言不惭。倩儿,你别这个小白脸骗了,长的好看没本事有个屁用,你等我把火神灯拿来送给你。”

    青年轻蔑的瞥过凌和容绒,阴毒的眼睛让人感觉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不寒而栗。

    他从凌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灵力,而容绒也只是个聚灵四段,在他看来就是凌不知廉耻的傍上了容绒,现在又来勾引他的表妹,偏偏这个小白脸长得确实很好看。

    容绒瞧着他满是嫉妒的眼神,居然诡异的看懂了,忍不住冲着凌偷笑:貌似你被小看了。

    凌不以为然的勾唇:我不和有眼无珠的家伙计较。

    两人眉来眼去好一会,那边火神塔终于开放了。围在周边的众人立刻冲了上去,青年也纵身一跃,上了火神塔。

    一时间,各种力量纷纷爆发,庞大无形的力量扩散出来,一群人爬了上去,却又在打斗中不断掉下来。

    折腾了半天,十六层的宝塔连十层都没有人爬到。

    “都给我滚!”那个青年突然周身气势爆发,剧毒的薄烟横扫大片,让周围众人全部倒下,一路冲到了第十层。

    “咦,这个家伙不只是有眼无珠啊。”容绒把玩着凌腰间的玉佩,才发现自己看走了眼,这个青年不止是个聚灵八段那么简单。

    “恩,蛇族的王子,自然不会太废物。”凌淡然点头,收起蛟龙花灯,揉揉容绒的小脑袋,“等我一下,我把灯拿回来送给你。”

    容绒还没从那个青年是蛇族王子的消息中回过神来,手边一空,就看见凌朝火神塔去了。

    他不急不缓,闲庭信步似的走上楼梯,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摔了出去。

    一开始在下面还没有人注意到,但等到他走上了第十层时,所有来抢灯的人都无语至极。

    这到底哪里冒出来的大能啊?随便挥挥手就把他们像是拍苍蝇一样的拍走了,您老这么厉害,想要什么没有?还和我们抢什么火神灯啊?

    下方的众人也傻眼的看着凌就这么散步似的往上走。

    “是你这个小白脸?居然能走到这里,看来还有点本事,不过到此为止了。”蛇族王子看到凌,不屑的一掌劈过去。

    然后众人就听见整个广场都能听见的惨叫,毒烟缠绕的蛇族王子摔在塔下,整个人都绿了,一看就是中毒了,中的还是他自己的毒。

    黄衣女子热切的注视着走上塔顶取下火神灯的凌,满眼都是崇拜,“好厉害!”

    容绒瞅着周围众人,特别的女子看向凌的目光,深深觉得某人不怎么出门果然是对了。

    她向凌迎上去,瞧着他手里精美的火神灯,近看才发现这灯做的真的是无比精巧,看上去就像是把一团七彩火焰提在手中一样。

    “拿了这盏灯就能获得火神的祝福吗?”容绒好奇的把灯接过来,瞧着里面的火焰,尝试着把火焰收进九凤珠里。

    小小的火苗晃动了一下,没什么反应,容绒感觉魂海里似乎多了一样东西,又似乎什么也没有。

    “感觉到祝福了吗?”凌一本正经的问。

    “没有。”容绒靠在凌的怀里,仰脸瞧着他,“不过我很喜欢,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我也送给你。”

    礼物?凌茫然,他从来没有收到过礼物。

    “容绒想送什么给我?”他的薄唇贴在容绒耳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容绒的脸颊上,烧得容绒小脸通红。

    “我……我还没想好,我去买吃的给你。”容绒把火神灯往凌手上一塞,撒腿就跑了。

    凌瞧着手里的火神灯,忍不住轻笑一声,淡淡的笑容如阳光一般温暖,让大地回春,冰川融化。

    黄衣女子不禁看呆了,忍不住想要上前搭话,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突然在凌的身后出现,冷冷的嘲笑:“你还真有闲心,居然敢跑出来。”

    男子相貌堂堂,粗黑的眉毛,小麦色的皮肤显得英气十足,眉宇间盛气凌人,俨然一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嚣张模样。

    但众人都不敢说什么,男子穿了一身漆黑的皮甲,是地圣军的制服,而且还是统领级别的!

    地圣军只有两位统领,正统领东方昊听说因为东方家的糟心事,回去照顾老爹去了,这位只可能是副统领萧绝了。

    想到这里,众人不由自主的退远了几步。

    萧绝并非皇家人,却被圣皇赐予了萧姓,就可以想见他有多么受圣皇信任,圣皇城中没有人敢轻易得罪他。

    凌默然的转身,望着缓步而来的萧绝,深邃的黑眸里浮起复杂的神色。

    萧绝冰冷的盯着他手里的火神灯,“你也敢抢火神灯,你以为火神会给你祝福?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身份,封凌!”

    “封凌?他是封凌!那个罪人!”

    “原来是他,难怪那么厉害,可惜是个败类!”

    “还好意思来抢火神灯,真是好不要脸!”

    在场的众人顿时炸开了锅,纷纷怒骂起来,少女们原先崇拜倾慕的目光全都变成了鄙夷和厌恶。

    黄衣女子皱皱眉,脸上只剩下了厌恶,搞了半天居然是那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本姑娘好不容易动心却碰上这种人,真是晦气。

    凌望着萧绝冷酷的嘴脸,“封绝,你一定要为难我吗?”

    “闭嘴!我叫萧绝,是萧绝!你应该叫我萧统领,你没资格叫我的名字,也没资格拿这盏灯!”他甩手打翻了火神灯。

    火神灯掉落在凌的脚边,瞬间燃起了火焰,烧成了灰烬。

    “今天看在火神节的份上,我放过你一次。滚回你的狗窝去,别让我在这里看见你。”萧绝阴沉的盯着凌,眼里是施舍一般轻蔑。

    众人骂声连连,把手上的东西毫不留情的砸过去。

    “对,还不快滚!”

    “滚回去,封府的罪人,别在这里影响我们心情。”

    凌沉默的看了萧绝一眼,在一片骂声中转身离开。没走多远,在无人的街角,容绒捧着一袋糖炒栗子发呆的站在前方。

    凌冰冻的心剧烈颤抖了一下,刚才的事她看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