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1章我陪你,我会一直陪着你
    凌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

    容绒手里的炒栗子掉在了地上,猛地朝凌飞奔过来,一把抱住他。

    凌呆了一下,伸手抱住容绒。

    容绒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他们为什么骂你?为什么赶你走?是因为你住在封府吗?封府的罪过,关你什么事?”

    凌心里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容绒大概只看到了后面一点。

    “圣皇城的人这么讨厌封府,你不如离开封府,搬出来吧?”容绒心疼的揽着他的腰,呢喃的说。

    凌垂眸,“搬去哪里?”

    “搬出去和家人住怎么样?你的家人呢?”

    “家人……”凌木然的望向远处的夜空,“都死了。”

    他没有家人了。

    他的父母、他的两个哥哥、他的族人全都死了。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满目的鲜血将大地染成了红色,遍地的尸体残破不全,死不瞑目。

    容绒抬起头,对上凌深不见底的黑眸,一种撕心裂肺的伤痛狠狠的刺痛了她的心,那种深入灵魂的悲凉让她心疼。

    她用力的抱紧了他,“没事的,我陪你,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离开封府,离开圣皇城去凤族。如果你想留在皇城,我去买个宅子,我们搬出来……”

    凌突然吻住她的唇,霸道的掠夺她的唇瓣,她的香甜。

    容绒脑袋轰的一下,空白一片,心仿佛要跳出嗓子眼,几乎要窒息了。

    凌吻着她,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霸道中有着一种愤怒的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在最无能为力的时候遇见你?我无法保护你,我走不出这个牢笼,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远处,萧绝冷冷的注视着两人,“就是那个女子让封凌有些异常?”

    “不过是动心了而已。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女子,让我几次透露消息,就不怕引起封凌的怀疑?”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萧绝身后,昏暗中没人能看清他的脸。

    萧绝冷哼一声,“被发现了也是你自己没本事,上面怀疑这个女孩是兔族。”

    “开什么玩笑,她不是凤族吗?”

    “你能看出她的种族?你是见过她的原型,还是看到过她用凤凰火?”萧绝不屑的撇了他一眼,“这段时间所有初次进入圣皇城的人都被严格筛查过,她很有嫌疑。”

    白衣男子沉默了一会,“既然如此,试探一下吧。公主五天后举办炼药大会,正好是个机会,给她发一张帖子。”

    萧绝撇撇嘴,“上面也是这个意思。真是麻烦,既然有嫌疑,直接杀了不就好了。”

    白衣男子冷笑,“说的简单,你怎么不动手?”

    萧绝黑着脸,“上面不同意。”

    白衣男子鄙夷的瞥过他,不同意是应该的,真以为凤族没有脾气吗?

    如果容绒真是凤族,杀了她恐怕整个圣皇城都要遭到报复,凤族只是三百年没出世而已,不是死光了。

    ……

    回到府中,容绒还在想着刚才的吻,那激烈的感觉让容绒忍不住脸颊烧红,到现在还有些发烫。

    “哟,容绒姑娘回来了,和公子出去玩的开心吗?”云危靠在屋檐下,笑眯眯的问。

    容绒白了他一眼,“这么晚,云危大哥还没睡,也是出去看花灯了?”

    “我一个人去看什么花灯,我没有公子那个福气,有美女相伴。”云危唉声叹气,似乎真的很伤心。

    容绒抽抽嘴角,“云危大哥,府主在吗?”

    云危一愣,不是和公子出去玩吗,怎么突然又想起来找府主?

    “有事?”

    “恩,我想问问他能不能让凌离开封府。”

    “……”公子倒是府主,可是想离开这里,他自己也做不了主。

    云危干咳两声,讪笑道:“容绒姑娘也知道公子是封府的下人,怎么可能随便离开呢?”

    公子啊,我不是故意贬低你,实在是借口不好找。

    容绒眨眨眼:“府主不放人,他就不能走?难道凌签了卖身契?”

    “咳咳……”云危一阵猛咳,心虚的咬牙道:“对,他卖身了!”

    容绒沉默了一会,问道:“卖身契也可以解除吧?多少钱,我来付。”

    云危内牛满面,为嘛越说越不对劲了?我怎么知道公子能值多少钱?要是卖少了容绒姑娘真的把钱付了怎么办?

    “……那个,我回去问问府主,估计不、便、宜。”云危笑容满面的磨牙。

    他决定待会就去问问凌打算多少钱把自己卖给容绒,说自己不是府主这个谎言简直就是个坑!

    “好吧,麻烦你了。”

    云危当然不可能给容绒答案,只能期望过两天容绒能把这件事给忘了。

    所以,容绒没等到云危的答案,反而等来了一张请柬。

    “炼药大会,萧玉衡要成为炼药师了?”容绒将请柬随手丢在桌子上。

    她对炼药师不陌生,当然也知道要成为天下认可的炼药师需要举办一个比较盛大的仪式,这个大会显然就是萧玉衡公告天下的仪式。

    “是的,据说这次大会圣皇还会开启火神塔,不但有九里明主持大会,蛇族、猿族还有蝶族都派人前来了。”容火火笑眯眯的说。

    “这么热闹?萧玉衡岂不是要气死了。”容绒懒洋洋的靠在软塌上,吃着一盘鸳鸯酥。

    本来这个大会应该是萧玉衡一个人的舞台,结果火神塔一开,所有人都冲着火神塔来了。

    萧玉衡的炼药师典礼变成了顺带,萧玉衡不气才怪。

    “她气死了也没用。听说药园因为她死了一批守卫,毁了一片林区,连防御禁制都也破损了。圣皇大发雷霆,没有取消掉她的炼药仪式就不错了,哪还管她的心情。”容火火很是幸灾乐祸的说。

    “看来圣皇也没有那么宠爱她。不过她给我发请柬是什么意思?我和她的关系好像没有好到需要请我参加这么重要仪式的份上吧?总感觉她不怀好意。”容绒看毒药似的瞥了一眼请柬。

    “既然觉得不怀好意,那就不去了,就是不进火神塔有点可惜。”容火火有些惋惜的道。

    在她看来容绒也是要修炼火焰的,火神塔对她能有很大的帮助。

    “容绒姑娘,门外有一个自称是皇城武器行老板的人要见你。”云危突然从门外走进来,神色古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