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章你知道他当年的罪过吗
    “咦,你怎么在这里?侍卫眼瞎了吗?什么人都随便放进来?上次和你在一起的那个败类呢?”之前在火神塔下遇见的黄衣女子瞧见了容绒,满脸鄙视的模样。

    她今天穿了一件镶满宝石的百花裙,闪得人眼花。

    容绒挑眉,“我能来当然是玉衡公主请来的,你是在质疑公主眼睛有问题?”

    黄衣女子顿时说不出话来,冷哼了一声,“玉衡公主不会出错,就怕有人借了她的名义随便给人发请帖,请来一些不知所谓的人。”

    “不知所谓的人?谁?你吗?话说你到底哪位?”容绒懒洋洋的回应。

    “放肆!我乃是司徒将军之女,司徒倩。”

    容绒:“不认识。”

    她是真的不认识,之前看蛇族王子叫她表妹,还以为她也是蛇族呢,谁知道是人族,还是将军之女。

    那她是怎么和蛇族王子变成表兄妹的?

    “你、你放肆!”司徒倩气得半死,每次她只要报上名字,对方立马就会低头服软,何曾遇见过容绒这样不买账的人。

    她深深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一把拔出手中那把镶满宝石,能亮瞎人眼的宝剑刺了过去。

    冰冷的剑风刺穿空气,所过之处骤然冻结,寒气轰然横扫,凝结出层层寒霜。

    容绒眼神一变,聚灵七段!

    能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练成聚灵七段,这些少爷小姐能被称为天骄果然还是有点本事的。

    这一剑气势非凡,只可惜空有气势,威力不足。

    凌低调的站在容绒身后,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容绒的实力他清楚,这一剑伤不了她。

    容绒正准备迎击,只听碰的一声,剑刃陡然弯曲,气势瞬间溃散,无力的偏到一旁。

    “混账!什么人敢对本姑娘出手?”司徒倩勃然大怒。

    一个白衣少女飘然而来,淡然微笑,“司徒姑娘何必如此暴躁?在公主的炼药典礼上动手伤人可不好。”

    司徒倩脸色一沉,不悦的收起宝剑,冷冷的撇了少女一眼,“多管闲事。”

    少女也没多说,看向容绒,“这位就是九里宗主的徒弟,容绒姑娘吧,幸会。”

    “你认识我?你是……”容绒打量着少女。

    她一头金发,恬静美好,温婉大方,举手投足间都是大家闺秀的气质,浅浅的微笑让人很有好感。

    “我叫司双。”

    “原来是蝶族的公主,幸会。”容绒知道这个名字,蝶族如今的王是她亲哥哥,她在蝶族地位非凡,难怪司徒倩见到是她就偃旗息鼓了。

    司双微微一笑,小声道:“司徒倩的司徒将军最宠爱的小女儿,她的母亲和蛇族如今的王后是亲姐妹,两家关系十分亲密,你最好不要得罪她。”

    容绒恍然大悟,难怪司徒倩和蛇族王子是表兄妹,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些家族之间的关系她还真不知道。

    正说着,场中突然热闹了起来,公主萧玉衡驾到,许久没见的东方易也跟着来了,与此同时还有一个骚气十足的美男子。

    一身红衣,英俊的脸上是玩世不恭的笑容,桀骜不驯又潇洒尊贵,一个让大多人都自愧不如的美男子。

    “啊!是皇子殿下!”

    “皇子殿下果然好英俊啊!”

    “快看,枫殿下往这边看过来了,他看的一定是我!”

    在场的女子全都眼巴巴的望向这个男子,几乎要尖叫起来,搞得很现代的追星现场差不多。

    容绒一看身边的司双,居然也是怔怔的望着那位皇子,眼里满满的都是爱慕之色。

    容绒嘴角一抽,也打量起那位引起尖叫的皇子。

    圣皇目前只有一子一女,这位皇子殿下只可能是大皇子萧玉枫。听说他天资之高,令人惊叹。

    虽然也不过是二十多岁,却早就不再被人成为天骄了。

    因为他的实力已经可以和老一辈相提并论,萧玉衡、东方易、司徒倩等人根本就无法和他相提并论。

    而且他长得确实很帅气,全皇城的少女最想嫁的男人大概就是他了。

    容绒正饶有兴趣的打量萧玉枫,凌突然伸手遮住了她的眼睛,“他很好看?”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容绒却从里面听出了几分酸溜溜的味道。

    容绒心里一乐,拉过他的手,看着他斗篷下的脸,笑眯眯的道:“没你好看。”

    凌心里的不悦立刻就消散了不少。

    “呵,自己的弟子居然和一个罪人如此亲近,不知道九里宗主知道了以后会不会气死。”蛇族王子独牙阴森森的嘲讽声传来。

    “你说谁是罪人?!”容绒已经知道这个家伙名叫独牙。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隐藏在阴暗处的剧毒之牙,随时准备咬人一口,让人浑身发冷。

    “当然是封凌,以为带个斗篷我们就看不出来了?就算他躲进阴沟里苟延残喘也掩盖不了曾经的罪过!”独牙阴毒的冷笑。

    凌微微捏紧了拳头,默然不语。

    容绒眨眨眼睛。封凌,凌原来姓封吗?他在封府做事,姓封也不奇怪,不过……

    “封府的府主犯了罪,关凌什么事?”

    独牙哈哈大笑,“你不知道?封凌就是府主啊。”

    容绒呆愣在原地,封凌就是封府的府主?!

    “你知道封府主当年的罪过吗?不知道的话总知道黑龙干过什么事吧?”独牙继续说道。

    凌身体颤抖了一下,垂下眼眸,终于还是瞒不住了吗?

    容绒震惊,“黑龙!”

    “不会连黑龙族都不知道吧?”萧玉衡从远处优雅的走来,鄙夷的瞧了容绒一眼,“三百年前魔族入侵中原五洲时,正是和黑龙族勾结。无数英雄先烈因为黑龙的背叛惨死,其中最惨烈的就是……兔族,全族覆灭!”

    她故意加重兔族两个字,紧盯着容绒神色的变化。

    被谷戎摆了一道之后,她的炼药大典变成了炼药师的聚会不说,还被父皇要求邀请容绒,试探她是不是兔族。

    她气的几乎要吐血,谷戎、容绒,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她的克星。

    她从东方易那里得知容绒其实一直住在封府,和封凌的关系还暧昧不清,就故意请了凌,想要在容绒面前羞辱凌。

    现在看起来容绒貌似根本不知道凌的身份,瞧着容绒震惊的模样,萧玉衡红唇划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觉得心里好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