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4章暴躁的容绒
    萧玉衡故意刺激容绒,盯着容绒的脸色,却没发现容绒对兔族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心里有些失望。

    容绒早就没有心思听萧玉衡说话了,黑龙族的事她当然听说过,但她脑子里想的是……凌是府主!

    所以他一直都是在骗她吗?

    亏她还傻乎乎的想要带着他搬出封府,搞了半天原来只是她一厢情愿。

    估计在府中人的眼里,她就像个傻帽,从头到尾都被耍了!

    凌望着容绒气鼓鼓的模样,想要握住她的手,容绒下意识的躲开。

    凌的手僵在空中,一种令人窒息的绝望几乎要将他撕裂。他早就想到容绒迟早会知道他是黑龙,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痛,这么难以接受。

    你早该明白的不是吗?封凌,你不配将容绒留在身边,连性命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你凭什么去奢望幸福?

    他自嘲的苦笑一声,默默的收回手,黯然的退开。

    萧玉衡见状冷冷一笑,趾高气扬的对封凌说道:“黑龙族虽然已经被彻底剿灭,但我父皇慈悲,不想黑龙族就这么彻底灭绝,留下你一条性命。封凌,你要感念我父皇的恩德,好好赎罪才是。”

    “正是,公主说的是。”

    “对啊,圣皇仁慈,才放了这个家伙一命。”

    众人纷纷附和,一回头才发现凌已经走的没影了。

    容绒回过神来,发现凌已经走了,愕然的睁大眼睛,不敢相信他居然就这么走了。

    明明就是你骗我,还不许我生气吗?就这么走了,不知道解释两句?骗子!笨蛋!大坏蛋!容绒怨念的在心里嘀咕。

    轰——

    一股执掌天地、凌驾万物的气势笼罩下来,深不可测的气息席卷城池,令人心神颤动,九里明清瘦的身形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随意的一挥手,一排排的桌椅有序的出现,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一个巨大宴会的排场就已经拉开。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就是封王级的实力啊。

    “参见九里宗主。”众人恭敬的行礼,大气不敢出一声。

    九里明也不再隐瞒宗主的身份,点点头,“恩,都坐吧,今日的炼药大典就由老夫来为大家主持。”

    “是。”众人纷纷落座。

    容绒被司双拉着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脸色依旧不好看。

    东方易冷冷盯着容绒,忍不住刺了一句,“容绒姑娘,好久不见了,你从东方家拿回去的天魂石可有好好保存?今日炼药大会,不如拿出来让众位炼药师见识一下吧。”

    这段时间,整个东方府都被各种风言风语包围。

    只要一出门就是一片骂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害的他好几天都不想出门,丹楼的生意也大受影响,这全都要拜容绒所赐!

    可惜有九里明护着,他再恼怒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对容绒怎么样,但他可没打算就这么算了。既然九凤珠和天魂石拿不回来了,那容绒也别想能安稳的拿着。

    果然,听到天魂石众人看向容绒的眼神都变了,连九里明都有些意动的看向容绒。

    他们只知道东方家诬陷容绒偷了他们的东西,却不知道这样东西居然是天魂石。

    仅靠气息就可以提升灵药品质的天魂石可是让炼药师们十分心动的。

    容绒本来心情就不好,听到东方易的找茬,猛地抬起头,“天魂石当然已经送回凤族了,你以为我会蠢到把这种东西放在身上,再让人抢一次吗?还是说你想要回去?”

    东方易脸色一僵,没想到容绒会如此不客气,只能悻悻道:“我只是提议一下而已。”

    “天魂石在东方家都放了三百年了,想让大家见识东方开阳之前怎么不拿出来?白用天魂石三百年,我还没找你们要租金呢!”容绒暴躁的道。

    东方易的脸色彻底黑透,萧玉枫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有意思!这位容绒姑娘真是太有意思了。”

    早在一进场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容绒了,在一群女子的目光中,容绒看他的眼神简直像是在看一件好看的花瓶,半点情绪都没有。

    这也就罢了,她还敢毫不客气的当场让东方易难堪,果然是很有趣。

    在场众人嘴角抽搐,这位皇子殿下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不知道这又是哪一出,是夸奖容绒还是乐的看东方易倒霉?

    貌似东方易马上就要变成你的妹夫了,这么幸灾乐祸真的好吗?

    九里明瞅了一眼容绒这个头一次见面的徒弟,这个挂名徒弟看上去还不错,嗯……可能脾气不太好?

    他适时的将话题引了回来,开始了萧玉衡正式成为炼药师的大典。

    萧玉衡已经准备了好一阵子,如天仙一样从天而降,落在场中央。长袖一摆,一个巨大的金色大鼎伴随着花瓣出现在她的身前。

    这样美轮美奂的出场看的众人眼睛都直了。

    “无聊。”容绒翻了个白眼,来炼药又不是来跳舞的,造型摆的再漂亮能炼出仙丹来吗?

    那个大鼎倒还不错,是个天阶上品灵器,给萧玉衡做药炉有点浪费了。

    大鼎名叫金霞宝鼎,是圣皇特意请武宗的炼器师为萧玉衡打造了,整整花了三年时间,为的就是今天。

    容绒盯着金霞宝鼎,鼎身笼罩着金灿灿的霞光,镌刻着一些精美的花纹和帮助凝聚火焰与灵力的禁制。

    容绒莫名觉得上面的花纹有点眼熟,那些如同文字一样的花纹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嗡嗡——

    萧玉衡手中火焰翻涌,已经将药炉给加热完毕了。

    翻腾的火焰包裹着金色的药炉,花纹在火焰中若隐若现。

    容绒猛地想起来了,这个花纹和烙印在九凤珠上,毁坏了最后一只凤凰的焦黑花纹一模一样。

    “那个花纹是什么?”容绒问身边的司双。

    “你说宝鼎上的那个吗?那是皇家火焰的标志。”司双很好心的为容绒解答。

    所以九凤珠的损毁和圣皇有关吗?娘亲的失踪也和圣皇有关吗?

    容绒心头一沉,关于娘亲的事容帝并没有详细的和她说,对于从小没见过的娘亲,容帝的解释就是出了远门,容绒的理解就是失踪了。

    娘亲的失踪会是圣皇造成的吗?这就是老爹一定要她来参加大会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