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64章哄女孩子的方法
    封府的人真的是少的可怜,这么大一个府邸,除了封凌和云危之外,也就子参和子虚两位,剩下只有五个洒扫的老人,连个厨师都没有。

    容绒惊呆,“那我平时吃的东西都是谁做的?”

    “府里没人会做饭,都是从西门酒楼买做好的。”云危耸耸肩。

    容绒瞬间觉得不好意思,封凌他们都不怎么吃东西,为了她才顿顿跑去西门酒楼买东西。

    封府的景致并不好,什么湖水假山、亭台楼阁统统没有,只有一排排的屋子,唯独其中的一个小院中,种着些花花草草,布置的十分雅致,里面还有两个侍女正在打理花草。

    这么一个院子简直像是独立于封府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容绒抱着毛毛,好奇的想进去看看。

    刚踏入院门,那个白衣飘飘的侍女就横眉怒目的瞪眼,“站住!谁许你进这个屋子的?这可是我家小姐的屋子。”

    容绒心里陡然一惊,“你家小姐是谁?”

    “连我家小姐是谁都不知道,枉费你赖在封府这么久。”白衣侍女不屑的嘟嚷。

    另一个黄衣少女冷冷的看了容绒一眼,“你就是容绒吧?你再赖在这里也没用,等西门小姐回来一定会把你赶出去,你聪明的话不如自己走,省的到时候丢脸。”

    容绒晴天霹雳,差点把怀里的毛毛给勒死。

    封凌居然在府上专门给一个女子分了个院子,他不是说没有定亲,没有青梅竹马,没有女朋友的吗?!

    容绒委屈万分的从院子里退出来,忧郁的缩回屋子里摸着毛毛。

    凌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像被丢掉的小狗一样的容绒。

    “怎么了?”凌明显感觉到容绒情绪不大好,容绒把毛毛丢掉了一边,依偎在他肩头,“凌,封府最西边的那个院子是谁住的?”

    容绒向来奉行的是有话直说,有心事不问清楚留在肚子里等着生误会才叫傻帽呢。

    “西边的屋子……”凌想了想,“是管家住的。”

    “管家是个女的?”

    “恩。”凌随意的点了点头。

    容绒还想问,但是看到凌完全不当回事的模样,觉得可能是她想太多了,也许真的就是个管家,只不过管家是女的而已。

    容绒将这件事暂时扔到脑后,和凌一起去了西门酒楼。

    大概是昨天的事闹得太大了,整个圣皇城的人都知道了今日萧玉衡和东方世家会在西门酒楼与容绒和九里明谈判。

    没错,传出来的就是谈判,因为谁也不相信东方世家会真的将丹楼送给容绒。

    丹楼可不只是一座楼,还有着东方世家经营了两百年来的名气,品牌效应这种东西一旦送出去,再想经营出来还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

    东方世家不想失去丹楼,今天的见面绝对就是一场扯皮,说不准还能再看到一场精彩纷呈的打斗。

    因此,从大清早开始,就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的跑到西门酒楼占个好位子,准备看热闹。

    容绒和封凌到达的时候,酒楼的门都已经让人堵住了。

    凌见状,默默的松开了容绒的手,“我就不进去了,你自己小心一点。”

    容绒不高兴的嘟嘴,“不是说好你陪我的吗?”

    “九里明可能不会想见到我,听说他的父亲当年死在了黑龙族手中。我在这里看着你进去就好。”我不想让任何人伤害你,包括我自己。

    你才刚刚声名鹊起,让人看见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我在一起,对你不好。

    容绒眨巴一下眼睛,她并不在乎什么名声,但凌说起了九里明,她也只好算了,她可不希望九里明和封凌打起来。

    封凌望着容绒闷闷不乐的被九里明迎进酒楼,转身回到封府,招来了云危,“我回来之前容绒是遇上什么事了吗?”

    容绒在他面前似乎喜欢把什么事都写在脸上,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一见面一张小脸拉得老长。

    云危心知肚明,笑眯眯的道,“大概是逛完府上之后,发现了西边的院子吧。”

    凌不解的皱眉,“容绒是问起了西边的院子,怎么?里面的人惹她不开心了?”

    云危暗暗白眼,原以为公子开窍,现在看来,还早的很,就算院子里的侍女对容绒无比恭敬,听到院子里住着某个小姐她依然还会生气好不好?

    “应该是吧。”云危随口将那两位侍女目中无人的情况说了一遍。

    凌顿时冷下脸来,“把她们赶出府。”

    云危一头黑线,他告诉凌可不是想让他把人赶出去的,“公子,她们是西门婉的人,你把她们赶走,等西门婉回来怎么办?”

    话刚说完,就对上凌那双冰冷的眸子,深不可测的黑眸中那冰冷的压迫,仿佛无尽的暗黑与毁灭能将人吞噬。

    云危立马低下了头,“我马上就去,不过光赶走那两个女人还不够,这女孩子一不高兴,就要人哄才行,你是不是也要哄哄容绒姑娘?”

    凌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容绒确实闷闷不乐,“怎么哄?”

    虽然他对容绒的主动撩拨已经能轻松的应对了,但要他主动哄容绒,他还是不会。

    提到怎么哄女孩子,云危立刻眉开眼笑,“这个我知道,哄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厚脸皮,要死皮赖脸、坚持不懈,找机会抱抱她,有空就亲几口,实在不行还可以霸王硬上弓……”

    啪——

    凌二话没说把云危拍到墙上去了,就算他对感情不太懂也知道云危的说法有多么的不靠谱,他就不该问云危。

    但是除了云危,他也没什么人能问的了。

    他纠结了好一会,将子参和子虚叫了过来,问了他们两。

    两人眼角的青筋直跳,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一本正经问他们怎么哄女孩子的冰山男子是他们的公子。

    回过神来,子虚弱弱的开口,“我觉得吧,女孩子都喜欢听甜言蜜语,哄女孩子就要嘴甜,公子可以对容绒姑娘多说几句好话。”

    凌皱眉:“比如说?”

    “呃……比如,你是我生命中的一缕阳光,照亮我的整个人生。念着你的名字,我就能感觉到温暖。我不能没有你,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曾几何时,我厌恶这个世界,直到遇见了你……”子虚越说越起劲。

    云危和子参一脸恶寒,这么肉麻的话你特么是怎么说出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