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68章楼外楼的血案
    皇宫中。圣皇萧天权一身霸气的黄袍。一双犀利的双目深沉的看着面前的请帖。没有表情的面容让整个大殿都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压力。

    “你怎么看?”他淡然的开口。举手投足间王者威仪尽显。随意的一个动作都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仰望。生不出一点违抗之心。

    大殿阴暗的角落中缓缓的凝聚着一团黑雾。发出一声刺耳的笑声。“我的看法很重要吗?还是圣皇陛下怀疑这个谷戎?”

    “鬼刹卫查不到这个人。他没有背景、没有资料。就像在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莫名其妙的就获得了九里明的青眼。我怀疑他是兔族难道不应该?”萧天权冷冷的说。

    虽然查出来灵雪绒生的是个女儿。但万一弄错了呢?在兔族这件事上。他不会放过任何可疑之人。

    黑雾咋嘴。“你怀疑又怎么样?又不可能在九里明的眼皮子底下干掉他。”

    “那就先试探清楚再做打算。”

    黑雾嗤笑一声。嘲讽道:“让谁去?不会还想让你那个蠢女儿去吧?上次明明已经确认了容绒有凤凰火。还派人去杀她。杀又没杀死。反而被九里明抓住了把柄。简直骄横的没有脑子。难怪被九里明抛弃了。你那个儿子倒还可以用一用。”

    萧天权淡漠的脸色顿时有些阴沉。“枫儿不行。”

    “哦。我差点忘了。大皇子可是很正直的。你这样的小人居然养出如此正直的儿子。还真是讽刺呢。”

    “闭嘴!”萧天权不动声色的脸上难得的浮现出一抹的怒意。

    萧玉枫天赋奇高。一直被他大力培养。但没让他接触过什么阴私黑暗。性格确实正直。

    兔族在世人眼中一直都是受害者。如果让萧玉枫知道他在查探兔族的遗孤并且准备除之后快。恐怕不会照他说的做。

    “恼羞成怒了?我不过是讲了句真话而已。这件事还是交给东方开阳吧。”黑雾嘶哑的说。

    “本皇知道该怎么做。”萧天权冷哼一声。重新把目光投向请帖。“先看看这次的拍卖会再说。本皇倒要看看这个谷戎到底有几分本事。”

    同样收到请帖的萧玉衡就没有那么淡定了。直接将帖子扔在地上。还狠狠的跺了两脚。

    “独文义他们研究的怎么样了?不过就是6品的紫灵丹。能有多难?”萧玉衡很不悦的问道。

    东方易沉声道:“独文义还在研究。你给的药方缺失太多了。”

    “废物!都有了半份药方还研究不出来!”萧玉衡恼火的咒骂。原本娇媚动人的脸庞在怒容中扭曲的变了形。

    为了对付谷戎和抛弃她的九里明。她不遗余力的打探新药的线索。还找了西门酒楼原先的掌柜询问。

    最后发现谷戎去找九里明要无相树的那天。九里明调用过一批药材。那批药材应该就是炼制所谓的新药用的。

    她将药材整理好了交给独文义他们。他们研究后认为这是一种改良后的紫灵丹。只是萧玉衡提供的药材并不全面。也没有具体的分量。只能算是半份药方。

    萧玉衡希望他们能根据这半份药方将改良的紫灵丹给研究出来。可惜这么多天过去了。一直没多少进展。

    东方易看着萧玉衡狰狞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容绒淡雅脱俗的绝美容颜。

    想到容绒如今如日中天的名声。有着九里明做后台。还接手了他们亲手送出的楼外楼。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拍拍萧玉衡的肩膀。轻声安慰道:“别担心。独文义是蛇族最顶尖的毒药师。还是很有本事的。只需要再多给他一点时间。等他研究出来。我们就可以在拍卖会彻底把楼外楼打垮。”

    一旦谷戎的紫灵丹成功推出。不知道会抢掉丹楼多少生意。他绝对不希望谷戎成功。

    萧玉衡目露寒光。“你说的对。等拍卖会失败。本公主看他还神气什么。敢送帖子来膈应我。本公主也要送她一份大礼。”

    ……

    距离楼外楼的拍卖会只剩下五天的时间了。二楼、三楼都已经改装好了。但一直处于封闭状态。倒是一楼的美食继续供应。生意比以前还好。

    容绒招了新的厨师。还增添了不少有助于修炼和养伤的灵酒、药膳。每天限量出售。大受欢迎。不少人为了能吃到楼外楼的药膳。每天早早的就跑来。

    宛若世外桃源的厅堂中。两个面带醉意的大汉忽然砸了酒坛。冲着伙计吼道。“把你们这个九芝灵汤再上一份!”

    伙计为难的道歉:“两位客官。真不好意思。今天的九芝灵汤已经卖完了。不然你们换份别的吧?”

    “卖完了?老子给脸过来吃饭。你们居然敢不卖?!”大汉勃然大怒。抬手就掀了桌子。将整个亭子都砸了。

    伙计吓得都结巴了:“两位客、客官。别、别砸。有话好说……”

    “我们给了钱。一个破烂的酒楼。我们想砸就砸。”大汉一拳砸向伙计。斗大的拳头呼啸而下。发出恐怖的爆裂声。

    伙计惊叫着逃开。一拳落下。一个巨大的坑洞出现在酒楼中。爆炸的气波扩散出去。大片的亭台水榭轰然坍塌成废墟。

    正在用膳的众人惊慌的四散而逃。眨眼跑了个精光。

    容火火闻讯赶来。见到被砸的稀烂的场景。气的七窍生烟。“混账!这里可是圣皇城。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酒楼闹事。还不给老娘住手!”

    “我们可没闹事。”一个大汉放肆的大笑。“我们只是在这里活动一下身体。是这破酒楼太脆了。连老子一拳都受不住。”

    他转身一拳砸向容火火。这一拳平平无奇。仿佛慢动作一般缓缓的逼近。没有带起一点气息。却让人怎么也无法避开!

    容火火眼瞳一缩。清楚的感觉到这无声无息的拳头中蕴含着能分天裂地的恐怖力量。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触即发!

    她周身火焰暴涨。化作巨大的火凤缠绕。仰天长鸣。使出全身的力量抵抗这一拳。

    拳头与火凤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爆裂声。震得屋顶颤动。火焰四散崩溃。容火火竭力凝出的火凤也无法抵挡这一拳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