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69章杀人者死
    容火火倒飞出去,重重的撞断楼梯,砸进墙里,一层大半的墙壁全部崩塌,要不是有容绒重新加固过的禁制保护,恐怕已经塌了。

    “还以为这女人有多厉害,原来只是长得好看而已。”大汉走到容火火身边,一脸不屑的撇了她一眼。

    “别碰火火姐姐!”小雀从一堆废墟中爬出来,挡在容火火面前。

    另一个大汉醉醺醺的冷笑,“哟,这里还有个小女孩呢。”

    他一把捏住小雀的脖子,将她提起来。

    容火火咳出几口血,大惊失色的嘶吼,“别碰她!”

    碰——

    大汉将小雀狠狠的砸向容火火,整个楼外楼狠狠的晃动了一下,震天动地的力量穿透屋顶冲进了二楼,将已经改装好的二楼也毁坏了一部分。

    逃出去的伙计惊恐的望着被破坏的千疮百孔的楼外楼,抓着在附近巡逻的地圣军求助,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闹事啊,地圣军难道不该管一管吗?

    谁知地圣军的士兵看到走出来的两个大汉,脸色一变,立刻拒绝了楼外楼的人,“不过是两个醉汉而已,这也要我们地圣军来管?”

    “没错,我们撒撒酒疯而已,砸了又怎么样?楼主想必很有钱,也不在乎少做一天生意。哈哈哈——”两个大汉漫不经心的扫了地圣军一眼,大笑着扬长而去。

    等到容绒听说消息,赶来的时候,整个一楼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楼外楼好似一座空中楼阁一般,立在了一堆废墟上摇摇欲坠。

    伙计们倒是都逃了出来,只有容火火和小雀还在里面。容绒一听,慌忙跑进废墟中,将容火火给扒拉出来。

    容火火伤的很重,满身血污,哭着拉住容绒,“小姐,小雀死了……”

    火火的身边,一个小小的尸体躺在那里,血肉模糊,已经完全看不出人形了。

    容绒手一抖,想起了那个瘦瘦小小的女孩,想起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那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怎么就死了呢?当初救了她,结果却是害了她吗?

    “是谁干啊?”容绒握住容火火的手,眼底掀起滔天的怒火,杀意骤起。

    容火火迷茫的摇头,“不知道,他们很厉害,都是地境巅峰,我打不过他们。”

    地境吗?地境就可以随意的闹事杀人吗?容绒猛地站起身,眸色赤红一片。

    一双坚实的臂膀揽住了她因愤怒紧绷的身体,耳边响起淡漠却温柔的声音,“他们会为小雀陪葬!”

    容绒身子一震,整个人都锋利了起来,看向封凌用力点点头,“说的对,敢杀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这两个人在圣皇城名不见经传,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能让地圣军退避三舍,恐怕应该也是军中人物。

    明知道九里明在楼外楼还敢借酒闹事,显然很清楚九里明在闭关炼药,只要没有闯到顶楼,就不会惊动他。

    这样的两个人不会是无缘无故来找麻烦,更像是受了某个人的指使,查起来并不难。

    当晚,东方府上,东方昊热情的招待了两个天圣军的小队长,正是白天砸了楼外楼的两人。

    一顿酒后,两人与东方昊交谈甚欢,半醉的离开了东方府。

    “东方昊真是大方,随手帮他一下就给了这么多报酬。”

    “嘿嘿,虽说他只是个地圣军,但统领就是统领,和他交好好处多多。”

    “我懂,有东方家和公主做后台还是不错的。”

    两人一路说笑,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寒风扑面而来,让他们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突然发现周围十分的安静。

    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四周黑灯瞎火,连寒风吹过都是静悄悄的,安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什么人!?”两人能进入负责护卫皇宫,比地圣军更加精锐的天圣军,当然都不是什么蠢货,立刻知道情况不对。

    黑暗中,容绒亭亭玉立的身姿渐渐出现,冷冷的站在他们面前,“就是你们两个,砸了我的楼外楼,杀了小雀吗?”

    两人打量着容绒,眼里掠过轻蔑,“你就是楼外楼的主人,九里明的徒弟?也不怎么样嘛。是我们砸的又如何?你还想找我们赔钱不成?”

    “哎,你别说,人家不是让公主殿下都赔钱了吗?说不定真的缺钱花,想要我们赔啊。”

    “不是还没砸完吗?明天再去砸两下,等砸光了再说。”

    “也对,老子还没砸够呢,哈哈——”

    两人毫无顾忌的嚣张大笑,丝毫没把容绒看着眼里。

    容绒眼神锋利如刀,危险的眯起,“先把今天的赔了,我不要钱,要你们赔命!”

    两人一愣,笑的更大声了,“就你,让我们赔命?”

    “当然。”一声冷若冰霜的回答如三九天的寒风一般从他们身后飘来,两人猛然回头,一个俊美无双,孤傲邪肆的男子冰冷的站在他们眼前,凌寒的气势让人如坠冰窖。

    两人不以为然的笑容僵在脸上,“封凌?你怎么在这里?”

    “来杀你们。”

    “放肆!你这种败类也敢对我们动手!”两人心里一惊,虽然不觉得封凌真的敢对他们动手,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丝恐惧。

    封凌没有给他们逃走的机会,黑色的妖气暴涨,黑龙狂啸,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直冲天际。

    两人脸色大变,扭头就朝容绒这边扑来。

    稍微落后一步的大汉被死亡的气息触碰,仿佛坠入黑洞一般眨眼被吞噬,连一声惨叫都没能发出来。

    剩下的一人面如死灰,整个人几乎要瘫在地上,他没想到封凌真的敢杀他们,还杀的如此干脆利落!

    他不过就是听萧玉衡的话去砸了一个酒楼吗?怎么就要丢掉性命了?

    “别、别杀我,是萧玉衡让我干的,砸坏了什么我赔,我都赔!”他踉跄摔在地上,心里万分后悔去砸了楼外楼。

    “杀人者死,用你的命来赔吧。”容绒冷冷的回应。

    大汉脸色一白,突然暴怒的冲向近在咫尺的容绒,既然不肯放过他,那他就抓了容绒,说不定还能威胁封凌,有一条活路。

    他动作快如闪电,如同一只矫捷的豹子直扑容绒。

    容绒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他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