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79章中计了
    容绒点点头,“萧玉枫刚才用传音来让我和他一起去看看他的首饰铺。”

    萧玉枫的八家古董店分布中原各州,三家首饰铺倒是在圣皇城中。萧玉枫想把这三家也给改了,请容绒过去帮忙看看。

    容绒倒觉得可以把首饰铺和灵器一起卖,设计些新颖的首饰直接打造成灵器,所以答应萧玉枫去瞧瞧。

    封凌漠然的俊脸立马就黑了,“又是萧玉枫,他什么时候给你传音玉简了?”

    “昨天……既然是合作当然要看一下人家的家底怎么样,不然会被骗的。”

    “我帮你去看。”

    “不用,我自己去,很快就回来。”容绒笑眯眯的把他按到在床上,封凌幽幽的望着她,将一块玉简塞进她手里。

    “我的传音玉简,有事联系我。”连萧玉枫的玉简都有,怎么能没有我的?

    容绒眼睛一亮,眉开眼笑的将玉简收进九凤珠里。这么久才想起来给她传音玉简,真是迟钝。

    要不是只有灵境以上才能制作自己的传音玉简,她早就做一个玉简塞给封凌了。

    容绒准备了一下就以谷戎的身份出门了,踩着点来到约定的店铺中,没看到萧玉枫,却看到了一个不太想见到的人。

    “东方二少爷,你怎么在这里?”

    “谷戎少爷,好久不见了,在下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东方易笑着拱手,温文尔雅,和善有礼,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你在这里等我?”容绒狐疑的打量他,“萧玉枫呢?该不会是你冒充萧玉枫发消息给我吧?”

    “怎么会呢?发出邀请的自然是枫殿下,不过他也邀请了我。”东方易笑着做了请的手势,“谷戎少爷请坐,枫殿下可能要过一会才到,我们稍等一会吧。”

    容绒坐下,还是有些怀疑,“他请你来也是看店铺?”

    “不,其实是在下请他帮忙,帮我在谷戎少爷面前美言几句,促成丹楼与楼外楼的合作。”东方易非常坦诚的说着,给容绒倒了一杯水。

    容绒默然,要不是容绒了解东方家,恐怕真的会被他这副正人君子的作态给骗了。

    她看了一眼茶杯,没喝。

    东方易又送上了几盘点心,“这些点心是从楼外楼买的,听伙计说谷兄很喜欢。”

    “恩,是挺喜欢的,但我喜欢新鲜出炉的。”所以我不会吃的,你就别费劲了。

    东方易神色微冷,但只是一瞬又恢复了温润的笑容,“谷戎兄,其实你和我们东方家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说不合作也是公主的意思,东方家并没有说过。”

    “哦。”容绒敷衍的点头。

    “楼外楼现在虽然有九转紫灵丹,有九里明,但是仅有这些是不够的。九里宗主回药宗之后,楼外楼的炼药师可就不够了。你如果和丹楼合作,我们东方家的炼药师也可以帮你炼制丹药。”

    “……”这是合作还是想骗我的丹方?是觉得师父走了之后楼外楼就撑不下去吗?

    容绒沉默的望着门外,听着东方易继续絮絮叨叨说着合作的好处,心里莫名的烦躁。

    东方易瞧着谷戎不耐烦的模样,嘴边的笑容透出一抹冷然,想等萧玉枫?他现在正在和美人纠缠,恐怕没空来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有反应了吧?

    东方易不说话了,容绒却觉得更加烦躁,身上涌起一股燥热的感觉,魂海在不知不觉中翻涌不止,掀起踏天巨浪,魂海中的魂力开始如狂龙一般咆哮,横冲直撞。

    容绒心中一惊,这种感觉是……炼心香!

    无色无味的炼心香,只要吸入足够多,就会将妖族原型和血脉全部暴露出来,并且变回原形时灵力全无。

    这又是一次试探,试探她是不是兔族的阴谋!

    上一次试探的容绒,这次试探的是谷戎,某些人对兔族还真是死咬不放呢。

    容绒拼命用灵魂小人压制住本源之力的暴动,猛地站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的身体开始从内部崩溃,让她维持不住人形,身体一点一点的退变回兔族,她必须赶紧离开,在彻底变回兔子之前离开!

    东方易笑容不变,一把拉住他,“哎,谷戎兄,这么走了可不礼貌,不如再等一会吧,说不定枫殿下马上就来了。

    容绒脸色惨白,身形开始缩小,她一咬牙调动所有的灵力拼命的压制炼心香的药效。

    8品的炼心香怎么可能轻易压制,爆发性的力量反噬回来,如洪流猛兽般肆虐的毁坏容绒的身体和魂海。

    她无力挣脱东方易的手,冷眼看着他,“你想拦我?”

    东方易莞尔一笑,“谷戎兄还是放弃吧,我并不想伤害你。”

    “呵,你觉得你拦得住我吗?”容绒冷笑一声,气息陡然一变,浑身气势暴涨,浩瀚无垠的杀意轰然碾压下来,让空气凝结,让天地震撼。

    东方易脸色大变,只觉得自己仿佛被天地万物所碾压,闷哼一声,连连后退。

    怎么会?谷戎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这股气势……他曾经在他父亲身上感受过,这是天境强者的气势啊!

    容绒扭头就走,她当然不是天境强者,但她可以伪装,幻之决可以随意的伪装容貌、血脉、气息,甚至是巅峰强者们的气势!

    如果容绒愿意,她甚至可以模拟出圣皇的气势,只是现在她没那个能力。她阴沉着脸,快速离开了大街,转过拐角,直接隐身逃离,摔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她耗光了魂力,硬是扛住了炼心香,却抵抗不住炼心香的反噬。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觉得浑身剧痛,灵力在不断的消逝,伪装早已经彻底消失,身体在瓦解。

    灵魂小人颤抖的跑进九凤珠里,抱着封凌给他的传音玉简,“凌,我受伤了……”

    她无力再说下去,剧烈的疼痛让她快要昏迷过去,她硬撑着保持着最后的清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一股清凉的冷意拂过她的后心,穿过她的胸口,一股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她身边,她身子一松,彻底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