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85章我等你告诉我
    封凌伤得很重,病势汹汹,但是撑过旧伤发作,剩下的就好办了。

    容绒每天为他涂药,换衣服,昼夜不分的守在他身边,让他安稳的好好睡一觉,外面的吵闹统统隔绝在门外。

    之前她受伤封凌守了她好久,这回换她守着他了,还真是一报还一报。

    这样守了凌三天三夜,凌的伤才好的差不多,慢慢清醒过来。

    他张开那双令人迷醉的黑眸,望着周围的一切,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似乎已经睡了很久,动了下身子,忽然发现身旁有一个软绵绵白嫩嫩的小东西。

    转脸一瞧,容绒像个小团子一样蜷缩在他身边,白皙柔软的脸蛋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像天鹅绒一般微微卷起,盖在眼睑上,睡得香甜,柔软晶莹的嘴唇微微嘟起,诱惑着封凌上去咬一口。

    封凌眸色深了几分,轻轻拂过让人乌黑柔顺的发丝,视线不安的在她身上划过。之前他好像是旧伤发作了,容绒跑来照顾不会被他伤到吗?

    容绒蹭了蹭他的手,哼哼几声,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望,封凌漆黑的眸子里依旧像往常一样冷清漠然,眼底的温度却如火山般炙热,要将容绒燃烧殆尽。

    容绒欣喜的望着凌漂亮的眼睛,脸颊不由自主的烧起了红晕,低着头往他身边挤了挤,低声道:“是你救了我?”

    在看到封凌重伤的时候她就猜到了,是封凌帮她压制了炼心香的反噬,萧玉枫应该只是把她抢走,带回了皇宫。

    “恩,你叫我去的。”封凌淡淡的回答。他侧过身,满眼宠溺的望着容绒,丝绸般的发丝随意的披散,难得的带上了几分慵懒之色。

    容绒撇着嘴,纠结的在他胸口画圈圈,“我后悔让你去了。下次再遇见我求救,你觉得不妙就自己跑吧。我有老爹封印的灵力,死不掉的。”

    封凌目光深沉,默然不语的捉住容绒作乱的小手,没有回答。出了事自己跑路,他不觉得自己能做得出来。

    容绒一看就是他没当回事,揽过他的腰,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的后背,像害怕吓到小鸟一样小心的问:“疼吗?”

    封凌被她摸得痒痒的,心也不由自主的痒痒起来。

    “已经不疼了。”他若无其事的拉过毯子盖上。容绒心里一酸,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望着他,“能和说说吗?当年黑龙族灭族的真相。”

    封凌黑眸越发深沉,眼底却是惊涛骇浪。

    所有人都坚信黑龙族当年勾结魔族,背叛了整个中原。容绒却相信他没有毁灭兔族,甚至怀疑起了当年黑龙族覆灭的真相。

    黑龙族会被剿灭当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却从来没有人去查探,去怀疑。对世人来说,黑龙族的历史中的罪人,没有必要再去关注。

    他沉默不语,容绒也不着急,耐心的等着,水润的眸子忽闪忽闪的望着他。

    半晌,封凌才淡淡的开口:“知道这些对你没有好处,会有危险。”

    “没关系,我不怕危险。”

    “可是我怕!”封凌抱紧她,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

    容绒心里荡漾了一下,有些丧气的垮下脸,“算了,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我等你。”

    大概还是因为我不够资格吧,等到我可以保护自己,等到我站在与你并肩的位置,你就会告诉我了。

    封凌刚醒,精神不好,没一会就露出了倦容。容绒起身为他盖好了被子,离开了房间。

    这些天一直陪着封凌,好几天没去楼外楼了,容绒决定去楼外楼看看,顺便去一趟武器行。

    容绒刚走,云危就默无声息的摸进了房间,瞧着封凌又睡了,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

    封凌闭着眼睛,不悦的开口,“有话就说,别像做贼似的。”

    “公子,你醒着啊!”云危高兴的要哭出来了,“有大麻烦来了,属下解决不了。”

    “什么麻烦?”

    “……西门婉回来了。”

    封凌睁开了眼睛,“西门婉这个时候回来?”

    “对啊,你看她多不会挑时候!”云危吐槽。

    封凌沉默了一会就丢到了脑后,闭上眼睛,轻描淡写道:“回来就回来了,丢到西院去就是。”

    云危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就这么丢西院?容绒姑娘还在府里呢,要是碰见了怎么办?你好不容易和容绒姑娘有点进展了,万一容绒姑娘吃醋,生气跑掉了怎么办?”

    “容绒会吃醋?”封凌终于觉得这是个麻烦事了,两条英气剑眉拧到了一起,“那就……”

    “怎么样?”

    “杀了吧。”

    云危要给封凌跪了,“公子,你是怎么想起这么作死的处理的?她是圣皇的人,你别忘了当初西门婉是怎么进府的。”

    封凌冷着脸,也知道干掉西门婉不合适,只能挥挥手作罢,“让子虚看着她,别让容绒看见她。”

    云危要哭了,这个恐怕更难做到。

    ……

    容绒出门的时候倒是一切顺利,没有像云危担心的那样遇见某个不该遇见的女人,不过没多久她就碰到了另一个女人。

    “司双,你怎么在这里?”容绒好奇的瞧着一身白衣,飘飘若仙的司双。

    司双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瞧着她,“你不知道吗?有一个灵境极限的天才诞生了,就在这一片,最近这边都要被人搜遍了。”

    “呵呵,是吗……”总感觉司双好像是看出了什么。

    “是啊,那个天才冲破灵境之后,陆陆续续有人冲击灵境,这段时间城里到处都是灵湖的虚影。萧玉衡也冲击灵境成功了,可惜灵湖只有二十六里,被那个不知名的天才一衬,一点不出彩。”司双很热心的说起最近的事情。

    容绒抽抽嘴角,“二十六里也不错了。”

    “恩,独牙还比不上她,才二十五里。”

    “独牙也冲击灵境了?他不是才聚灵八段吗?”容绒惊讶道。

    “你那是什么时候的情报了?从他到圣皇城都几个月了,早就提升到聚灵九段了。”

    容绒不解,“就算如此,他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吧?”

    难不成是被她这个天才给刺激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