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86章风中摇曳的小白花
    “怎么能不急呢?你以为这段时间各族人马都滞留在圣皇城是为了什么?”司双瞧着她,“那么多人同时在此时冲击境界又是为了什么?”

    容绒一愣,司双也没卖关子,“圣皇六百岁的生辰要到了,他们都是为了圣寿节。”

    圣寿节?容绒表示她从来没有在书上看到过圣寿节这种节,不就是圣皇过个生日吗?至于特意办成个节日吗?

    司双看容绒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着解释道:“圣寿节也不是每年都过,圣皇只在他的整百岁生日庆祝一下,每次圣寿节除了邀请各位出名的大人物,所有三十岁以下的青年修炼者也可以参与。”

    容绒挑眉,三十岁以下,对妖族来说就是化成.人形没到三十年的妖族。

    不管是人还是妖都是修炼刚起步的年轻人,其中不乏天才和好苗子。圣皇是想招揽这些人吗?

    “这些青年通过比试获得前二十名的人就可以和那些大人物平起平坐的参加圣寿节的宴会,获得圣皇的奖励,上次的圣寿节,圣皇就打开了皇家宝库,让每个人选了一件宝贝。”司双继续说道。

    容绒瞪大眼睛,开始宝库?圣皇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宝库的百倍有多么贵重她可是亲眼见过的,如果都是这样的奖励,这圣寿节确实让人心动啊。

    “不仅如此,前三名还可以得到圣皇和大能们的指点,当年的第一名就被圣皇亲自传授了一套功法,实力突飞猛进,被任命成了地圣军的副统领,还被赐予了萧姓。”

    “萧绝?”

    “就是他,所以你知道为什么独牙急着提升境界了吗?”

    容绒兴致缺缺的点点头。

    获得圣皇的指点和赏识,确实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奖励,如果在进圣皇城之前,容绒听说了这件事恐怕也会想要参加,但是现在,她宁愿去听封凌的指点。

    “你似乎不感兴趣,不打算参加吗?”司双奇怪的问道。

    容绒耸耸肩,“看情况吧,谁知道今年圣寿节是个什么形式?不过司双公主你一定能拿到前三。”

    “你对我还真有信心呢。”司双愉快的笑了。

    两人又说了两句就分道扬镳了,司双说是在附近找那个天才,却没再留下。

    容绒去楼外楼看望了一下沉迷炼丹中的师父九里明,就和容五一起去了皇城武器行。

    容五瞧着容绒拿出的天魂石,一点也不吃惊的问:“小姐是想把天魂石切开?”

    “呃,是有这个想法,剩下的那块送回族里,不知道可不可以?”容绒不好意思的问。

    把凤族的宝贝留下一块,这种想法是贪婪了一点,但是她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抑制封凌的伤势了。

    容五却是挥挥手,“用不着,不就是一块石头吗?本来就是你的嫁妆,你想留就留,想切就切。”

    “……”果然财大气粗,天魂石都当做一块石头。

    容绒便请武器行的炼器大师帮她将天魂石打造成了一块玉佩,剩下的小块留着用来提升炼药的品质。

    经过一个下午的打造,玉佩做好了。巴掌大小的圆形玉佩,晶莹剔透,一边镂刻着一个凌字,另一边雕了一只小白兔。

    这么轻巧的一个玉佩却是天阶中品灵器,一旦滴血认主就不会离开主人,不存在遗失的情况。

    天魂石对灵魂滋养和修复是非常强大的,贴身佩戴可以保护灵魂不受任何灵魂攻击的干扰,还能让封凌伤势发作减轻许多。

    容绒满意的收好玉佩,立刻就赶回封府,想要赶快送给封凌。

    可一回府却被一个大雷给轰的外焦里嫩,感觉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一个柔心弱骨的绝色佳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佳人一身雪白,柔弱的好像风一吹就能被刮跑了,皓齿明眸,弱柳扶风,好似一朵弱不禁风的小白花在风中飘啊飘,让容绒的脸成功的变绿了。

    同样是白衣,司双穿着就很有仙气,这位穿着却非常有小白花的气质。

    “这位就是容绒姑娘吧,在下西门婉。听云危说,这些日子多亏了容绒姑娘照顾才让凌身体没有大碍,小女子在此多谢了。”容绒还没说话,这位已经先一步说话了,说完还特别真诚的行了礼。

    容绒眼角青筋直跳,妥妥的一朵白莲花!

    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我不认识你,我照顾封凌和你有什么关系?”

    “放肆!我们家小姐可是府上的女主人!让你住在这里就不错了,别给脸不要脸。”西门婉身后的丫鬟立刻不高兴的上前为主人发声,趾高气扬一顿怒斥。

    “芸香,住口。人家是客人,怎么能这么无礼?”西门婉立刻出口呵斥,不过丫鬟都已经说完了,该骂也已经骂过了。她一脸歉意的向容绒道歉,“对不起,下人口无遮拦,容绒姑娘别怪罪。”

    “呵呵……”容绒暗暗白眼,“女主人?我怎么听说是女管家呢?”

    西门婉似乎一点也不生气,柔弱的点点头,“这么说也可以。我从凌还是青年时就开始照顾着他了,也算是管家吧。容绒姑娘现在是要去找凌吗?”

    “有什么问题?”容绒深吸一口气,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两百年!封凌你个骗子,你不是说你没有青梅竹马吗?

    “凌这次的伤很重,还在休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容绒姑娘尽量不要去打扰他。”西门婉一脸忧心忡忡的表情,没有盛气凌人,没有理直气壮,却让人无从反驳。

    容绒咬咬牙,“你不想让我去见他?”

    “怎么会?我只是希望能让他好好养伤。容绒姑娘也一定不希望凌伤势加重对吧?”西门婉十分真诚望着容绒,一双明眸忽闪忽闪,让人无法拒绝。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觉得伤害她就是天大的罪过。这么可爱的美人就该护在怀里好好照顾,欺负她的人良心都被狗吃了!

    容绒压下心里的恶寒,她不吃这套,装无辜,她也装过。

    于是容绒假装听不懂的点点头,“说的对,不过我是医师,要去给他疗伤,西门管家就别去打扰他了。”

    西门婉楚楚可怜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