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87章容火火失踪
    开什么玩笑?想照顾借口阻止容绒去见封凌,怎么反倒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这个女人居然是个医师?

    西门婉暗暗咬牙,低眉顺眼的再次阻止,“容绒姑娘说的也是,不过凌的伤势有子参在照看着,容绒姑娘不如为凌炼制些丹药吧。听说容绒姑娘是天才炼药师,炼制些强体丹和养元丹应该没问题吧?我可以提供药材。”

    容绒挑眉,这倒是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她现在给封凌用的药都是她炼制的,不过……

    容绒伸出手,“炼药可以,给钱吧。”

    西门婉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让我炼药,总该付报酬吧?难不成你找炼药师炼药都是白拿的吗?”

    西门婉柔弱可人的表情终于碎裂了,容绒不是喜欢封凌吗?怎么为凌炼个药还要钱?!

    丫鬟芸香忍不住出声,“你在封府吃住了这么多天,都没找你要房租呢。让你炼个药还要钱,真是小气。”

    容绒理直气壮,“我白吃白住那也是封凌的事,西门管家刚才不是说我是客人吗?难道打算找客人要房租?”

    “……”西门婉努力保持着温柔的笑容,“不知道容绒姑娘要多少钱?”

    “不贵,都是6品灵药,一颗算你三百万灵石吧,你先给个三千万,我给你炼制十颗。”

    “什么!你抢钱啊!楼外楼卖的一百万都不到,你足足贵了三倍!”芸香尖叫。

    容绒淡淡瞥了她一眼,“嫌贵你别让我炼啊,直接去楼外楼买好了。”

    西门婉那张清纯的脸庞微微发白了,咬了一下嘴唇,强笑道:“当然是请容绒姑娘炼制的放心,药材和灵石我一会就送到炼药房去。”

    容绒很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这样都答应?那她也不客气照单全收了。

    等容绒去了炼药房,芸香立刻气得直跳脚,“小姐,你怎么就答应了?真当冤大头啊?”

    “闭嘴!”西门婉横了她一眼,水光波动的眸子里流露出一抹与气质不符的狠厉,吓得芸香噤若寒蝉。

    没想到这个看似单纯的女人这么难对付,居然借机坑了她。不过既然已经说出了口,她也就认了,只要暂时不让两人见面就好,反正她很快就会让容绒再也顾不上管封凌了。

    ……

    西门婉果然很快财大气粗的送来了三千万灵石,和炼制强体丹、生机水的材料。

    容绒赌气的炼制着灵药,心里把封凌骂了一万遍。

    什么女管家?有女管家长这样的吗?都以女主人的架势来示威了!把这么一个美女放在后院,还好意思和我说没有女朋友!

    容绒心里不爽,摸摸天魂石的玉佩,决定炼好炼药之后去问问封凌,这个自称女主人的白莲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强体丹和养元丹两种6品灵药都是一次只能炼制一颗的灵药,比较费时间,容绒花了两天才炼制完成。

    刚准备拿着灵药去找封凌,云危突然焦急的传音给她,让她赶快去楼外楼,容火火不见了!

    容绒急匆匆的赶到楼外楼,就看到楼外楼被一大群人围住了。

    大厅中,一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抖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周围是十几个天圣军的护卫,嘚瑟的咧着嘴,“别浪费本少爷的时间,快点把人给我交出来!”

    容绒挤进场中,看向云危:“这是怎么回事?”

    “哟,这位美女不错,容绒是吧?听说容火火是你的侍女?下人犯的事,主人也该负责吧?”公子哥色色的盯着容绒,眼睛发光,一副要流口水的模样。

    容绒皱眉,“火火犯什么事了?”

    “她卖假药,害死了我兄弟,你说她是不是该偿命?”公子哥指指躺在脚下的一个魁梧大汉。

    容绒这才发现这个汉子是具尸体,嘴唇乌黑,皮肤青紫,明显是中毒而死。

    云危悄声传音道:“他是西门家的独子西门烨。火火昨天早上出去,至今未归。这家伙却忽然带人找上门来说容火火卖假药给他,毒死了他的手下,要我们交人,可是我们联系不上火火。”

    “我出去找了很久,几乎把整个圣皇城都翻过来了,都没找到她!”云危揉着眉心,眼里的焦急都要溢出来了。

    “西门烨,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容火火卖给你假药把这个人毒死的?”容绒眼波冰冷闪动,看向西门烨,这个姓氏让她很不爽。

    “这还要证据?本少爷我亲眼看见的,还有这些天圣军,他们都是证人!”西门烨趾高气扬的仰着下巴,“该不会是你们楼外楼自己卖假药,所以要包庇那个丫头吧?什么物美价廉,超越丹楼,我呸!大家都听到了吧?楼外楼卖假药,毒死人了,大家千万别上当啊……”

    “西门少爷慎言!楼外楼可是有九里宗主亲自炼药,不可能出假货。”容五冷冷的出声,浑厚低沉的嗓音带着无上的威严,一句话就让大吼大叫的西门烨说不出话来。

    西门烨愤愤的冷哼一声,“少拿九里明来吓我,本少爷不是吓大的,这几位天圣军在,九里明也别想动我!再不把容火火交出来,就别怪我搜查整个楼外楼了。”

    “你搜了也没用,容火火失踪了,根本不在楼外楼。”容五沉声道。

    外面围观的众人顿时哗然,议论纷纷,看西门烨和楼外楼对峙这么久,还以为是楼外楼想包庇容火火呢,没想到是容火火失踪了。

    “这是卖假药害死人之后逃走了吧?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巧?”

    “肯定是的,楼外楼卖假药不太可能,应该是这个掌柜的私下干的,事情败露了,可不是要逃吗?”

    “楼外楼居然用了这种人做掌柜,眼光也太差劲了吧?”

    听着众人指指点点,西门烨突然拍案而起,“老子不管那么多,总之今天不交出容火火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容绒撇了他一眼,“你想怎么不客气?让天圣军砸了楼外楼?”

    西门烨气势一滞,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九里明虽然没出面,但砸上去绝对会把他给引出来。

    “三天。”容绒道,“三天之内我保证找到容火火,让这件事有一个交代。”

    西门烨色眯眯的打量着容绒,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行,三天就三天,本少爷等着你亲自给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