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97章用谷戎对付容绒
    容绒将自己的凤凰火融入了丹药中,火力极其暴烈。她的凤凰火本来就是来自火火,给火火服用不会有任何排斥。

    不过比起火火本身的火焰,她的火焰威力却大了好几倍,容绒觉得可能是因为九凤珠的缘故。

    吃掉了灵药的火火,一瞬间化成了灰烬。云危紧张的在灰烬中翻找,扒拉半天,从里面找到了一只小的可怜的火凤凰,一颗心才放松了下来,眉开眼笑。

    “哇,这么小一只,和小鸡仔似的,啥时候才能长大啊,不如烧熟吃了吧?”他笑眯眯的戳着火火毛茸茸的脑袋。

    火火还不能说话,气恼的一个劲的啄他的手指。

    子参无语极了,人家要死的时候担心的要命,一发现人家没事了,立马又欺负人家,难怪火火总和他吵架。

    “行了,别逗了。凤凰涅槃之后要度过五天的虚弱期才能恢复成原样,你好好照顾人家。”子参叮嘱了几句,回头一看容绒打算出门,叫住了她。

    “想去找公子?”

    容绒眨眨眼,“有什么问题?”

    她在炼药室里呆了三天,结果封凌三天都没回来一次,她当然会担心。

    子参沉吟了一会,“你最好先去楼外楼一次。”

    容绒不解的眨眨眼,“又出什么事了?”

    “你参加圣寿节的资格,被取消了。”子参不紧不慢的将这三天发生的事和容绒说了一遍。

    简单来说就是西门烨死掉的事情被捅出去了,西门婉向所有人哭诉是她干的。然后她在擂台上心狠手辣的表现就被提出来骂个没完,司徒辛迫于西门家的压力就取消了她参加圣寿节的资格。

    容绒表示不能参加圣寿节完全无所谓好吗?她上擂台比武本来就不是为了圣寿节,但西门婉还把她住在封府的事情说出去了。

    于是她就变成了一个与封凌狼狈为奸的毒妇,楼外楼被人围堵,三天来一笔生意都没做成。

    “西门婉不是也住在封府?怎么没人骂她?”容绒无语的问。

    “不一样,西门婉当年进封府表面上是迫不得已的,没人会怪她,大家只会同情她要和我们这些罪人生活在一起。”子参淡然的解释。

    容绒表示很惊悚,“所以她进府监视封凌,在外人眼里还是个受害者?”

    这妥妥的是一朵极品白莲花啊,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把自己变成受害者,让人保护,引人怜惜。

    “是啊,所以你最好赶紧去一趟楼外楼,和你师父商量一下怎么保住九转紫灵丹的生意。”子参幽幽的建议。

    容绒不解,“什么意思?九转紫灵丹的生意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问题?”

    正说着,九里明的传音来了。

    容绒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一直在闭关炼药的九里明了,捧着传音玉简很高兴的喊道,“师父,你出关了?”

    “这批紫灵丹炼制完成了,可不就出关了吗?我的好徒儿,你最近在做什么呢?”九里明乐呵呵的问。

    “当然是在努力修炼,好配的上你亲传弟子的身份啊。”容绒一本正经的回答。

    “是吗?我怎么听说你又闯祸了呢?他们说你和封凌狼狈为奸,心狠手辣,干掉了他们的少爷,还野心勃勃的想要干掉西门家,然后再吞并东方家……”

    容绒嘴角抽搐,“师父,你都听谁说的?”

    “他们都这么说啊,还让我赶紧把你逐出师门,免得败坏门风啊。”

    容绒非常委屈的撒娇,“师父,徒儿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你信吗?”

    “我信个鬼啊!”九里明傲娇的吼道,“老夫的徒弟是什么样,老夫自己知道,哪用得着他们来指手划脚?”

    “那不就行了。师父你不用担心的。”

    “可是徒儿,名声还是很重要的,你得想个办法啊。”九里明语重心长道,“听说西门婉去找了谷戎老弟,要送他一座比楼外楼还要豪华的商铺。虎族、蛇族、猿族还有蝶族好像都抢着和谷戎老弟合作啊。”

    容绒无语的看向子参。

    子参耸耸肩,“就我这两天听到的消息,是这样没错。连和谷戎不对付的萧玉衡都放话出来,可以代表东方家将丹楼租给谷戎,让他全权经营。”

    “所以西门婉是想用谷戎来对付我?”

    “就是这样。容绒,谷戎老弟一旦带着九转紫灵丹的药方离开楼外楼,楼外楼可受不了这些人集体的打压。为师知道你和谷戎老弟应该关系匪浅,但是这么好的条件,难保谷戎老弟不会动心,你赶紧请谷戎老弟来楼外楼,我和你与他好好说说。”

    “……”容绒竟然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除了容五、封凌和萧玉枫三个人,应该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她就是谷戎,所以才会有了这种拉拢谷戎来弄垮楼外楼的做法。

    可惜他们注定要失败了,不知道等他们知道我就是谷戎会是个什么表情。容绒托着下巴,忽然有点恶趣味的想要看到那个时候他们的表情。

    “容绒,你听到了吗?”九里明还在那边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还有,你赶紧从封府搬出来吧。又不是没有地方住,何必和那种人在一起弄臭了自己的名声?”

    “知道了,师父。这件事你就别操心了,我自己去找谷戎说就行了。”容绒非常认真的敷衍了九里明几句,断掉了传音。

    那些人想闹就让他们闹吧,闹得越大越好,等闹得无法收拾了再说。她现在担心的还是封凌,听子参说,封凌这些天都在地圣军的军营里。

    容绒径直去了城北的地圣军军营,路上果然有不少人认出她来了,对着她指指点点。容绒充耳不闻,反正她也不会少块肉,他们爱说就让他们说呗。

    但是当她快到了地圣军军营附近的时候,五个男子拦住了她,不动声色间将她围住,看她的眼神像在看一堆富可敌国的财宝。

    容绒可不认为他们是想把她当成宝贝一样来保护,那感觉更像是想把她拿去换财宝!

    果然,没等容绒发问,五人就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