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99章斗兽场约战
    紧随单猛身旁的是一袭青黑色长袍的瘦高个,他骨瘦如柴的身形显得他十分高挑。

    他纤细的手指全都呈现出乌黑的颜色,时不时的吐出分叉的细长舌头舔一舔手指,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容绒不用想也知道这位就是独牙的父亲,号称最强的毒药师,蛇王独天。

    萧绝丢下容绒,赶紧带人迎了上去,“在下萧绝,代表圣皇前来迎接各位贵客,欢迎各族的王前来参加圣寿节。”

    “原来是萧绝统领,辛苦你了。”独天沙哑的笑道,眯起的双目放射着阴恻恻的光芒。

    萧绝被盯得毛骨悚然,讷讷道,“不辛苦……”

    “不辛苦的话,带这个罪人来是什么意思?”单猛骑在庞大的巨牙象身上,傲然的俯视众人,“让一个罪人来迎接我们,也是圣皇的命令吗?圣皇是看不起我们吗?”

    单千江等人立刻不悦的表示质疑,为自己的王者助威,“没错,副统领得给我们一个解释,让一个败类来迎接,是想打我们妖族的脸吗?妖族各部和黑龙族的恩怨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萧绝笑容僵在脸上,慌忙解释,“虎王息怒,他不过就是一个地圣军的小兵,虎王要是看不过眼,要打要杀都随意。”

    “副统领说的是,一个小兵而已,也值得虎王这么生气?”一个全身裹在白色绒毛大衣中妖媚女子来到虎王的身边,妩媚的靠在虎王的耳边,口吐芬芳,妖娆到极致的嗓音让人的骨头都酥麻了。

    单猛犀利的眼神中有了一瞬间的混沌,冷哼一声,“明媚,你是缺男人吗?随时随地都能发情?”

    明媚妖艳的脸上闪过恼怒之色,收起了魅惑,“我不过是在提醒虎王,这不是在赤林,不是你虎王的地盘。”

    “少管本王的闲事,本王诚心诚意的来为圣皇贺寿,不想看见什么脏东西。”单猛粗声粗气的推开狐族女王明媚。

    明媚气的半死,独天忽然笑眯眯的盯着封凌,“既然萧统领说了,要打要杀随便,不如本王来活动一下筋骨,试试新研制的毒药吧。”

    他身形一闪到了封凌的身前,一双淬了毒的眼睛打量着封凌,像是在看一只待宰的猎物。

    容绒柳眉一挑,冷笑着讽刺,“堂堂蛇王,居然欺负一个伤者,还要点脸吗?”

    “恩?你是谁?居然敢骂本王?”独天冷眼转向容绒,极具压迫力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父王,她是容绒。”独牙凑过去将容绒的身份三言两语的给独天介绍了一番。

    独天听完,嗤笑一声,“原来你就是容绒,本王听说你是一个天才炼药师,还对你很感兴趣,没想到你居然和封凌狼狈为奸,成了一个心狠手辣的毒妇。”

    蛇族众人哄堂大笑,容绒面不改色,“蛇王过奖,比起毒,小女子可比不过你。”

    独天讽刺的笑容僵在脸上,勃然大怒,“你找死!”

    “独天,有点气度,别和一个小女孩计较。”一个风雅华丽的男子慢悠悠的从后面赶了上来,他很年轻,脸上带着一抹温润的笑意。

    独天瞟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司空,你的意思是说别人骂本王,本王就该站着给别人骂?”

    司空漫不经心的回应,“反正骂的不是我。”

    独天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司双忍不住笑了出来,小鸟依人的靠在自家哥哥身边。

    容绒好奇的看了这位蝶族之王几眼,他大概是各族中最年轻的王了,比起东方易装模作样的文雅,容绒觉得这位才是真正的温文尔雅,气度非凡。

    独天扭过头,狞笑着看向封凌,“想不到你这样的罪人还有人愿意维护你,不过本王今天就想用你试药。”

    封凌冷淡的抬眸看了他一眼,“你赢不了我。”

    没有嘲讽,没有冷傲,就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像是在说太阳从东边升起一样在叙述一个事实。

    独天脸色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气的胃疼。这语气太理所当然了,简直是在骂他废物,即使封凌带伤他也赢不了!

    “你还真自信呢。”单猛忽然冷冷的开口,“本王也想向你讨教一下,不过看你样子,伤的不轻,这么打没意思。”

    独天恼怒的回头,“单猛,你什么意思?讲君子风度?本王现在动手就是不要脸了?”

    “本王不是君子,我只想揍他一顿出气,要是他不能反抗还有什么意思?”单猛理所当然的俯视封凌,虎目中满是不屑,“这次的圣寿节不是要办狩猎大会吗?那时候他的伤也该好了,可以在狩猎场上比一下。”

    萧绝撇撇嘴,笑着恭维道:“这有什么好比的?他怎么可能比得过您,只能负责维护秩序,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

    “哦,是吗?曾经全天下都不放在眼里的黑龙一族已经沦落到做人走狗了吗?”明媚娇滴滴的耻笑道。

    全场顿时爆发出一阵讽刺的哄笑,无数的笑声像鞭子一样甩了过来,抽在人的心上。

    容绒默默的握着了封凌的手,清楚的感觉到面无表情的封凌捏紧了她的手,手掌传来一阵疼痛,让她心里生出淡淡的心疼。

    “没有资格?那狩猎大会后在斗兽场一战也行。”单猛不容置疑的说,根本没有给封凌拒绝的机会。

    独天眼珠转了转,也露出了狰狞的笑意,“圣皇城的斗兽场,本王也好久没去玩了。我记得上斗兽场必须要赌注吧?封凌,本王也和你在斗兽场一战,赌你的神魂之药。”

    单猛无所谓的道:“那本王就要你黑龙族的修炼秘籍。”

    封凌眼底的冰霜瞬间化作冰刃刺向两人,漆黑的眸子里是将天下化为灰烬的怒火,令人从心底里战栗。

    单猛和独天对上这样的目光都不由一愣,竟然从心里生出一种恐惧的感觉。

    恐惧?他们可是天下最大的两个妖族的王,居然会害怕一个被踩着脚下,已经彻底灭绝,不可能翻身的黑龙?笑话!

    两人将这种荒唐的感觉抛之脑后,丢下封凌,在萧绝的开路下趾高气扬的走进了城中,前往皇宫下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