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00章西门婉示威
    封凌已经恢复了冷静,拉起容绒的手,“刚才我太用力了,捏疼你了?”

    容绒摇摇头,“不疼。”

    封凌轻轻捂住容绒发红的小手,“独天心胸狭隘,向来睚眦必报,以后不要随便去惹他。”

    “我知道,但我不想你动手。”容绒嘟起嘴。独天的挑衅封凌也许根本没当一回事,但是动起手来肯定又要受伤,养了这么些天还没有养好,容绒可不想封凌再伤上加伤。

    封凌深邃的眸底暗芒浮动,沉默了一会,松开了容绒的手,“走吧,我送你去楼外楼。”

    “恩?去楼外楼做什么?”

    “最近是多事之秋,你在封府也呆的够久了,楼外楼安全。”

    “……”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一点,让我毫无准备啊。容绒幽怨的瞪着封凌,“难不成你去皇宫的时候,萧天权让你把你把我赶出去了?”

    封凌面无表情,一副没有商量的表情。萧天权没这么说,不过就是这个意思,呆在封府,他始终会将你当做有威胁的一员。

    容绒见这次不太好蒙混过去,就开始找借口,“可是火火还在封府中,现在还没脱离危险呢,你至少要等我把她治好了再离开吧?”

    “可以连人带行李一起打包送去楼外楼,我保证她不会有事。”

    “可是云危很担心火火的,要是把火火带走,云危……”

    “那就把云危也一起扔去楼外楼,等容火火好了再回来。”

    “……”容绒咬牙,“我还没帮你治好伤,我不走。”

    “你在楼外楼也可以帮我治伤,我会去找你。”

    才怪!我去了楼外楼,你没事绝对不会去找我。容绒眼珠子幽幽的转了几圈,抱住封凌的腰,“你说的对,去了楼外楼也可以帮你治伤,只是现在全中州的男人都想杀我,不知道师父有没有空保护我?”

    封凌的脸黑了,他怎么就忘了西门婉发布的悬赏追杀?果然还是把那个女人干掉比较好吧。

    “师父痴迷炼药,没那么多功夫和我在一起,而且圣寿节后,他就要离开了,放我一个人在楼外楼。不过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容绒笑眯眯的望着凌,水润的眸子闪过狡黠的光芒。

    封凌俊美异常的脸庞越发的冷峻,他能放心才有鬼,就算有九里明在,他都不放心。

    “还是……再等等吧,等没有危险了我再送你去楼外楼。”凌无奈的叹口气,还是妥协了。明知道容绒是故意说给他听,还是舍不得她有一点危险。

    容绒开心的拽着封凌回封府了。萧绝忙着接待各族首领,没空来找封凌麻烦,凌自然也不会自己找虐的跑回军营去。

    可惜带着凌回府的喜悦很快就被一个白莲花给打破了,他们刚进院子就碰到了在风中柔弱的飘啊飘的西门婉。

    “凌,容绒姑娘,你们回来了。”西门婉微笑的打招呼。

    容绒没什么好脸色,“你特意等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她在封府这几天就没见过西门婉,封府不大,但是如果不是特意等在这里,想要碰上也没那么容易。

    “自然是有事和凌商量。”西门婉浅笑盈盈的走上前,一双带着清澈笑容的眸子望着封凌,“你不是和陛下说是容绒赖在府上吗?圣皇想抓她你也无所谓,那就让她离开封府吧。”

    容绒扬眉,想赶她走?凌都答应让她留下了,除非萧天权亲自动手,否则她绝对不走。

    西门婉冷眼扫过她,依旧微笑着对封凌道:“你赶她走,我就撤销追杀令。”

    她清雅淡然的笑容中透着趾高气扬的冷傲,语气充满了施舍的味道,完全颠覆了她以往的柔弱形象。

    容绒惊呆了,是撕破脸了所以懒得再装了吗?直接从小白花升级到女王范,她居然觉得比以前顺眼多了!

    凌眸光一暗,眼中杀意腾起,“比起等你撤销追杀令,我更想直接杀了你,永绝后患。”

    “是吗?”西门婉娇柔的大笑,唇角绽放出傲然的笑容,“你杀不了我,我在封府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保护?你要是真的对她好,就该离她远一点,你这种人注定是孤独终老,不得好死。”

    “喂,说话客气点,什么孤独终老?没看见有本姑娘陪着他吗?该走的是你吧。”容绒讨厌她理所当然的语气。

    “让我走?你真是太天真了,你根本不知道封府的水有多深。”西门婉不屑的瞥过她,看向封凌,“凌,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她离开封府,娶我,我可以多给你一瓶神魂之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容绒差点一个踉跄摔倒,西门婉居然要封凌娶她?看她那样子根本看不起封凌,为什么还要搭上自己一辈子死皮赖脸的嫁给他?脑子坏掉了?

    封凌身上凛冽的杀气越发浓烈,闪电般的掐住西门婉的脖子,“你以为有萧天权的保护我就拿你没办法?拼死杀了你,你以为有多难?”

    “你……”西门婉脸色涨得通红,像一条死鱼一般在封凌手中挣扎。这一刻她真的感觉到了死亡,封凌身上恐怖的威压仿佛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攥紧了她,让她连挣脱的机会都没有。

    不远处两道黑影迅速的飞射而来,直扑封凌,想要将西门婉救下来。

    凌连眼皮也没抬一下,在黑影到来之前就将西门婉丢垃圾一般的丢了出去。西门婉摔在地上拼命的咳嗽,整张脸都爆出了紫色的青筋,看上去格外的吓人,好半天才缓过来。

    “封凌,你好得很!”她吃力的爬起来,眼里几乎要喷火,“三个月内,你必须娶我!”

    容绒已经彻底无语了,都快被封凌掐死了,居然还坚持要嫁给他?她就不怕嫁给封凌的当晚就被弄死吗?

    她拽着封凌就走,“我们走吧,别和蛇精病说话。”

    “蛇精病是什么病?”封凌不解的跟着她走进屋子。

    容绒翻了个白眼,“就是她这样的,嫌自己死不够快,还加个期限的。话说你到底是对人家做了什么了,为什么她死都要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