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12章你确定是在和我说话?
    “不觉得。”容绒随手挥掉头上的花瓣,转身就走掉了。

    萧玉枫嘴角直抽抽,居然失败了!他的美男计居然又失败了!为什么?女孩子不是应该喜欢玩浪漫的吗?他对别的女孩子用的时候,人家都会激动的倒进他怀里的,为什么对容绒没用?

    如果容绒听见他的腹诽肯定会告诉他。亲,玩浪漫也要看人选的,对着你的脸我浪漫不起来……

    容绒来到开满粉色花朵的树下,这些看似桃花的花朵并不是真的花朵,这些树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的桃树,而是货真价实的三元树。

    每当三元树结果的时候,为了保护好果实,三元树会幻化成其他普通的树木,这朵朵桃花不过都是以灵力幻化出来的障眼法,瞒不过容绒的神识。

    容绒抬手一掌轰出,翻涌的灵力狂风一般扫过树林,整片的三元树顿时现出了原形,浪漫纷飞的桃花林眨眼成了一片毫无色彩的灰色树林,灰白的树叶中藏着上百个白嫩嫩的果实,一个个都有婴儿拳头那么大。

    萧玉枫愕然,“这大的三元果?我见过的三元果都只有枣子那么大。”

    “我也是第一次见,千年的三元果就应该有这么大个头。”容绒眨巴着水眸,眼里充满的了兴奋的光芒。

    这么大片的三元果树,加起来至少上万的果子,她这趟总算是没白来啊!

    容绒伸出手,摘下一颗三元果,刚拿到手,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在神识中蔓延开来,神识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危险。

    “容绒,小心!”萧玉枫大喝一声,桃花扇瞬间展开,刺目的雷光剧烈的爆开,和激射而来的冷芒碰撞在一起,一种山洪暴发般的巨力冲天而起。

    容绒在狂暴的气浪冲击中身形暴退,险些被掀翻出去。

    刺目的光芒中,几个模糊的人影飞跃而来,现出身形。独牙、明寒、司徒倩、东方易、萧玉衡全部都到了,除此之外还有十来个同样参加狩猎大会的年轻人。

    没给萧玉枫反应的时间,雷光散开的瞬间,东方易的幽影掌就到。

    “混账,以多欺少啊!”萧玉枫愤愤的吼着,手上的桃花扇却犀利无比,以一敌五,丝毫不落于下风。

    司徒倩一脸怨恨的看着萧玉枫,“谁让枫哥哥非要护着那个女人?枫哥哥答应不帮她,我们立刻收手。”

    “那你还是继续上吧,反正你们不收手我也会打的你们收手!”萧玉枫傲气的冷笑,桃花扇霸道的劈下,雷火降世!

    方圆百米之内瞬间被一片湛蓝的雷光淹没,势不可挡的雷火翻腾着迅速向外扩散,毁灭的气息横扫一切,所过之处,一片焦黑。

    “哎呀!我的三元果……”容绒焦急的扑过去收取三元果。

    萧玉衡忽然拦在她的身前,嘲讽的斜睨了她一眼,“连命都要没了,还想要三元果?”

    容绒扬眉,“你确定是在和我说话?”

    “不然还有谁?本公主今天就是来送你归西的!”萧玉衡冷笑。

    容绒挑眉,翻手紫心剑在手,一剑刺出,仿佛将空间刺破的冷意扩散而出,周围的空气都在这一刻陡然凝结成霜。

    剑风未到,冰冷的寒意已经刺入骨髓,几乎将人的血液都冻结成冰。

    萧玉衡高高在上的笑容霎时僵在脸上,只觉得仿佛在一瞬间动弹不得,闪着杀意的锋芒直逼而来,她的身体却仿佛失去了直觉,被冻成了一个雪人,只能等着死亡的寒意刺入她的咽喉。

    一滴冷汗从额前滑落,萧玉衡难以置信的咽了一口吐沫,为什么会这样?她居然会害怕!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剑她为什么会害怕?在擂台输了一次不过是容绒取巧,她不相信自己还会再输。

    她疯狂调动体内的灵力,浑身的火焰爆炸似的冲出,巨大的火莲轰然绽放,向着容绒的剑锋压下。

    容绒毫不退缩的一剑上挑,冰与火剧烈的碰撞,火莲在溃散中狂暴的压下。容绒一个闪身,错开喷涌而出的火焰,一道幽影天火悄无声息的弹出,在萧玉衡身上燃烧起来。

    “啊!”萧玉衡惨叫连连,几乎要在地上打滚,火莲也在溃散成点点火焰洒落大地。

    容绒趁机冲到了三元树下。

    啪——

    一道火光从容绒眼前闪过,闪电般的落向她的胸口,滚烫的热度让容绒感觉到一种仿佛泡在岩浆中的感觉,烫的发痛!

    容绒想躲,可惜还是太慢了,胸前留下了一道泛着焦黑的血痕。

    东方易丢下萧玉枫来到了容绒面前,手里一条通体仿佛火蛇一样的长鞭,恐怖的温度完全压制了容绒的紫心剑,天阶极品灵器!

    火红的光芒映照在东方易身上,将他那张温润如玉的俊脸映出了几分狰狞,反差的形象反而显得特别的阴森诡异。

    “你用鞭子?一个大男人用鞭子?”容绒有些嫌弃的瞧着东方易的鞭子。不是说男人就不能用鞭子,但东方易手上这条火鞭很细,很灵巧,感觉不像是男子用的。

    东方易脸色微黑,淡然道:“这条火云鞭乃是武宗的长老亲手打造的,一鞭就能让一个聚灵期残废。上次在擂台输给你,那是我没尽全力,这次你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东方易,你敢给我动手!”萧玉枫怒吼着甩开独牙,就要冲过来,明寒抬手一道厚实的冰墙堵住了他的去路,十来个人一起上,萧玉枫别说脱身,能勉强应付就算不错了。

    “呵,别指望大皇子来救你了,今天没人能救得了你。”东方易甩手又是一鞭子,燃烧着炙热火焰的长鞭真的就如一条凶残的火蛇灵活的缠上来,一旦被盯上,就避无可避。

    容绒凤舞闪动,滑过残影,抬手龙吟神火炉狠狠的砸在火云鞭上,脚踝上却依旧被抽了一下。

    她算是见识到火云鞭的恐怖了,伤过的地方残留着火焰,不断向里灼伤,就连九凤珠不停的用生机治疗居然只能刚好持平,仅仅不让伤势恶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