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15章毛毛守洞
    容绒脸色惨白的摸摸毛毛,“难不成我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老爹封印给她的灵力好不容易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结果她最后还是伤重不治?这死的也太冤了吧?她还答应封凌要陪他的,要是她死了,封凌就太可怜了,没有人在乎他。

    她看了一下九凤珠里的东西,她现在的情况没办法大量的吸收灵石,而每块灵石中蕴含的灵力又太少,凝聚魂力自然会很慢。

    她必须吸收蕴含大量灵力的药材,一株就能让她补充大量的灵力。

    容绒在九凤珠里杂七杂八的药材中找了半天,最后拿出了一颗三元果。

    三元果本来就是增强灵魂的良药,千年的三元果所含的灵力更是比灵石要多上十几倍。只不过,这样强大药效,容绒不知道她现在能不能承受的了。

    “呜呜……”毛毛趴在她身边,瞅着容绒手上的三元果。

    “你觉得我可以?”

    “呜呜。”

    “好吧,试试吧。反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容绒几口吞掉了一颗三元果,大量的灵力汹涌而来,仿佛烧伤了她的身体。

    有用!容绒立刻拿出更多的三元果,直接吸收灵力。

    三元果比灵石还要好吸收,一会功夫,上百颗三元果都被容绒吸收干净,连残渣都没有留下。

    她残破的魂海也渐渐的恢复如初,九凤珠也终于有了动静,腾起了苏醒的火焰,微微颤动着,似乎需要更多的三元果,一股脑的将三元果丢了出来。

    容绒望着堆积如山的三元果,只能努力的继续吸收,一百、两百……九凤珠似乎是嫌弃容绒吸收的太慢了,开始主动吸收,容绒刚碰到三元果,就化成了灰烬。

    一眨眼,上千枚的三元果被吸收,大量的灵力流入灵湖中,却迟迟没有凝聚成魂力,九凤珠也依旧没有流出生机为容绒治疗。倒是容绒的魂海越发的浑厚,甚至还扩大了,足足加深了三层。

    容绒欲哭无泪的躺在地上,她只是想要疗伤而已,为什么吸收了三元果之后却给她提升魂海?

    不是说灵魂增长不好,只是现在再不给她疗伤,她就要挂掉了!

    九凤珠却没有理睬容绒悲催的心情,疯狂的运转,上万枚的三元果被一口气吸收了个干净,容绒采摘来的所有三元果一个也不剩了。

    九凤珠终于满足了,放射出耀眼的火光,汲取了好几棵天星木的生机,开始为容绒疗伤。

    大量的生机流遍全身,容绒破碎的身躯就像是干裂到极点的土地被甘霖滋润过,迅速的恢复了生机。被火云鞭打伤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断裂的双腿也痊愈了。

    容绒松了口气,可没等高兴完,上万枚三元果堆积的灵力爆发了出来,开始凝聚魂力了。

    容绒吓了一跳,这样凝聚魂力事在太粗暴了,灵湖中的灵力疯狂涌出,三十三道魂力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凝结了出来,容绒有种灵力完全跟不上的感觉,连封印的灵力都开始蠢蠢欲动,似乎要被抽走。

    果然,三元果吃多了,后果还是挺严重的,爆发出的药力无法阻止,她浑身的灵力抽干了也不够支撑魂力继续凝聚。她只能拿出灵石来补充灵力。

    既然停不下来,容绒决定顺势而为,趁着现在修炼杀决。

    数千万的灵石堆积在山洞中,浓郁的灵力逸散出来,充斥在整个山洞之中,掩盖山洞的藤蔓都因为充沛的灵力开始加速生长。

    飘散出山洞的灵力越飘越远,附近的鸟兽虫蚁全都渐渐聚拢过来。

    在峡谷中寻找容绒下落的鬼刹卫自然也注意到了异常的情况,五个鬼刹卫立即集结,顺着灵力的源头找了过来。

    毛毛守在洞口,驱赶着所有的想要进来的动物,远远的就看到几个鬼刹卫过来了,焦急的看向容绒。

    容绒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如山一样堆积在洞中的灵石从上端开始化为碎末。

    整整一亿灵石,全部化为了魂力,足足凝聚了一百道魂力!

    “她果然在这里!”这时,鬼刹卫到了。看见靠在洞壁旁一动不动的容绒,二话不说,扬起长刀就砍过去。

    “呜呜!”毛毛一跃而出,数以万计的绒毛缠绕在刀柄上,狠狠的甩了回去。

    鬼刹卫冷冷的看了一眼,“原来是一只雪兽。”

    “哼,不过是一只还没成年的幼崽,才灵境大成的实力,别管他。”鬼刹卫一掌拍开毛毛,走向容绒。

    毛毛被拍到一旁,翻身一滚,再次跳了回来,浑身的绒毛如同一张巨大的网撑开在容绒前方,密密麻麻的绒毛一层又一层将容绒护在后方,无数的绒毛狠狠的击向五人。

    “找死!”鬼刹卫不耐烦随手一刀,摧枯拉朽的刀锋横扫而来,将毛毛的触手一股脑的斩断,大网也切得七零八落。

    毛毛叫了两声,死撑着不走,绒毛断裂的瞬间爆发,密密麻麻的白色大网再次撑开。

    鬼刹卫众人眼神冷了下来,一刀劈出,狂风大作,仿佛猛虎咆哮,山洪动荡,直冲而下,毛毛小小的身体几乎被压扁,所有的绒毛齐刷刷的断裂,血肉模糊的瘫在地上。

    厚厚的绒毛却在断裂之后不断的补上,不露缝隙。

    另一人抬手又是一刀,毛毛瘫软在地上,仿佛一瘫血红的泥,染得鲜红的绒毛还在不断的编制着巨网,被绞碎的网子已经残破的千疮百孔,他还在不死心的填补。

    领头的人不悦的撇了他们一眼,“你们在做什么?一只小雪兽居然这么久都没有解决?”

    几人低下头,默然无语。

    “废物!”领头的鬼刹卫上前一掌拍出,毛毛的整张大网就像是纸糊的一样,顷刻间被撕破,连同毛毛一起被狠狠的拍在地上碾碎。

    掌风丝毫不收的击向容绒,一团血红的小球扑在容绒的身上,断掉的绒毛早已经无法再长出来了,但毛毛毫不犹豫的跳出来了,死死的黏在容绒的身上,挡着鬼刹卫的掌风。

    “见鬼!怎么还没死?”领头的鬼刹卫怒了,抽出身旁同伴的长刀,对着容绒当头劈了下去。刀锋呼啸着划过火光,盛气凌人,狂暴的撕裂整个山洞,直直落下。

    既然想挡,就一起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