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17章再遇炼心香
    散开的鬼刹卫们不由自主的又聚集到了东方昊的身边,这一次他们彻底不说话了。

    东方昊宽大的衣袖下,双拳攥得紧紧的,刚才那一瞬真的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灵魂攻击,居然是灵魂攻击!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灵魂攻击。不是说容绒的凤族吗?怎么会灵魂攻击?难道说她真的骗了所有人,她其实是兔族!

    “这种攻击……真是太恐怖了。”受伤的两个鬼刹卫阴沉的出声,声音还微微有些发颤。他们实力比容绒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可是容绒不用接近他们就能悄无声息的暗杀他们。

    甚至就算容绒接近了他们,他们都难以察觉。

    “现在没有破除她隐身的办法。”东方昊眼神阴沉如水,唯一能发现隐身的法宝百里海被萧玉衡给带走了。

    她传送逃命的时候,居然连同百里海一起带出了天武之林,东方昊从来没有这么嫌弃过这个未来的弟妹,这么重要的东西不知道留下,蠢到家了!

    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把这样东西留给萧玉衡的?

    “所以,只能聚集在一起吗?”鬼刹卫面具下的神色都不太好,一群灵境巅峰和地境强者,居然被一个灵境给吓得不得不联手防御,还有比这更离谱的吗?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将是他们鬼刹卫的耻辱。

    “不。”东方昊摇摇头,眼里寒光阴冷,“我有更好的办法,她是妖族,是妖族就抵抗不了炼心香。”

    ……

    天武之林的中心,封凌漠然的和一群天圣军一起跟在萧天权周围。

    十天的狩猎大会,萧天权和各族的王当然不会什么都不做,傻等在营地里,他们也闲的没事进了天武之林狩猎。不像那些年轻的人只能在天武之林外围活动,他们直接进入了天武之林最深处,猎杀的都是天境级别的恐怖凶兽。

    这是一次无形的较量,看似随意的打猎,也是互相试探和震慑对手的手段。

    因此,这几天萧天权一直都在和单猛、司空暗中较量。

    负责保护萧天权安危的萧绝和司徒辛都很紧张,让封凌去布置保护的队伍。

    封凌一直没找到空闲,不过现在萧天权猎到了一只巨型灰熊,把萧绝叫去收拾猎物了,他抽空拿出了传音玉简联系容绒。

    十天时间看似很长,但在天武之林中狩猎,十天时间真的很短,要是不勤奋一点,想拿到第一根本是做梦。毕竟,天武之林中的猎物多不胜数,真要猎杀起来,估计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容绒这六天时间没有联系他,他一点也不奇怪。在狩猎大会开始时,他就看出来容绒想要第一。

    但是他想她了,很想听她说说话,想听她说她现在很安全,大会开始之前西门婉的举动总是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传音一句话,应该不会浪费多少时间吧?封凌悄悄的传音过去,可是容绒却迟迟没有回应。

    他又试了两次,还是没有回应。封凌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封凌,你在做什么?居然走神?陛下已经往前走了,还不快跟上。”萧绝在不远处不悦的喊道。

    封凌看了一眼已经离开的萧天权,扭头就走。

    萧绝一愣,勃然大怒的追上去,“你要去哪里?给我回来。我让你来是保护陛下的,你居然敢给我擅自行动,你……”

    碰——

    封凌甩手将萧绝摔在地上,一股毁灭的力量穿透萧绝的身体。萧绝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一般,一口血吐出来,险些爬不起来。

    “你……”萧绝震惊的抬起头,只看到封凌瞥过他的冰冷目光,那冰冷的眼神,仿佛一把尖刀一样,刺穿他的心脏,让他有一种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的感觉。

    萧绝不由的打了个哆嗦,他从来没有这样清醒的认识到,封凌听他的命令,只不过是因为他愿意,一旦他不愿意了,所谓的命令不过是个笑话。

    “混账!你给我等着!”萧绝恼羞成怒的看着封凌消失的背影,恨恨的怒骂。

    凌并不知道容绒在哪里,不过容绒说过她需要三元果,而他恰好知道天武之林外围仅仅只有两处三元树林。

    而在三元树林附近的悬崖下,被封锁的地域中,东方昊再次将封锁的区域缩小,而后燃起了炼心香。

    8品炼心香,价值连城的灵药,东方昊却非常奢侈的拿来熏烧整片灌木林。

    想让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全部弥漫炼心香的香气,需要的炼心香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但东方昊却是一点也不可惜,能看到容绒的真面目,花再多的炼心香也值得。

    如果可以确定容绒就是兔族,那绝对是大功一件。

    容绒脸色发白的躲藏在林中,神识释放出去,悄悄的盯着东方昊。

    东方昊还是有些本事的,将区域封锁的相当严密,除非她能把这些人全部干掉,否则想要逃出去那是做梦。

    容绒当然不可能把他们都干掉,她的杀之决才刚修炼成功,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连续使用已经让她的灵魂十分疲惫,再使用下去她估计会陷入昏迷之中。

    所以她只能先躲着,躲到狩猎大会结束,她就有机会了,封凌和师父肯定都会来找她。

    只不过距离大会结束还有四天。四天时间,听起来就很漫长啊,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躲得过去啊。容绒忧郁的摸出一些点心啃了起来。

    她刚啃了几口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远处的东方昊忽然发神经的点起了香。

    这种时候烧香做什么?难不成他忽然觉得烧香拜佛可以找到我?不对,那好像不是普通的香,好像是炼心香啊!

    东方昊居然想要在整片林子里燃起炼心香?这要多少炼心香才够啊?这是疯了吧!

    她撒腿就跑,离炼心香远远的。这种8品灵药的效果她可是见识过了,她可不想再试一次,上次要不是封凌救了她,她已经成了废人了。

    她只能跑,跑的越远越好,不受药效影响。

    可是东方昊真的是铁了心的要用炼心香逼出她的原型,无色无味的炼心香很快飘散过来,躲都躲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