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24章只是想打你一顿
    “你们做什么?这里是圣皇城,你们竟然强闯府邸!不怕地圣军来抓人吗?”子虚恼怒的威胁对方。

    封府被强闯的次数实在太多了,次次动武太累了,子虚后来也学会了像子参那样威胁别人。虽然他也不喜欢地圣军,但有时候用地圣军来警告别人还是有用的。

    但是这次强闯进来的显然不是普通的小混混。

    “地圣军也管不了赌约,约定好的事,封凌难不成想赖账?”对面五大三粗的大汉粗声粗气的吼道。其余众人跟着起哄,“就是,封凌要是不敢出来,也可以直接认输,把东西交出来。”

    “什么赌约?”

    “狩猎大会之前,封凌答应和我们虎王,要在斗兽场一决高下,还不快点出来跟我们去斗兽场。”大汉仰着头,趾高气扬的道。

    另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子也龇牙咧嘴的瞪眼,“没错,他还和我们蛇王也约定了,我都亲自上门来请了,他怎么还不出来?”

    “对,快点出来。”“出来!”“我看他是怕了,想做缩头乌龟。”“缩头乌龟,出来!”

    “去他丫的赌约!他们说比试的时候,根本就没问过我家公子。”子虚恼怒道。

    “切,居然不承认。封凌哪里是什么黑龙,是条黑虫吧?怕的不敢出来了。”

    “胡说,我家公子才不是怕了你们,他现在还重伤在身,你们找他比试,根本就是乘人之危。”

    “什么乘人之危,我们只知道说好的圣寿节以后,那就是现在。要是封凌不敢比,就将赌注交出来吧。”虎族众人咄咄逼人。

    蛇族干脆开始砸院子,往屋子里冲了。

    “都给我住手。”这时,虎王一声咆哮,出现在了府门前,震的众人头晕眼花。

    “虎王,你的族人都是这样无赖吗?”子虚破口大骂。

    单猛虎目微冷,“我的族人如何,轮不到你来管。封凌呢,叫他出来。”

    “我家公子受伤了,你要想比,就把时间推迟。”

    “不行,本王已经等了他十天,不想再等了。”单猛霸道的拒绝。

    “你……”子虚气急败坏的想打人,封凌淡然的声音忽然传了出来,“子虚,进来。”

    子虚转身进了屋中。封凌坐在床边,缓缓的站起身,抬手聚起灵力。

    灵力刚聚起就消散了,凌脸色越发苍白,身形不稳。

    “公子!”子虚慌忙上前扶住他。凌靠回床边,无力的道:“去把神魂之药和那块破旧的玉简给他们。”

    “神魂之药?!公子,那是你最重要的疗伤药,要是没了,下次病发岂不是会疼上一个月?还有那块玉简,那不是你哥哥传给你的功法吗?就这么交出去……”子虚一副要哭的模样,肉疼的要死。

    封凌默然,不交出去又能怎么样?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神魂之药没了,他还可以用别的办法撑过来。这次伤成这样,他的灵魂居然没有病发,他自己都觉得吃惊,应该是容绒给他的这块玉佩起了效果。

    至于黑龙族的功法,单猛拿去了也修炼不了,黑龙族和兔族很相似,几乎所有的功法都是要用本源之力来使用的。

    只不过……那是他大哥留给他唯一的东西了。

    子虚万分不愿,挣扎了半天才将两样东西送出去。

    “我家公子认输了,你们要的赌注可以给你们。”子虚恨恨的说,那表情恨不得扑到单猛和独天身上要下一块肉来。

    独天阴森的冷笑,“这么简单就认输了?真是太没意思了。”

    单猛看了一眼子虚手上的东西,忽然一掌甩在子虚身上,将他掀翻在地,一步一步的走向屋子,“封凌,本王不接受认输,立刻滚出来,和我去斗兽场。”

    “你、你混蛋!我家公子已经认输了,你还想怎么样!”子虚捂着胸口,爬起来拼命追上去。

    单猛一脚踹破房门,来到封凌面前。

    凌坐在床边,平静的看向单猛,“你想做什么?”

    “本王说过,只是想要揍你一顿。当年虎族为了打退魔族,几乎拼的半残,我的父母叔伯全部死在那场大战中。要不是你们黑龙族,根本不会这么惨!”单猛阴森森的盯着封凌,像是在盯着一个垂死的猎物,眼里充满了嗜血的仇恨。

    凌眼里蒙上了一层冰冷的寒霜,“那就比吧,一个时辰之内,我会到斗兽场。”

    “很好,本王等你。”单猛扭头走了出去。

    子虚冲了进来,扑在封凌的面前,“公子,你答应了?你怎么能答应!你这个样子怎么和他们打?他们根本就是想羞辱你,他们怎么能这样?他们为什么要这样逼你?你做错了什么?”

    “子虚,把生机丹拿来给我。”凌打断了子虚的话。

    子虚像个小男孩一般抽抽鼻子,“生机丹……有用吗?”

    “有用。”至少能让他有力气站起来,前往斗兽场。

    ……

    出了圣皇城之后,宝车一路向北,极快的朝着北州雪原的方向而去。

    容绒在几个时辰之后终于醒过来了,一醒来就发现她居然被绑起来了,心里顿时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

    “不好意思,容绒。为了防止你逃跑,只能让你委屈一下了。”子参坐在她的对面,非常温和的道歉。

    容绒深吸一口气,将骂人的话给咽了回去,“我能问问这是要去哪吗?”

    “凤族。”

    “凤族?凤族在哪里?”容绒愕然,“我从出生就没有回去过,你确定把我送回去是正确的?”

    “没回去过正好回去看看嘛,公子的决定一定是正确的。”子参非常好脾气的微笑。

    “正确个……”容绒险些骂脏话,好不容易咽了回去,她冲着子参优雅的微笑,“子参大哥,就算你要送我回去,也用不着绑着我吧?我保证我不会逃跑,你放开我吧。”

    子参一脸愧疚,“绑着你确实会让你不舒服,不过还是绑着比较放心,你再忍忍吧。”

    “……”容绒一头黑线,见子参油盐不进,冲着外面大喊道:“救命啊!非礼啊!有人非礼啊!有大色狼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