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26章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两人满身的戾气,杀气腾腾的闯进来,不知道还以为待会是他们要上场比试。

    “看来东方将军也想上去和封凌比试一番。”司双端庄的立在蝶王的身边,嘴边含着笑意,“可是我怕你们没机会让封凌上场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东方开阳冷哼一声,“封凌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上不上场就由不得他了。杀子之仇老夫一定要报!”

    众人一起走进了贵宾包间,包间中萧玉衡和萧玉枫居然已经在那里了,来的比众人都早。

    虎王单猛和蛇王独天也悠闲的坐在那里,并没有做什么比试前的准备。

    东方开阳瞧着他们,“两位可真是好雅兴,比武就要开始了,还在这里喝茶。”

    “呵,对付那个家伙还需要准备什么吗?他现在连灵力都不一定聚的出来。”独天毫无乘人之危的感觉,语气里满是轻蔑。

    对于这种有些无耻的作为,放在封凌身上,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好,更不会有人会去为封凌打抱不平。

    虎王倒是有些沉默,如果不是他准备尽早的启程回赤林,他是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和封凌比试的。既然是比试,对手自然还是有点反抗之力比较好,这次只能算封凌倒霉。

    台下,斗兽场的老板已经满脸堆笑的上场,为众人隆重的介绍这次比试的规则和赌注。不得不说他很会调动众人的情绪,高喊出虎王单猛和蛇王独天的名字时,场内爆发出几乎要掀掉会场屋顶的欢呼。

    容绒到达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有些疯狂的场景,对这个世界崇拜强者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望着贵宾包间中出现的萧玉衡、东方开阳、明媚、司空……等等一堆该来的和不该来的人物,容绒默默的拿出了传音玉简,“师父,你现在有没有空啊?”

    “容绒啊?你师父我正炼制你给的洗髓丹呢。这丹药真是好啊,老夫还是头一次见到对封王级还有效果的洗髓丹呢!”玉简里传来九里明兴奋的笑声。

    容绒柳眉一挑,“你已经炼制出来了?那正好,一起带过来吧,有生意上门了。”

    “什么生意?”

    “为你徒儿站台撑腰啊。徒儿赢了,会给你赢来不少好东西呢。最重要的是,我赢了你才有脸面啊。”容绒忽悠道,她敢说痴迷炼药的九里明从拿到药方开始就一直呆在炼药室,压根不知道斗兽场赌斗的事。

    果然,只听到要为徒儿撑腰,九里明立马就答应了,带着洗髓丹赶往斗兽场,却忘记问容绒为什么会突然跑去斗兽场赌斗。

    台上,斗兽场老板等着众人喧闹完毕,才乐呵呵的指着台边的封凌,“那么我们的比试现在开始,你,快点上来吧。”

    那漫不经心的语气和神态就像在对着一个沙包说话。

    封凌深邃的眸中冷意翻涌,冰冷的视线看过去,深不可测的寒意仿佛将人的灵魂都给冻僵,视线相交的一刹那,老板心里咯噔一下,一股深深的恐惧感弥漫开来,让他整个人僵硬的说不出话来。

    封凌收回目光,漠然的站起身,一袭黑袍傲立天地之间,一身孤冷睥睨天下,即便落魄也不见卑微,即使虚弱至极,他也依旧是强者。

    肆意怒骂嘲讽的众人在这一刻忽然安静了,望着淡漠的站立在他们中央的封凌。强大的气场不容侵犯,高贵的威仪不容挑衅,他们竟然有一种被迫仰望的错觉。

    明明是该被万人唾骂的人物,为什么此时却像被众星拱月的王者?为什么他们想要咒骂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众人不自觉的向后退,仿佛在为他恭敬的敞开一条路。

    贵宾包间的众人见到这一幕,不由的神色各异。

    萧玉衡轻蔑的冷哼一声,“居然被一个无耻之徒吓怕了,皇城的人实在无用。”

    萧玉枫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这个妹妹的原因啊,说话不过脑子,一句话把整个圣皇城的人都给骂进去了,要不是公主,早被人打死了吧?

    “我倒是觉得这是强者的气魄。”司空淡淡道。

    萧玉枫笑着转着手里的扇子,“可惜啊,这个强者的人品不大好,所以再强也没用。”

    “大皇子说的对,不能让他如此嚣张。”独天眼里泛起厉色,纵身一跃来到擂台之上,“封凌,本王在此,上来吧。”

    被封凌镇住的众人回过神来,赶紧为独天呐喊助威,斗兽场在此恢复了震耳欲聋的喧闹。

    子虚在一旁苦兮兮的拽着封凌,“公子,别去,别去……”

    封凌淡然的看着子虚,“子虚,你放开我。”

    “我不放,你现在连我都挣脱不掉了,还上去比试什么呀。”

    “你觉得我能躲过去?”

    “反正公子你别上去就行了。”云危和子参冲到他身边,指着台上的独天叫骂:“独天,你堂堂一族之王,趁着我家公子受伤找他比试,你还要脸不要脸?”

    “呵,他受伤关我什么事?既然是定好的赌斗,他就算只剩一口气,也得给我上来。本王不接受认输,立刻给我上来。”独天一脚踏在角斗场中,身形闪电般的直扑封凌。

    云危立刻拦在封凌身前,浑身灵力翻涌,迎面和独天对了一掌,顺势冲进角斗场。

    “独天,想和我家公子比试,先过我这关!”

    独天嘲讽的冷笑,“就你,还想救他?”

    抬手一挥,大片绿色的毒雾瞬间蔓延整个擂台,只听一声剧烈的激撞声响起,大片的毒雾仿佛凝成实质,重重的砸在云卫生室,横扫而出,连同护在封凌身前的子参和子虚一起打翻在地。

    三人吐出黑色的鲜血,全都受了毒伤,全场响起了惊叹的欢呼。

    “独天,你个王八蛋!”云危忍不住怒骂,忽然感觉浑身凉飕飕的,一抬头,封凌凛冽的目光像刀子一样恼怒的扫过他和子参,“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两人立马像碰到猫的老鼠一样,缩着脖子,“公子,我们、我们是为了你好,准备为你英勇牺牲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