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27章赌不起就滚
    封凌差点被他们气笑了,“用不着,一场比试而已,我还没死,你们牺牲什么?”

    不等他们再阻拦,封凌走进了角斗场。云危他们回来了,容绒肯定也来了,他不想让容绒捐精这件事里,还是他尽快解决掉就好。

    独天狰狞的望着冷面寒霜的封凌,“很好,我还以为你不敢上来,只会躲在别人身后呢。”

    他抬起手掌,整条胳膊烦着绿色的毒液,纤细,骨瘦如柴,形似一根绿色的畸形树干,一掌击出,恐怖的蛇毒轰然爆发,杀气四溢,直逼封凌面门。

    碰——

    火光四溅,蛇王抱住胳膊嗷嗷的惨叫一声,恨恨的望着面前抱着龙吟神火炉的容绒。

    他的掌力再厉害,也没办法拍碎一个宝器。大力一掌拍在龙吟神火炉上,险些没把他的胳膊给拍折了。

    “混账东西,这是角斗场,谁让你上来捣乱的?”独天破口大骂。

    容绒施施然的收起龙吟神火炉,“什么叫捣乱?你不是要和封凌赌斗吗?先和我比,比赢了,你才有资格和他比。”

    “哦,你这是想为他出头?”独天讽刺的大笑,“封凌,你打算藏在一个女人身后吗?”

    封凌没理他,看向容绒。容绒没等他开口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闭嘴,你打晕我的事我还找你算账呢。”

    封凌冷淡的摇头,“你和他境界差太多了。”

    “我当然知道,我又没打算直接和他较量。”容绒看向独天,“这里不是斗兽场吗?我们比斗兽。谁能先打败同境界的凶兽,谁就赢。”

    独天不屑甩手,“本王凭什么要和你比?”

    “凭我的赌注。我赌一颗8品洗髓丹,能让封王级强者彻底洗筋伐髓一次。赢了我,你就可以拿到洗髓丹,再和封凌比试。”容绒傲然道。

    观众还没什么,贵宾间里的众人首先震惊了。

    8品洗髓丹?洗去封王级强者身上的杂质?这不可能吧?谁都知道境界越高,灵力越强大,浑浊在其中的杂质就越难洗出。

    封王之后根本就没有机会再洗筋伐髓了,对于他们这些封王强者来说,只能是在封王之前,尽量的让灵力纯净,但再怎么努力效果也不是很大。

    可是容绒现在居然说有8品的洗髓丹可以改变这个情况,他们的表情都扭曲的说不出话来。

    炼药天才,丹方奇才,这样的容绒,太可怕了,如果她想,她可以轻易的培养出大批的强者。

    东方开阳和东方易对视了一眼,他们在这一刻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圣皇宁愿让魔族暴露,也要在狩猎大会上除掉容绒了。

    独天也是惊了一下,“8品的洗髓丹?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随便说说的?”

    “我师父今天刚炼制出来的,你可以问他。”容绒随手一指,指向呆在一间普通包间里的九里明。

    九里明的神色变得十分精彩,为徒弟撑腰竟然又是为了那条黑龙,那黑龙怎么这么讨厌啊?好想把他烤了吃掉!

    “咳咳,丹药确实是有。不过容绒,你真的要赌出去吗?这药很珍稀的。”九里明肉疼的说。

    “师父安心啦,我不会输的。”容绒见他舍不得的模样,赶紧安慰了两句。

    独天眼睛都亮了,“哈哈,大言不惭,本王还会输给你一个小小的灵境不成,本王和你赌。”

    容绒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好,如果你输了,我要蛇美人。”

    独天顿时怒了,“混账,你居然敢觊觎我族的蛇美人!”

    “既然是赌,当然要同样珍贵的赌注,赌不起的话就滚。”容绒面对独天毫不客气,强势至极。

    整个斗兽场的观众都惊呆了,那可是蛇王啊,是封王强者,居然有人敢让他滚!

    贵宾间里,萧玉枫大笑,“小野猫果然霸气啊,连独天都敢骂,哈哈。”

    萧玉衡咬牙切齿,“哼,我看她是不知死活,蛇王怎么可能输给她?她为了那个无耻之徒真是不要命了。”

    萧玉枫顿时垮下脸来,他的小野猫这么霸气的表现都是为了那条人品不好的黑龙,凭什么?不就是因为那条黑龙救过她一次吗?难道她就要以身相许了?

    封凌心底像是掀起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有人这么不遗余力的维护,是这样温暖的感觉吗?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窝在龙巢里,整天缠着两个哥哥玩耍的日子,他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担心,无论出了什么事都有人护着他,那样的感觉好遥远,好模糊……

    封凌心口一痛,一口血吐了出来。

    “凌!”容绒慌忙扶住他。

    九里明拉住他的手腕,气的翻白眼,“伤成这样还敢用生机丹强行压制,你还是跟我来吧,免得容绒好不容易赢了赌斗,你倒是自己把自己给折腾死了。”

    九里明强行拖走了封凌,看的独天一阵火气,“容绒姑娘为了那个罪人还真是不惜下来血本,连九里宗主都拉来了,不知道他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你的维护,你要蛇美人也是为了给他解毒吧?”

    “你就说你赌不赌吧?”容绒没有否认。

    独天狰狞的笑了,“赌,当然赌。我就让你看看封王境界真正的实力。我不但要拿走你的洗髓丹,还要让你亲眼看着我在擂台上怎么把他碾碎成肉泥。”

    容绒衣袖下的拳头默默捏紧,眼底一片森冷。

    比试改成斗兽,比起看蛇王单方面的殴打一个伤者要好看的多,观众们更加的兴致勃勃,赌局又重新开了一盘。

    按照斗兽的规则,每个人要分别干掉三只和自己同等实力的凶兽,比试采用三局两胜制。

    因为要出现封王级别的凶兽,老板又特意将角斗场的防护加固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问独天和容绒,“两位,不知道你们谁先来。”

    “自然是本王先来。本王要教教晚辈,什么叫自不量力,不知道天高地厚。”独天一甩衣袖,进了角斗场。

    场中,一只三层楼高的长牙象出现在场中央,粗大的象腿向前一步,整个斗兽场顿时狠狠的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