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31章东方开阳下杀手
    萧玉衡涨红了脸,怒道:“本公主是这个斗兽场的主人,这场比试不算。”

    “斗兽场的主人?主人就能随便更改结果?你这斗兽场毫无公平可言,还开什么?你以为你是公主就可言为所欲为吗?”容火火针锋相对,毫不客气。

    容绒眸子微敛,看向场中观众,“大家以后还是不要来这个斗兽场了下注了,说不准他们就操控比试结果,骗你们的钱。这次的赌局大家不都输了,既然公主说了不算,大家把钱都要回来吧。”

    “对,把钱还给我们,我们不赌了。”众人蜂拥而上,谁都看出来是独天输了,不趁现在把钱拿回来,之后就拿不回来了。

    萧玉衡看着嫉妒混乱场面,气的七窍生烟,“都给我住手!”

    “好了,玉衡,你不是这个斗兽场的管理者,就不要乱开口。”萧玉枫不满的瞪了萧玉衡一眼,这个斗兽场可是萧家相当赚钱的产业,要是被萧玉衡给毁了,就亏大了。

    他看向蛇王独天,“蛇王前辈,你还打算再和容绒比一次吗?”

    独天脸色铁青的一甩衣袖,“本王还没有那么不知廉耻,我认输。蛇美人,给你。”

    独天当即就丢出了蛇美人,虽然有些肉疼,但是当众毁约,他还丢不起那个脸。

    容绒接过蛇美人,眼睛都发亮了。

    “不过……”独天话锋一转,阴笑着看向虎王,“我输了,也不会再和封凌比试,但是要和他比试的不止我一个,还有虎王。单猛,怎么样,你准备好比试了吗?”

    一直没说话的单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放弃。”

    独天嘴角一抽,“你说什么?”

    “我不比了。”傻子才去和容绒比,连她一击杀死凶兽的手段是什么都不知道,比什么?他可不想像独天一样把脸给丢尽了。

    容绒眨巴一下眼睛,“那就多谢虎王了,你要真想和封凌比试,就找个堂堂正正的机会吧。”

    “本王会的。”单猛很有气度的说。

    “你会,老夫不会!”东方开阳忍不住了,在蛇王认输的时候他就已经暴跳如雷,“你们就这么算了,老夫可不会就这么算了。容绒,既然你代替封凌出战,就和我战一场吧。”

    “你发什么神经!你一个天境想要挑战容绒一个灵境?”九里明立刻将容绒护在身后。

    “哼,老夫不管,今天我一定要为昊儿报仇。既然她护着封凌,就给我去死吧。”东方开阳抬手就是神通幽影掌,巨大的赤色手掌迎面扑来。

    九里明灵力陡然爆发,浩瀚的灵力仿佛巨型盾牌,护着容绒连退了几步。

    独天紧跟着上前一步,幻化出的蛇头一口咬碎了九里明的护盾,逼得他不得不躲闪。

    九里明脸色阴沉,“独天,你做什么?”

    “人家东方开阳要和容绒比试,你还是不要干扰人家了。”

    “就是啊,说不定是一场精彩的比试呢。”明媚也妖娆的笑着,走到九里明的身侧站定,“九里宗主还是别插手了。”

    九里明温和的神色终于愤怒了,“你们两个,一定要和我药宗作对吗?”

    “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当然不想得罪药宗。但是受人之托,公主殿下希望能看到这场精彩的比试,我们可没想得罪您老。”明媚笑的千娇百媚,令人骨头都要酥麻了。

    “你们已经得罪了!”

    独天老好人似的笑道,“怎么会呢?其实容绒这个徒弟你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看中,她是天才,可是太过天才,是成长不起来的。锋芒太露,必定夭折。”

    “你才夭折。”九里明气急败坏,却没办法闯过两人的防守。

    容绒和东方开阳已经一起到了角斗场中央。

    东方开阳犀利的双眼中流露出狰狞的笑意,“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就是个错误,从你走进斗兽场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死定了。老夫会送你下黄泉,替我儿报仇!”

    “呵,你还好意思提东方昊,他怎么死的你心里没数吗?是他先用魔族杀我,才死在了魔族口中,他活该。”容绒反唇相讥,心里也有些郁闷。

    没想到东方开阳会直接动手杀她,上次在天武之林没成功,所以撕破脸了吗?连师父的面子也不给了。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今天你都要死!”东方开阳气势暴涨,漫天的幽影天火冲天而起,宛若一朵朵盛开在空气中的花朵,恐怖的热度灼烧着整片空间。

    在场观战的众人立刻感觉自己快要被煮熟了,没有禁制防护的角斗场,恐怖的气浪和火焰扩散出来,吓得众人惊慌的逃窜。

    容绒眼瞳一缩,拼命的用凤舞瞬移后退,可是漫天的火海包围了她,断掉了她所有退路。

    可以随意穿透阻碍的幽影天火如刀子一般朝她飞射而来,一朵朵可爱的火苗刺客却是一个一个杀人利器。

    火焰升腾的热气让空气都开始扭曲,层层气浪中,一只结实的手臂揽住了她的腰,紧紧的靠在她的身边。

    “凌……”容绒诧异的望着突然出现在她身边的封凌。封凌没有看她,手臂轻轻一拉,将她揽在了怀中,把她的小脑袋按在了他的肩头。

    一袭黑色的披风在火焰中扬起,封凌随手一扬,将容绒裹住。

    东方开阳见状大笑,“哈哈,本来以为今天只能杀一个,没想到封凌你自己送上门来,好!老夫就成全你们,让你们两扬起下地狱,为我儿报仇。”

    轰隆隆——

    恐怖的力量在空中激撞,漫天的火焰好似燃放的烟花一样爆裂开来,幽蓝的火焰,赤红的火焰,各色的火海漫天飞舞,绚烂如梦,就是太危险。

    火热的灼伤从容绒的身边擦过,被披风护住的她居然一点没有受伤。

    爆裂的火海消退的一瞬间,东方开阳连连后退,吐着血望着眼前的一排的人马,“你们,你们是谁?”

    一群穿着怪异的男子大摇大摆的站在容绒和封凌的身前,仿佛一条坚不可摧的城墙,不可逾越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