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34章进那间屋子,会出事的
    容火火无语的撇撇嘴,“公主真是的,封凌有什么好的,非要呆在封府里不走。你对他好,他还拿架子不领情呢。选个凤族人嫁了多好?只要你一招手,肯定会有一大群优秀的凤族立刻扑上来。”

    她低下头继续数钱,自从接管了楼外楼,她对做生意是越来越喜欢了。

    云危悠闲的走了进来,好奇的回头看了几眼,“容绒这是敢什么去了,这么火急火燎的?”

    “她去找封凌了。”

    云危睁大眼睛,“她找到了?公子现在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他在北边角落的那个小房子里,我亲眼看见了他进去了。”

    “哦,容绒是去堵人了是吧……北边的那个房屋?!”云危的脸色忽然就变了,“你说是北边角落的那个门是灰色的屋子?”

    “对啊,怎么了?”

    云危满脸黑线,“容绒真要进那个屋子里去找公子……会出事的吧?”

    ……

    容绒找到了容火火说的那个屋子,这个屋子她之前逛封府的时候见到过,但是她从来没有进去过,封府这样的小屋子太多了,容绒觉得这应该就是个客房。

    她毫不犹豫的推开门走了进去,还特意关好门,再用禁制封住。

    免得她好不容堵到了封凌,一句话没说,封凌又跑掉了。锁好门之后,容绒才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屋子不大,门窗紧闭,只有几颗夜明珠照亮,光线不足显得有些昏暗。

    容绒清楚的听到房里发出一些响动,忍不住嘴角翘起,终于还是让我逮住了吧。她绕过屏风,理直气壮的走过,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水池出现在她的面前。

    容绒瞬间傻眼了,这是……一个沐浴房?封凌是来这里洗澡的?!

    容绒脸颊不由自主的烧红了。

    完蛋了!之前的气还没有消,现在再跑来偷看他洗澡,他只会更生气吧?

    容绒转身就想走,可身后好死不死的响起了很轻的脚步声。容绒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将自己隐身了,直接靠到了墙边。

    封凌已经脱掉了衣服,只穿着一件亵裤走到了水池边,从容绒身边擦身而过。

    容绒死死的贴到了墙上,望着封凌白皙却健硕的身体,优雅的身体线条,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有种鼻血马上就要流出来的感觉怎么破?快点下去,你下水了我就可以走了!

    容绒对自己的隐身很有信心,她的隐之决连气息都给屏蔽掉了,除非封凌碰到她的身体,否则是不会发现她的。

    但是看着近在咫尺的封凌,看着他那双冰冷却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神,容绒总有一种随时会暴露的感觉。

    凌没有急着下水,站在屏风边上,看了看水池中的热水,往里加了些奇怪的药水,然后朝墙这边看过来了。

    容绒心里咯噔一下,不会被发现了吧?啊!他走过来了!

    明明知道封凌应该不可能发现自己,但是容绒还是不由自主的心里狂跳。

    啪——

    封凌伸手拍在了墙上,就在拍在容绒的耳边,一张俊美的脸庞几乎贴到了容绒的面前,容绒几乎可以数出他浓密的长睫毛有几根。

    封凌皱皱眉头,朝着四周打量了片刻,似乎感觉到这里有什么东西。

    容绒忍不住想要咽口水,一个美男,还是半裸的美男,用如此标准的壁咚姿势卡了她,她要不要干脆直接扑上去算了?

    反正她本来就是来找他的,好不容易找到了,怎么能这么没有骨气的扭头就走呢?

    她现在还什么都没有看见,凌一定、应该、可能、大概……不会生气的吧?

    容绒回过神,凌已经收回了手,脱掉了亵裤。

    “啊!”容绒已经彻底忘记了之前所有的想法,一把捂住眼睛,一声响彻整个封府的惊叫刺穿封凌耳膜。

    正在堂屋的云危和容火火愕然的望向北边。

    “好像是公主的声音,她不是去找封凌了吗?怎么叫得这么惨?不好,肯定是出事了,我要去找她。”容火火起身就要冲出去。

    云危一把拉住她,“现在这个时候,你最好还是不要过去。”

    “为什么?”

    “这个,你要相信我家公子是不会对你家公主不利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公主真的叫的很惨啊!”

    “这不是惨,最多是被吓到了。”

    “怎么可能?我家公主胆子很大的,封凌怎么可能吓到她?”容火火不服气的道,在她眼里,公主什么都是最厉害的,当然胆子也是最大的。

    云危呵呵,“当然有……”比如看见了没穿衣服的公子!

    容绒吓没吓到封凌不知道,但是他确实被吓到了,随手拿起一件长袍,立刻披在自己身上,面无表情的望着脸红的要滴出血来的容绒。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容绒从指缝里瞧了他一眼,见他已经穿好衣服了,才委屈的放下手,“人家就是想见你一面嘛,谁叫你一直躲着我。”

    “你见到了,想说什么?”凌依旧冰冷。

    容绒不高兴的瞪眼,“你一定要这么冷漠的和我说话吗?你知不知道冷暴力是很伤人的。”

    “什么是冷暴力?”

    “就像你这样,不理人,不说话,不见面,对我冷若冰霜,很伤人心的懂不懂?”容绒理直气壮,眼底掠过一抹委屈。

    她是真的不知道凌为什么不愿意见她,为什么一直想要推走她。

    凌对她再好,却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的接纳过她,她留在这座府邸也不过是萧天权给封凌的一座牢笼。

    有时候她觉得凌很喜欢她,有时候又觉得,她似乎从来没有走进过他的心。

    “你不要生气了好吗?只要你不送我离开,其他事情我都听你的。”容绒拉住他的手,软绵绵的说。

    凌沉默了一会,忽然一双如夜色般冷清的眸子贴到了她的面前,两人的鼻尖几乎要贴到一起。

    容绒呼吸急促起来,心好像要跳出嗓子眼了,那种强大压迫感让她感到紧张,让她想要挣扎。可一动才发现,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凌按在了墙上。

    如此强势的封凌让容绒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注视着封凌的眼睛,有种几乎要陷入他那深不可测的眸光中,完全看不出他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