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35章接收斗兽场
    “我不是在生你的气,我是在气我自己,气我保护不了你。”凌靠在她的耳边,磁性的声音让人迷醉,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雪白的颈边,痒痒的,一种异样的感觉传遍容绒全身。

    “凌……”

    “嘘,别说话。”凌轻轻吻上她的唇,不让她出声。

    他吻着她的脸颊,她的鼻子,她的额头,轻声细语,“我知道为什么想留下,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你明白跟着我的后果吗?我的敌人有多么强大,你真的了解吗?”

    “跟着我,要承受全天下的谩骂,要与全天下为敌。你的一切,你的家族都会被卷入这场纷争。你会死,凤族也可能彻底覆灭,你真的能下定决心,真的能和我同生共死吗?”

    凌缓缓的松开她,眼里是看不透的幽冷,“容绒,我希望你想清楚。我不接受背叛,你一定决定了,我不会给你中途反悔的机会,你只能陪着我一直走下去,不论生死!”

    容绒呆呆的从浴房走了出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连容火火拽着云危跑来她都没有看见,像是整个人都懵掉了似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容火火瞠目结舌,“公主这是怎么了?封凌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你家公子怎么这么坏啊!”

    “胡说!这么短的时间,我家公子能做什么?”

    “可是公主的模样好可怜啊,好像受了很大打击的样子。”

    “呃……不至于吧?”云危也摸不准了,自言自语的嘀咕,“难不成这么短时间,公子就把事给办成了?这、这也太快了啊,我是不是该找点羊鞭鹿血之类的给他补补?”

    云危心里阴暗的揣摩。

    容绒已经像幽灵一样飘回了客房,趴在床上发呆。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清楚的认识到封凌的处境,还有她自己的处境。她一直觉得只要见招拆招,谁来她也不怕,现在才知道她错的离谱。

    一旦封凌决定反抗,就是不死不休的战斗,只有一方彻底消失,才算结束。

    她可以决定她自己未来的路,却不能为凤族做决定。虽然不知道容五为什么把她当公主,但是她既然有了这样的身份,就不可以随便拖凤族下水。

    她如今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凤族的态度,也会影响到圣皇萧天权对凤族的态度。

    正是因为这样,封凌才希望她想清楚吧?

    容绒回想起她从房间走出来时封凌对她说的话。

    他说她没必要着急见他,也许冷静一段时间之后,她就会把他忘了,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离不开他。

    容绒很想像他说的那样冷静一下,但是莫名觉得更加烦躁了。才分开没多久,她现在又开始想他了怎么办?

    根据她以往的经验,想要暂时忘记一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另一件事来做。

    容绒爬起来就拽着容火火去斗兽场了,反正现在没事,不如去把斗兽场接收回来,免得夜长梦多,萧玉衡又反悔了。

    斗兽场自从赔不起的容绒的赌金之后,就已经关门歇业了。

    容绒通知要来接收之后,斗兽场的老板和一大群伙计都非常客气的站在门口迎接,同时还引来了相当多人的注意。

    斗兽场真的要易主了啊,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将皇家的产业给拿走!

    “凤族的公主还真敢要啊!”

    “有什么不敢的,你也不看看凤族的公主是谁,楼外楼的楼主,九里明的亲传弟子,人家公主的身份没拿出来之前就让人各大妖族都不敢小觑了,要一个斗兽场有什么?”

    “要不怎么说人家凤族是上古妖族呢?东方世家还以为人家落魄了,可以随便欺负,真是笑话。”

    “哎,你们说,容绒公主来皇城没多久就拿下了西门酒楼,现在又拿到了斗兽场,是不是替凤族来扩展地盘的?”

    “很有可能耶,我说容绒公主为什么要替那个罪人出头,恐怕只是个借口而已。偏偏玉衡公主……唉,和人家比起来真像一个花瓶啊,还没人家漂亮……”

    容绒坐在宝车里听到众人的议论,柳眉一挑,看向容火火,“现在他们都觉得我为封凌出头其实就是冲着斗兽场去的?”

    “是啊,他们觉得你是为了对付萧玉衡才这么做的,所以你的名声不但没有变差,反而更好了。”容火火笑眯眯的点头,“人人都觉得你和萧玉衡的争斗特别精彩。”

    “是你安排楼外楼放出的风声?”

    “唔,其实是云危提醒我的,不然我还没想到。”容火火挠挠头道。

    容绒垂下眸子,云危提醒,恐怕是凌吩咐的吧。他这几天对我不理不睬,却已经在暗中帮我把身边的事都解决了。

    她不在乎名声,却也知道人言可畏,毕竟流言蜚语也可以杀人!凌是不想她在下决定之前受到一点伤害。

    下了宝车,容绒就看到斗兽场老板带着一排人满脸笑容的迎接她。

    容绒眨巴一下眼睛,这么轻易就将斗兽场给她了?会这么简单吗?

    果然,她目光一扫,看见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一个有段时间没有见过的人——西门婉。

    西门婉自从离开封府之后,就几乎没有再主动在容绒面前晃悠了,但是在狩猎大会的时候,她别有深意的神情还是让容绒觉得天武之林发生的事,绝对有她的参与。

    “西门大小姐也在这里啊,正巧。”容绒端庄有礼的微笑。西门婉不像萧玉衡那样好对付,每次出现必定没有好事。

    西门婉见状同样露出浅浅的笑容,“不巧,我是特意来这里等你的。没想到容绒姑娘居然凤族高贵的小公主,之前真是失礼了。”

    容绒不动声色保持着微笑,“我是来接收斗兽场的,不知道西门大小姐等我所为何事?”

    “我是代表萧玉衡与你交接斗兽场的。”西门婉翻手拿出一份斗兽场的契约,“这是萧家拟定的斗兽场契约,你看一下,要是没有问题,我与你滴血认定,这份契约就成立了,斗兽场就是你的了。”

    连契约都已经准备好了?这不是他们最赚钱的产业之一吗?真的不是什么阴谋吗?容绒怀疑的接过契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