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39章接连不断的陷阱
    “容绒,怎么样,这些东西不是战利品,而是父皇在战场上捡到的各族遗留的东西,都已经没了主人,所以他就留下了。你看,这是你们凤族的凤翎羽。”

    “……”拿了凤凰的翎羽还在凤族公主面前炫耀,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容绒摸摸翎羽,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瞥向旁边的那颗珠子。

    她真的很想拿啊,但是萧天权忽然将密室敞开让她看,还将兔族的遗物都放在这里,会不会是又一次的试探?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就算不是,她恐怕也不能拿。她一个凤族要兔族的东西做什么?兔族的东西很厉害?很新奇?宝库里厉害、新奇的法宝多了去了,你为什么偏偏要选兔族的?

    容绒决定当做没看见,反正知道东西在这里,之后还是可以找机会进来查看的。

    “这翎羽又不是我的,没意思。这里是法宝都只是新奇而已,我去看看别的。”容绒表示不感兴趣的转身出了密室,在宝库的内层找了起来。

    正看得不亦乐乎的萧玉枫郁闷的跟了出去,“别啊,外面的东西我都看遍了,没有什么特别有趣的东西,我们看看密室里的嘛。”

    容绒翻了个白眼,炫耀你是皇子的天然优势吗?什么叫外面的东西都看遍了?我还没看过啊。

    “这里的东西这么多,你真的全都知道?”

    “知道啊,我每个法宝都见过,宝库法宝目录我都快背熟了……”

    “有目录?”有目录我还在这里找什么?容绒揪着萧玉枫的衣领,“早说有目录啊,拿给我看看。”

    萧玉枫摇着扇子,露出邪肆的坏笑,“小野猫,这目录虽然在我手里,但不能随便给外人看的,你这么直接我也是很为难的。”

    容绒扬眉,撇撇嘴,“要怎么样才能把目录给我看?”

    “很简单。”萧玉枫忽然握住容绒揪着他衣领的手,一张英俊潇洒的面庞提到容绒的眼前,有一种极致魅惑的语气轻声在她耳边吐息,“你吻我一下,我就给你看。”

    “我才不要!”容绒毫不客气的拒绝,用力的推开他。

    萧玉枫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让她根本推不开。

    “小野猫,想什么都不付出,就白得东西可不行。”萧玉枫凤眸微敛,语气带着几分危险,渐渐逼近。

    “你、你想干嘛?我不要看目录了,松手。”容绒靠在了台子边,不高兴的扭开脸。

    萧玉枫眸色一沉,“本皇子长得这么帅,不比那条黑龙好多了?你难道宁愿吻他都不愿意吻我?我堂堂一个人族皇子,还配不上你凤族公主吗?”

    “这和身份有半毛线关系吗?你到底放不放?不放别怪我不客气了!”容绒生气了。

    萧玉枫反而高兴了,瞧着容绒张牙舞爪的样子,饶有兴致的眯起眼,“好啊,你打算怎么不客气啊?我不信你能摆脱我……我去!你来真的啊?”

    一只巨大的龙吟天火炉从天而降,直接砸向萧玉枫。为了更方便的砸中人,容绒特意将龙吟神火炉变得比长牙象还要巨大。

    萧玉枫瞬间松开了容绒的手,后退了百米有余。他不能不退,被这么大的龙吟神火砸一下,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小野猫,你也太狠了,本皇子不过是在和你开个玩笑。”萧玉枫抱怨的瞪眼。

    容绒收起龙吟神火炉,潇洒的捋了一下长发,“是吗?我怎么不觉得?一定是你的演技太好了。”

    刚才容绒是真的从萧玉枫的语气里听出了危险,如果她不反抗,难说萧玉枫会不会用强。

    “好了好了,刚才是我不好,目录给你,当是我向你道歉。”萧玉枫丢出一块玉简。

    有了名录,容绒选东西就好选多了,这目录不仅记录了宝库中所有的宝物,还分门别类,给了每个宝物评价。

    “咦,这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没有名字,也没有介绍,除了个图像,什么都没有啊?”容绒奇怪的指着目录图鉴中的一个奇怪的碗。

    “你说这个啊,这是个木碗,可是天阶极品兵器都劈不开它,相当的坚硬,只是不知道该拿来做什么。除了硬一些之外,这东西就和普通的碗没什么两样。”萧玉枫摊手道。

    能够抵抗天阶灵器的木碗?她怎么这么眼熟呢?貌似在凤族的传承中好像记载过这么一个东西,只不过这东西偏木水属性,她当时也没有很在意。

    容绒干脆的拍板,“行,那我就要这个了。”

    萧玉枫愕然,“你要这么一个无用的木碗做什么?当盾牌用吗?那也太小了点吧?”

    “这你就别管了,我就要这个了。”容绒笑眯眯的将目录还给他,去宝库中翻出了那个木碗,揣着走了。

    萧玉枫玩着手里的扇子,叹气的直摇头,“我的小野猫还真是有个性,越来越看不懂她了,不过这样才有趣,真想把你抱在怀里,好好摸一摸。”

    离开了宝库,当然不能就这么走了,拿了东西,还要回去谢恩才可以。

    容绒只能认命的跟着萧玉枫往天圣殿而去。

    萧玉枫走在容绒的身边,上前就拉住了她的手,豪气的牵着向前走去。

    容绒想甩开,没甩掉,有些气闷的皱眉,“你怎么又动手动脚的?想和你牵手的女孩不少吧?干嘛非要逮着我?”

    “因为本皇子只想牵你的手,你的小爪子可柔软了。”萧玉枫忽然吻了一下她的手背,另一只手快速的揽住了她的腰,轻易的将她拉进他的怀里。

    “混蛋!”容绒气急败坏的想打人,“大皇子这么调戏女子,就不怕形象毁于一旦吗?”

    “这里又没人,根本不会有人看见。”萧玉枫不以为然,他今天一定要亲容绒一口。

    “没人?没……”容绒忽然愣住了,“萧玉枫,你不觉得这里没人本身就是不对的吗?”

    这里是通往天圣殿最近的大道,宽敞如广场一般的道路周边居然连一个人巡逻的人都没有,守卫的天圣军也是不见踪影,晦暗的天色下,一阵萧瑟的冷风拂过,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