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40章留下来养伤
    萧玉枫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默默的放开了容绒。

    这种情况明显就是有问题,皇宫就是他的家,可是现在,家里却明显出了问题。

    有些阴森的冷风停了下来,空气中紧张的氛围却更加沉重了,周围明显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一个白色的庞然大物闪电般的从阴影中突然出现,扑倒在萧玉枫身上,锋利的爪子第一时间就将萧玉枫的胸口抓出了血痕。

    萧玉枫的反应也不慢,立刻和那只庞然大物缠斗在了一起,那是一只雪域白虎,地境凶兽!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一回头,另一个白影从她眼前闪过,血盆大口直逼容绒的脖颈。

    又一只地境白虎!

    容绒下意识的就想动用魂力,魂力轰出的一瞬间容绒忽然明白过来了。两只地境凶兽出现在皇宫内院,这正常吗?绝对不正常。

    这不可能是一个意外,这是另一次试探!她绝对不可以放出魂力!

    容绒硬生生的中断了魂力的释放,丢出龙吟神火炉阻挡。

    但是地境的白虎怎么可能被容绒轻易砸中,残影穿过火炉,锋利的爪子直接刺穿了她的肩胛骨,下一秒向她的心脏划去。

    轰——

    在白虎即将击杀她的瞬间,一道火光闪过,身前的白虎瞬间灰飞烟灭。

    容绒惊出一身冷汗,好险!她赌对了!这果然是一次试探,果然有人在暗中看着她,不会让她真的死在皇宫中。

    “容绒!容绒,你有没有什么事?”萧玉枫慌张跑过来扶起她。

    容绒看着萧玉枫胸前深深的伤口,心里真正发寒,真是够狠的,为了试探她,连自己儿子都不顾了。

    “大皇子,容绒公主,属下来迟了,请两位恕罪。”司徒辛带着队伍走了过来,满脸歉意的对着他们拱拱手。

    萧玉枫脸色铁青,“司徒将军是天圣军的首领,负责维护整个皇宫的安全,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两只白虎是怎么回事?”

    “哦,他们是从天武之林里跑进来的,属下一时不察,让他们偷溜进了宫中,都是属下的错……”

    “这当然是你的错,就算你一时不察,那这里巡逻的人呢?都死光了吗?你到底是怎么安排人员值守的?”萧玉枫大发雷霆,一向洒脱不羁,万事不感兴趣的他还是头一次在众人面前发这么大的脾气。

    他居然在皇宫中,在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家中,被两只凶兽给袭击了!甚至连容绒都差点死在白虎的口中,这让他怎么能不气?

    他不敢想象司徒辛再迟来一会容绒会怎么样?一想到容绒可能会死,他的心情就阴沉到了极点。

    他的小野猫还没有被他亲过,抱过,怎么能出事?

    司徒辛的脸都青了,怎么也没想到萧玉枫会让他如此没脸。但这事表面上确实是他的问题,他也只能认了。

    容绒脸色苍白的捂着伤口,九凤珠的生机已经快要帮她治疗完了。听着司徒辛唯唯诺诺的赔罪,她真是一点为难他的兴趣都没有,真正的幕后主谋并不是他。

    但是她没有傻到表现出来,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和萧玉枫一起甩手走人了。

    天圣殿中,听说两人半途遇见了凶兽的袭击,还是地境级别的雪域白虎,众人的神情都变得很是意味深长。

    司徒辛对此的解释是一个不留神从天武之林跑进来的。

    拜托,天武之林里那么多凶兽,要是都一个不留神就能跑进来,这皇宫还能住人吗?两只地境凶兽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宫里,要说没鬼他们可不相信。

    容五听到容绒被地境凶兽袭击,脸色一沉,慌忙拉过她查看伤势,“你没事吧?那凶兽……”

    “凶兽是司徒将军干掉的,雪域白虎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容绒眨眨眼,话里有话的说。

    容五神色稍缓,虽然不知道萧天权为什么要安排这一出,但是听容绒的意思,应该什么都没有暴露。

    萧玉枫当场大发雷霆的向萧天权告状,指责司徒辛玩忽职守,将皇宫置于危险之境,没有资格再负责天圣军。

    司徒辛有苦不能言,只能认罪。

    萧天权看了一眼咄咄逼人的萧玉枫,也只得开口,“既然你认罪了,天圣军统领就先别做了。”

    “啊?是,谢陛下。”司徒辛郁闷的差点吐血,帮陛下做事还要背黑锅,虽然以前不是没背过,但是这次的有点大了。

    司徒辛下去了之后,萧天权慈祥和善的看向容绒,“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在宫中受了伤,本皇深表歉意。”

    “陛下客气了,我伤的并不重。”容绒站起身,很单纯的笑笑。

    萧天权眼底冷若冰霜,“不,本皇害得你受伤,自然不能这么算了,容绒公主就留在宫里养伤吧。”

    萧玉枫一听,立马开心了,“这个主意不错,容绒留下来养伤吧,我保证你会喜欢上皇宫的。”

    再过一百年我也不会喜欢上这里!

    容绒笑容碎裂了,“我的伤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陛下不用担心。”

    “本皇不放心,万一出了什么事,本皇没办法向你爹交代。你就安心在皇宫住下,等你爹来接你。”

    “……”我爹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容绒看了看身旁的容五,容五无奈的摇摇头,萧天权的语气很强硬,明显是没的商量了。

    他想留下容绒,逼容帝现身,容绒在皇宫里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容五疼爱摸摸容绒的小脑袋,“那你就留在宫中吧,我会尽快让你爹来接你的。”

    容绒还能说什么,只能接受在皇宫留宿。

    宴会结束后,众人都纷纷告辞了,只有容绒被萧玉枫带到了他的宫殿,将一个偏殿作为客房让她住下。

    萧天权独坐天圣殿中,深沉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冷冷的响起,“她看了那些东西吗?”

    黑雾在空气中飘荡,发出阵阵刺耳的笑声,“她看到了,你的儿子还很卖力的为她介绍,不过她似乎不感兴趣,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连碰都没有碰。”

    萧天权的手指轻轻敲击着宝座的扶手,“你觉得她是真的对兔族的遗物不感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