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42章把事情闹大
    容绒收回了手,一脸哀伤看向萧玉枫,“好啊,那就麻烦你了,一定要找最好的医师来帮我看看。我想知道,都三天了,我的伤为什么不但没好,还加重了?”

    “恩恩,是要好好查查。”萧玉枫眉头紧锁,没有注意到容绒眼底那一抹冷芒。

    我不过就是一时大意,居然就敢给我下药,我说那两个侍女怎么天天要我泡药浴呢?原来药浴里的药还有这种功效,让我越来越虚弱。

    要不是萧玉枫提醒她,她还真不一定注意到,这种药不算毒药,非常难以察觉。

    容绒敢断定,这事不是萧玉衡干的,也一定和她有关系。

    她装作虚弱过度的模样,靠在榻上不想起来,萧玉枫不由的紧张了,赶紧亲自去请木合过来帮她看病。

    趁着萧玉枫离开的时间,容绒用火炼术,施展百火禁,瞬间炼制了一颗5品万显丹,可以将体内的药效放大数十倍。

    吞下之后,容绒立马觉得浑身都要瘫了。刚才要是装的,现在就真的起不来了。

    该死,要是木合敢说他看不出来,本姑娘就砸了他神医的招牌!容绒委屈的睡在软塌上,几乎睁不开眼睛了。

    就在她虚弱的快要睡着的时候,萧玉枫终于拽着木合一路狂奔而来。

    “容绒!怎么这么一会功夫,你比之前更严重了?”萧玉枫看着她半死不活的模样,吓得脸色巨变。

    容绒无辜的眨眨眼,“大皇子,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别胡说!”萧玉枫气急败坏的横了她一眼,慌忙让木合为容绒诊治。

    木合一把脉就发现是怎么回事了,按说这种令人虚弱的灵药只需一点点,就能达到目的,还不会让人发觉,可是容绒体内的药效……

    这下的也太多了吧?就是一头大象,也会被弄得疲惫不起了,到底是哪个没脑子的这么做?

    木合的脸色很不好看,能在皇宫里给容绒下这种灵药,肯定是瞒不过圣皇的眼睛的。但是现在却被发现了,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萧玉枫看着木合难看的脸色,以为容绒病的很严重,惊慌的一把拉住他,“木神医,你可是神医啊,你不会救不了容绒吧?她只是被白虎抓了一下而已,前两天还好好的呢,她不会有事的,对吧?”

    木合被他晃得都坐不稳了,容绒忽闪着无神的眸子,可怜的看着他,“木神医,我为什么会突然病到这个地步啊?我觉得的身体其实还是挺好的,我是不是中毒了?”

    木合心里咯噔一下,叹口气。一个能够改良紫灵丹,造出回灵金丹的炼药天才,怎么可能没发现自己是中了什么灵药?如果他隐瞒,木家神医的名号可能真的就砸了。

    “不是毒,不过是一种偏门的无名灵药,会让人身体越来越虚弱,伤势好不了。”木合坦诚的说道。

    “什么!你是说容绒是被人暗算了?她皇宫里被人暗算?这怎么可能?”萧玉枫一脸的震惊。

    木合默然,就是在皇宫里才好暗算。他留下一张药方,交给萧玉枫,“也不许什么丹药,直接按照这方子,熬好汤剂,喂她服下,喝上两次就能痊愈了。”

    萧玉枫接过方子,脸色依旧阴沉的可怕,“我知道了,多谢木神医。”

    他吩咐自己的随从去熬药,转头看向了站在角落的两个侍女,冰冷的目光极具压迫感的打量着她们,如利剑似的眼神仿佛要将她们刺穿。

    两人被看的心虚不已,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得她们抬不起头来。

    轰——

    恐怖的威压从萧玉枫身上释放出来,两人瞬间腿软,被压趴在地,跪在地上惊恐的发抖,“殿下息怒,不管我们的事啊……”

    “侍候容绒的只有你们两个,你们敢说不管你们的事?”萧玉枫上前一步,霸道的力量轰在两人身上,两人顿时吐血不已。

    “殿下……不是我们干的……”两人惶恐的挣扎。

    容绒忽然淡淡的开口,“大皇子,我带了师父的记忆宝镜,你查查看吧。”

    两人顿时慌了,“不,不要,大皇子殿下饶命啊!”

    “只是照一下而已,又不是要你们的命!”萧玉枫毫不客气的拿过镜子,照向两人。

    虽然三天的记忆中没有萧玉衡和她们联系的片段,可是这两个自视甚高的侍女在聊天和做事的时候都在不停的嘀咕,将她们的主子卖了个彻底。

    萧玉枫气急败坏,“好,很好,萧玉衡!她居然敢在皇宫里给我做这些龌龊的事情,本皇子绝对不饶她!把这两个混账东西,拖下去关起来。”

    “不要,殿下,我们知道错了,是公主让我们这么做的……殿下饶命啊……”两人哭喊着被拖了下去,哭诉嘶吼的声音惹得路上的下人们好奇的观望。

    容绒接过记忆宝镜,看着镜子中两个侍女对她不屑一顾的场景,心中冷然。

    萧玉衡,你真是一刻也不消停,赔掉了一座斗兽场居然还敢来惹我,这可是你自找的!

    她收起镜子,准备等喝完药之后想办法把事情闹大,毕竟她现在这个样子什么事都不能做。

    萧玉枫给她送的药她也没敢喝,自己用龙吟神火炉熬了一锅药喝下。

    反正现在她是谁也不相信了,萧玉枫不会对她不利,但是难保他身边的人不会有别的想法,入口的东西,还是自己熬比较好。

    但是就在她等着虚弱感消失的时候,萧天权来了。

    这是她在皇宫里住了三天之后,萧天权第一次来看她,容绒简直受宠若惊,惊吓过度。

    “陛下,你怎么来了?”容绒软绵绵的开口,表现出自己无害一面。

    萧天权淡淡的看着她,“听说你中了毒。”

    容绒心里一紧,眼神满是委屈,“是啊是啊,木合神医说我是被一种能让人虚弱的灵药给害了,幸好大皇子找了神医来帮我治疗……陛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玉枫带着两个侍女去找玉衡理论,两个人狠狠的打了一架,现在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萧天权不冷不热的说。

    容绒一愣,萧玉枫行啊,这就已经闹这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