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44章有人偷看我
    封凌完全没有听见云危的话一般,冷漠的回到了房间,一坐就是一整天。

    转眼夜色如墨,一轮弯月挂在树梢,房里仍旧一点动静都没有,云危都怀疑封凌是不是受打击了,悄默默的想要进去瞧瞧,还没进门就让子参给拽走了。

    “你干嘛?我不就是想看看公子在干嘛吗?”云危不满的甩开他。

    子参白眼,“我这是在救你。公子这些天明摆着心情不好,你还去打扰他,不想活了?”

    “我这也是关心公子。自从容绒姑娘进了皇宫,他就魂不守舍的,他以为他一脸冷若冰霜,没有表情我就看不出来吗?感情这种事,是要释放出来的,万一憋坏了怎么办?”

    “闭嘴!就算憋坏了,也是你最近大鱼大肉给公子补得过头了!”子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云危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怎么是我的错呢?我给他做的羊鞭汤他又没喝。他现在说不定正在孤独的想念容绒姑娘呢,我们难道不该安慰一下他吗?”

    他甩开子参,转身就趴上了窗台边,悄悄的戳开了禁制防护,往里瞄。

    “你!”子参慌忙凑过去拉他,就看见房中空无一人。

    两人面面相觑,慌忙冲进了房间,房中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封凌不见了。

    ……

    淡淡的月光撒在大地,华丽的皇宫屋顶仿佛皮上了一层朦胧的银纱,闪烁着梦幻华丽的光芒。

    大片的银光下,一个冰冷的身影出现在屋顶上,比月光还要迷人的星眸扫过下方一座座华丽的宫殿。

    这个身影正是封凌。

    他无数遍的对自己说容绒不会有事的,萧天权只是想要用她引出容帝,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对她动手。

    可是不论他在心里说了多少遍,心里的不安依旧没有消除。他飞身出了封府,想要在冷清黑暗的郊外冷静一下。

    等他回过神来,却已经到了皇宫。

    他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闯进了皇宫!

    封凌罕见的流露出一丝沮丧,他居然没能控制住自己。不过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她吧,就看一眼,确定她没事就离开。

    封凌冷若冰霜的眸子稍稍柔和了下来,带着一抹难得的暖意张望起下方的宫殿。

    皇宫的宫殿阁楼数以百计,除了冷宫之外,倒是每一座都精美华丽,都有着强大危险的禁制保护。

    大皇子萧玉枫居住的宫殿更是有着重重保护,即使是偏殿,也有着天罗地网一般的杀禁。

    封凌找到一个破绽,小心的将其撕出一个缺口。

    他的动作非常小心,这种禁制虽然伤不到他,但是一旦有一点失误,引发出杀禁,他就会被彻底发现,他逃都来不及。

    穿过禁制,他沉默的停留在屋顶上,神识扫过屋中,只看见容火火正欢天喜地的在整理衣服。

    “公主,这套金玉祥云百花裙好漂亮,你明天就穿这套呗,把那些什么将军、统领家的小姐都比下去。”容火火笑眯眯的盯着眼前的云子,一脸的骄傲。

    另一间房传来容绒慵懒的声音,“用不着吧?萧玉枫说就是一次普通的赏花会,皇贵妃请一些贵族的大家闺秀千金小姐过来看看花而已。”

    “哎呀,公主,你怎么这么不上心啊?这可是一次无形的比拼,你代表的凤族的形象和尊贵,你穿的太普通会被别人鄙视的!”容火火怒其不争的跺脚。

    容绒沉默了一会才懒洋洋的开口,“是吗?我觉得没有这么严重吧?要不是明天司双也会来,我都不想去。”

    “公主,这是公布身份之后第一次正式和这些公主小姐一起同场比拼,一定要展现出你公主的尊贵!你听的我准没错。”

    “……”容绒似乎已经无语了,随容火火折腾了。

    凌淡然的望着下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嘴角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微微扬起。

    再听到容绒的声音,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想念,原来封府没有了这个声音,就只剩下了冷清。

    他忽然生出一丝急切感, 他想赶快见到容绒,立刻、马上!

    封凌身影一闪,来到隔壁房间的窗前,悄然翻了进入。

    屋中散发着淡淡熏香的气息,烟雾缭绕中有着一丝熟悉的香甜芬芳。封凌有些抽出的看向屏风后面,脑袋翁的一下。

    一副美女出浴图清晰的出现在他的眼中,婀娜多姿的背影,莹白如玉,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芒。

    啪嗒——

    身旁的烛台被他撞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

    “谁?谁在那里!”容绒猛地转过身,紧紧的裹好浴袍,从屏风后面探出了脑袋。

    水气弥漫的房间中空无一人,容绒用神识扫过,大量的金属装饰隔绝了神识查探,她什么也没发现。

    容火火拿着衣服跑了进来,“怎么了?公主,你洗好了,想出来了吗?”

    容绒皱皱眉头,“我觉得刚才好像有人在看我。”

    “什么?!居然有人敢偷看你洗澡!”容火火勃然大怒,一声怒吼差点震掉屋顶。

    容绒慌忙捂住她的嘴,“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有人偷看我洗澡吗?!再说了,我只是感觉而已,也许是我感觉错了……”

    “公主怎么会感觉错?你说有,就肯定有!我知道了,一定是萧玉枫那个无耻的大皇子,我一看就知道他对你不怀好意……”

    容绒无语,“我觉得不是他。以他的性格,他真想偷看未必会偷偷摸摸的。”

    容火火却更加愤怒了,“什么?他还想正大光明的看?我呸!他做梦!”

    “……”

    容火火将萧玉枫到萧玉衡到整个皇宫里的下人以及所有可疑的人物统统给骂了一遍之后,容绒终于将她劝走了。

    容绒叹气的穿好衣服,坐在窗子边,望着天边的一轮莹白的月牙,低声的说,“如果是你来了,那该有多好?”

    靠在屋顶上的封凌心里一跳,沉默的望着容绒绝美的脸庞。她的脸颊因为刚洗过澡,红扑扑的,粉嫩嫩的,如瀑的长发披肩而下,美人如玉,宛若从画里走出。

    “如果是你偷看的,我们就扯平了,谁叫上次我也不小心偷看你了呢?”容绒歪着小脑袋,望着月亮喃喃自语,唉声叹气,“不过也不可能是你,皇宫内院哪里是这么好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