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46章失败的赏花会
    容绒一边聚精会神的炼制,一边神识释放出去,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区区3品灵药,她闭着眼睛都能炼制出来。她担心的是怜贵妃会不会有什么诡计,四周的情况一点也不能放松。

    不过,她的丹药都快要炼好了,似乎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连司徒倩都没有出声闹事。

    容绒已经开始最后一步成丹,忽然发现东边有一群黑压压的东西正朝御花园这边过来,周围的人都没有发现,因为距离他们还远。

    但是容绒的神识已经可以清楚看到,那黑压压的东西铺天盖地,不是什么巨型怪物,而是一只只漆黑发亮,足有拳头大小的黑针蜂!

    黑针是聚灵期凶兽,一只黑针蜂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一大群黑针蜂,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像眼前这么一大片的黑针蜂,恐怕连天境都对付不了!

    容绒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吐沫。皇宫御花园会出现这么一大群黑针蜂,打死她都不相信是巧合。

    这些黑针蜂很显然是冲着她来的,黑针蜂最喜欢的就是浓郁的花香了,要是她没发现,肯定会被一大群黑针蜂给群殴到死!

    蜂群的速度太快,就在容绒察觉到的时候,它们转眼已经到了御花园外了。

    容绒瞬间爆开手里的百花丹,快要凝结的百花丹顿时散的到处都是,整个御花园都充斥着浓郁的香气。

    “大家快跑!”容绒大喊一声,身形暴退。

    众人莫名其妙,但是下一秒,铺天盖地的黑针蜂淹没了整个御花园,所有人都被吓到了,慌忙四散而逃。

    容绒在退开之后趁着混乱直接就隐身了,从容的逃出了御花园。

    司双也是容绒的提前提醒下,剑气横扫,扫开大片黑针蜂,第一个逃出了包围。但是其他人就惨了,特别是当时站在容绒身后的司徒倩和怜贵妃。

    容绒爆掉百花丹的时候大部分的香气都拍到了她们的身上,两人倒霉的成了黑针蜂的重点攻击目标,更倒霉的就是负责保护他们的天圣军一直没来。

    怜贵妃被黑针蜂刺的惨叫连连,心里无比后悔为了让容绒被黑针蜂围攻,特意将御花园周围的天圣军都支开远了一点。

    她没想杀死容绒,她清楚萧天权对萧玉衡的警告,容绒不能死。

    但是她的女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她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她要给容绒一个教训!

    她暗中让人制造一个意外,放掉了凶兽园里的黑针蜂,然后让容绒炼制百花丹。

    黑针蜂被百花丹吸引而来,也只能算是一个意外而已,就算容绒怀疑是她动的手脚,也没有证据,圣皇也不会怪罪她。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都快要炼好的丹药她怎么会突然就爆掉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啊!

    在她和司徒倩的惨叫中,大队的天圣军终于到了,很快灭杀了所有的黑针蜂,前来参加赏花会的众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伤。

    伤的最重的就是怜贵妃了,脸上不小心被黑针蜂给哲了几下,整张脸都肿的像个猪头。

    动静闹得太大了,圣皇也被惊动了,带着萧玉枫来到了御花园。

    怜贵妃立刻哭着扑到了他的面前,“陛下,陛下!你要给臣妾做主啊,臣妾不过就是想让容绒炼制百花丹而已,谁知道她居然引来了一大群的黑针蜂,还故意将百花丹爆开,害的大家都受了伤……”

    她库车楚楚可怜,梨花带雨,优美动人。

    萧天权:“……”

    萧玉枫差点吐出来,“贵妃娘娘,你现在这么一副猪头的模样,就不要装的这么可怜兮兮的,好吗?”

    怜贵妃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呆呆的看着萧天权,然后她就看到了萧天权身后的容绒和司双。

    她们两人从御花园逃出来之后,就立刻找了萧玉枫,求见了萧天权,抢先告了状。先入为主的印象还是很重要的,而且萧天权并不傻,猜都能猜到是什么回事。

    “容绒和司双从御花园逃出来之后就向我禀报了。你告诉我,一个赏花会为什么会出现黑针蜂,难道是容绒养的吗?你当本皇什么都不知道?”萧天权冷冷的俯视着她,一句比一句严厉的逼问。

    怜贵妃吓得缩成一团,讷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容绒倒是眼睛一亮,养一大群黑针蜂?这主意不错啊,九凤珠可以养的。

    “你和玉衡一样,都把本皇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就知道惹事!”萧天权直起了身子,看向她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一点温度。

    怜贵妃浑身发抖,“陛下,陛下,我、我只是……”

    “拖下去,从今天起怜贵妃贬为贵人。”萧天权丢下一句,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并不在意她们去害容绒,但他不允许有人违背他的命令。

    怜贵妃整个人都懵了,她好不容易生下女儿,努力了两百年才成为贵妃,结果就因为这么一件事一切努力就白费了吗?

    “不要,陛下,我错了,陛下,原谅我……”怜贵妃哭喊着被带走了。

    萧玉枫带着容绒和司双也离开了御花园,萧玉枫笑眯眯的瞧着容绒,“容绒,出了事你还知道来找我帮忙,本皇子深感欣慰啊。”

    容绒白眼,“又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司双呢,那种时候想找圣皇可不是要先找你吗?我们两又不可能随时面见圣皇。”

    “这次,要多谢萧玉枫了。”司双注视着萧玉枫邪肆的凤眸,轻声的道谢,脸颊飞起淡淡的红晕。

    “哦,不客气,皇宫里出了事,本皇子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萧玉枫潇洒的展开折扇,朝着容绒抛出了媚眼。

    容绒却完全没有看到,她只觉得心累,在皇宫里呆着就没有一天省心的。她想要快点回封府,去调戏她家的美男。

    她瞅了瞅身边的萧玉枫,可惜某人没有一点想放她走的意思,想请他帮忙和圣皇说说情都不可能。难道真的要等老爹亲自来接她走吗?

    容绒心里涌起了深深的疑虑,萧天权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见她老爹?是想对她老爹不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