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50章皇家禁地
    容绒冲向了那个没有阻拦的方向,一片灰蒙蒙的园林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种阴霾的感觉给容绒一种很不详的预感,但是她别无选择,只能冲进去。

    踏入灰雾弥漫的林子之后,身后追赶的天圣军们仿佛忽然就消失了,容绒仿佛一瞬间来到了另一个片空间。

    容绒靠在一棵大树边,环顾着四周,这阴沉沉的空气,灰蒙蒙的环境,稀稀拉拉的树木,没有半点绿色都看不见。

    沉闷阴冷的氛围中一丁点声音都没有,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静音了,远处晦暗的角落似乎随时都可能会冒出一些古怪的东西。

    容绒不由的打了个寒颤,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富丽堂皇的皇宫中怎么会有这么一片诡异的区域,简直像是误入了恐怖片现场!

    她默默的等身上的伤痊愈的差不多了,隐去身形,悄悄的想要离去。

    这片地方实在是让她不由自主的心生排斥,她相信自己的直觉,留下来也许不比在外面被萧玉衡追杀好到哪里去。

    然而容绒转过身,却完全找不到刚才进来时的路了!明明不过只是踏入几步而已,她居然退不出去了。

    这片空间似乎在她进来的同时就封掉了入口,她迷路了,她这才发现周围的树木都长得一模一样,扭曲的造型,晦暗的树干,一个个都仿佛要活过来一般。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只能毫无方向的前进,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从她脚踝上直蹿上来。

    禁制!还是最犀利的杀禁!她之前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这到底是什么禁制?居然比大乾坤禁制还要复杂,还要隐秘?在她触动之后,才发现。

    容绒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以她对这类杀禁的了解,当她触动之后,就已经基本没有挽回的余地了!隐身也帮不了她!

    ……

    萧玉衡带着一众手下来到了灰蒙蒙的林子边。

    天圣军们脸色极其不好看的看向萧玉衡,眼里满是恳求的神色,“公主殿下,我们一定要进禁地去找人吗?皇家禁地,自建立起就没有一个擅闯者能从里面活着出来,进去找会不会太多此一举了?”

    萧玉衡沉吟不语,也有些犹豫。这片被灰雾笼罩的区域就是皇宫唯一的禁地,不论是凶兽横行的天武之林,还是机关多不胜数的皇家宝库都无法和这里的危险性相比。

    皇家禁地很少有人知道,也没有名声在外,因为凡是进去的人都死了!除了萧天权,没有人再活着出来过。

    这片禁地,也只有萧天权才能进入,他也从来没有允许任何其他人进去这片禁区,没有人知道这片禁地有什么?只知道这里似乎非常的诡异莫名!

    天圣军们常年在皇宫中守卫,对禁地当然是知道的,他们当然不想进去送死。

    西门婉并不知道这些,就算真的很危险,萧玉衡手下足足有超过三十名天圣军,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这些天圣军紧张,也不过是传闻太夸张罢了。

    “玉衡公主,这可不是多此一举,禁地必须要进去。不看见容绒的尸体,你能放心?虽然之前的人都死了,但谁知道容绒会不会是那个例外?”西门婉努力的劝说道。

    萧玉衡抬起头,犹豫的眼神顿时有狠厉了起来,“你说的对!进去,不看到她死了,本公主绝不罢休。”

    天圣军们嘴角直抽,只得脸色铁青的跟着萧玉衡、西门婉踏入了这片灰蒙蒙的皇家禁地。

    进入灰蒙蒙的林区,他们立刻也遇到了和容绒相似的情况,一进来就找不到出路了。

    而周围诡异的安静也让他们心头不安,就算他们发出了喧闹的声音,那些声音仿佛才能够他们的耳边扫过立刻就被这里的空间诡异的吸收掉了。

    西门婉的脸色也有点不好了,但是到底是她提议进来的,她不会表现出来,只是淡然的开口:“看来这里是只进不出的,我们只能往深处去了,正好找到容绒,杀了她,再从另一端出去。”

    众人沉默不语,要是真像西门婉说的这么简单就好了,就怕中途不知道会出现什么。

    萧玉衡有些担忧的命令众人将她围在中间,慢慢的前进,让几名天圣军在前方开路。

    开路的天圣军黑着脸往深处走去,没多久,就发现了遍地的箭矢,这些箭矢都有成年男子身高那么长,胳膊那么粗,通体萦绕着强大的灵力,不少箭头都沾染了血迹。

    “公主,这些箭矢可能是被容绒触动的禁制机关,她应该被这些箭伤的不轻。”天圣军观察后,禀报萧玉衡。

    如此恐怕强大的箭矢,一旦被射中那就是一个洞穿的窟窿,就算是地境,被射中三支以上,那基本就死定了。

    萧玉衡眼里闪烁着邪恶的狂喜,“哦?既然她伤了,肯定跑不远,还不快点给我去找。”

    唰——

    她的话才刚落音,恐怖的箭矢就直射而来,强大的灵力推动下,流星坠落般的速度根本无法躲避。

    萧玉衡大惊失色,一把拉过身旁的一个天圣军,箭矢直接穿透了他的胸口,刺破了萧玉衡的肩头。紧接着,漫天的箭矢如雨一般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

    这些箭矢的力道可不是容绒随便扔下的一点地阶灵器可以比拟的,就算他们连连抵抗,也眨眼死了三四个天圣军。

    “该死!”萧玉衡慌忙捂着流血的肩头,躲在众人之中,惊慌的逃窜。

    整片区域都被大量的箭矢肆虐,后退无路,只能前进。

    萧玉衡和西门婉飞快的朝前方逃窜,不断有人在她们身边倒下,三十名天圣军转眼就死去了三分之一。

    好不容易逃出了箭雨的区域,还没等他们喘过气,灰色的迷雾遮天蔽日的压迫而来。

    一股恶心的气息烧灼着他们的身体,仿佛硫酸一样,接触的瞬间就将他们的衣服腐蚀的一干二净,紧接着是皮肉、血液、骨骼。

    刚逃过一劫的众人发出惨烈的哀嚎,看的萧玉衡和西门婉心惊肉跳,脸色剧变,后悔之意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