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56章容绒贪心是和你学的
    封凌将容绒送回了偏殿,容绒继续躺回床上装死,凌用刺鼻的灵药将萧玉枫弄醒,自己悄悄离开了。

    萧玉枫捂着疼痛的脑袋,爬起来,看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容绒,苦笑一声,“我居然昏过去了。容绒,你去了居然会让我这么伤心吗?我堂堂人族皇子,多少女子围在我身边,从来没有女人能让我伤心……”

    他伤心的握住容绒冰凉的手,“等到我找到这个人的时候,已经迟了吗?”

    容绒的手被萧玉枫捏的生疼,忍不住漏出了一丝气息。

    萧玉枫瞬间就察觉到了那一丝丝的生机,顿时欣喜若狂,直接跳了起来,“还有气息!还有气息!容绒还活着!她还有救!木合,木神医,木神医快来救人!”

    萧玉枫大喜的冲出去喊人,正在空中打的难解难分的两位听到萧玉枫的喊声也停下来了。容帝立刻停手,直奔偏殿。

    毕竟听到自己女儿还有气息,作为父亲当然会第一时间去看女儿,即使知道容绒压根就没事,他装也要装出急切的心情。

    被容帝将整个皇宫打的七零八落的萧天权黑着脸跟了过去,对容绒忽然又有了气息并不觉得高兴,反而觉得很蹊跷。

    刚刚离开没多久的木合又被叫回了偏殿,再次暗暗叫苦的为容绒把脉。

    他实在不明白,都已经确定死了,还要查看两次?

    不过这次他一搭上容绒的脉搏,立刻瞪大了眼睛,一脸的匪夷所思。

    “怎么样?”萧玉枫急切的问。

    “呃……可能是容绒公主体内的生机没有消散,将她**上的伤势痊愈了,已经开始有了气息。”木合结巴的说。

    “也就是说,容绒活过来了?”

    木合摸着胡子,满脸尴尬的点点头,“应该说,她之前只是因为伤势过重,陷入了假死状态,现在挺过来了。”

    容帝淡漠的坐在床边,不冷不热的开口,“也就是说,你差点把我家姑娘当成死人,连救都没救?要不是她自己撑过来了,就真的死了?”

    木合嘴角一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就是这样。但是他还是想不通,区区一个假死状态,他怎么会没辨认出来?难不成是凤族的涅槃起了效果?

    “木合,你该不是老眼昏花了吧?猿族是不是该培养点新的医师了?”容帝不冷不热的看向他,儒雅淡然的气度此时却带着点咄咄逼人。

    任谁在自己的女儿差点死过一次的时候,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容绒是被他用圣药唤醒的这种事当然不能让萧天权知道,这个黑锅自然只能扔给木合来背,谁让木合是萧天权的皇家御医呢?

    木合果然说不出话来,只能默默的写了药方,从皇宫宝的药材库里取了大量的灵药给容绒服用。

    有了各种灵药的滋补,容绒自然不能继续装睡下去,眼神一片迷茫的睁开了眼睛。

    “容绒!”在容绒张开眼睛的一瞬间萧玉枫几乎喜极而泣的扑上去,可惜还没碰到容绒就被容帝给扔了出去。

    “离我女儿远一点。”容帝没好气的说。

    萧玉枫郁闷的撇撇嘴,脱口而出:“容帝大人,我和你女儿是好朋友,我喜欢你女儿!”

    容帝半点不吃惊的撇了他一眼,“你喜欢我女儿,又怎么样?本座看你不顺眼,看你爹更不顺眼。”

    萧玉枫:“……”

    萧玉枫委屈的看向萧天权,他是真的很喜欢容绒啊,可不想因为未来岳父的阻拦而放弃了。

    萧天权不悦的眯起眼,“容帝,你还想怎么样,这摆明了就是一场误会。”

    “误会?你当我不知道容绒是因为什么差点死了?”容帝淡然微笑,“你难道不该把凶手交出来由我处置吗?”

    “用不着,事情是在皇宫里发生的,本皇自会处理。”萧天权霸气 一甩袖袍,冷哼一声。虽然他恨不得打死惹出这些事的萧玉衡,但他还是要维护她,毕竟把自己的女儿交出去,他的面子要往哪里放?

    “你能怎么处置?把萧玉衡处死吗?你当着我的面打死她,我就算了。”

    “容帝!你不要得寸进尺,你擅闯本皇的宫殿,本皇还没找你算账!”萧天权真的怒了,他心机深沉,早已经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很少有人能让他像今天这样变了脸色。

    “皇宫?破了就破了,又不是修不起,堂堂圣皇应该不至于这么穷吧?”容帝淡笑着瞧着他,一脸和善,看的萧天权一肚子火气几乎要喷出来,什么叫破了就破了,又不是修不起?

    他还没发作,容帝又继续说道,“你只破了几个宫殿而已,我可是差点死了女儿,怎么算都是我比较亏,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

    “否则怎么样?”萧天权阴沉沉的问,无比愤恨某人为什么还在恢复期,不能帮他把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给做掉。

    容帝微微一笑,“否则我就亲自去将萧玉衡杀了,昭告天下开战吧。”

    “你敢!”萧天权气的脸色都青了。

    别看容帝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像个很好说话的美男子,真的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位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做。他说去杀萧玉衡,就真的会去杀,绝对不是开玩笑。

    要是真的让容帝悄无声息的干掉了萧玉衡,还和凤族开战,他可就艰难了,凤族的底细他可还没摸清楚。

    “容帝,本皇怎么说和你也有点交情,你女儿不是还没死吗,何必紧抓着不放,你想要交代,本皇可以给你别的补偿。”萧天权妥协道,谁让这次确实是他理亏,而他又打不赢人家呢。

    容帝来了兴趣,“补偿吗?那……就给一条灵脉吧。”

    “……”萧天权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条灵脉!你知道一条灵脉意味着什么吗,就敢狮子大开口!

    全天下已知的灵脉不过就七条,一条灵脉意味着取之不尽的财富,用之不竭的灵力,是一个大族立足的根本!

    他算是知道容绒之前总是贪心的索要赔偿性子是跟谁学的了,就是这个混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