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60章缺失的灵魂
    “刚才西门婉他们过来做什么的?”容绒明知故问的将话题引向神魂之药,“我来的时候好像听见他们说什么神魂之药。”

    “神魂之药是能够修复公子灵魂创伤的灵药,只有圣皇才有,每隔几个月,或者公子完成了差事,圣皇会赐下一瓶给公子。”子参淡淡的解释,非常直白平静的陈述却让容绒为封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心酸。

    “这药还有吗?能让我看看吗?”

    子参点点头,拿出仅剩的一瓶神魂之药,这还是之前用来和蛇王打赌的赌注,要不是容绒赢下了那场赌注,这剩下的一瓶也就没了。

    容绒轻轻摇晃着瓶中晶莹剔透的液体,拔下瓶塞闻了闻,震惊的发现这种灵药中居然有着和封凌完美契合的灵魂本源。

    正因为如此,这药才能修复封凌缺失的灵魂,或者说,这药里本来就是封凌缺失的灵魂!

    “难道封凌缺失的灵魂并没有消失?”容绒脑中浮现出一个让她毛骨悚然的想法。她脸色苍白的将药瓶还给了子参,飞快的离开了。

    子参和云危面面相觑,难得看见容绒来一趟没有去见公子的。

    容绒直接去找了西门婉。西门婉被萧玉枫嫌弃了之后就不悦的回到了西门府,没有料到容绒会来找她。

    但是在看到容绒之后,她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了无比温婉的笑容,“难得容绒公主大驾光临,我西门府可是蓬荜生辉,不知道容绒公主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容绒也不绕圈子,“神魂之药。”

    西门婉笑的更加灿烂明媚,“我就知道容绒公主对封凌情深义重,一定是为他而来。可惜你想要这神魂之药却不该找我要。”

    “哦,我怎么听见你大方的许诺将所有的神魂之药都给封凌呢?难不成你打算许诺完了之后再去找圣皇要吗?”容绒坐在桌边,冷冰冰的盯着她。

    西门婉眼中闪过冷芒,笑着为容绒斟了一杯茶,“我就知道你今天在封府,我自然不可能先斩后奏,圣皇可没给我这个权力。”

    应该说,圣皇没给任何人这个权力,当今圣皇绝对是将所有的权力都牢牢的掌控在了自己的手里。

    “不过神魂之药,也并不在圣皇的手里。”西门婉笑着补充道,“这药制作起来很麻烦,每年也就只能制造出四五瓶罢了。除了已经给封凌用掉的,和赏赐给蛇王的一瓶,目前也就还剩下二十六瓶。”

    容绒神色不变,暗地里却紧张的绷紧了神经。二十六瓶,如果将所有的神魂之药拿回来,就算不能治愈封凌,也可以将他灵魂的缺失弥补大半,之后再用9品至尊天魂丹,迟早都能治好封凌。

    “既然不在圣皇手里,这些药在哪?”容绒语气尽量平静的问。

    西门婉淡淡的抿了一口茶,“我知道这些药在哪里,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容绒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你想要什么?”

    “我要帮萧玉枫向你提亲,做个交易如何?”西门婉笑容满面的望着容绒,“你推掉封凌的提亲,答应萧玉枫如何?”

    容绒白了她一眼,“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西门婉也不意外,要是容绒同意了她才要奇怪呢。她可是看的很清楚,从头到尾都是容绒在追封凌,好不容易封凌要娶容绒了,容绒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我要封凌手上的一样东西,如果你给我,我就告诉你神魂之药在哪。”西门婉终于正式提出了要求。

    容绒微微眯眼,有些好奇是什么东西一直让西门婉念念不忘,甚至不惜花费两百年时间赖在封府不走。

    “一个镯子,应该是封凌的父母留给他的。只要你把镯子给我,我不但告诉你神魂之药的下落,还将详细的路线都告诉你。”

    容绒一愣,衣袖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一副疑惑的样子,“我又没见过那个镯子,长啥样?”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龙鳞制成的。”西门婉摇摇头,眼底掠过一抹恼怒之色,两百年的时间却连东西的样子都没有见过,她这个奸细做的太憋屈了。

    容绒微微松了一口气,没见过样子就好。

    她抱着胳膊,懒洋洋的瞧着西门婉,“你要镯子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我怎么觉得这个交易我很吃亏呢?你拿到了想要的东西,我却只知道一个地点,能不能拿到还两说着,万一是你设下的圈套,我不就亏大了?”

    “那你的意思是?”

    “你先把地点告诉我,我找到神魂之药之后,说不定会告诉你。”容绒笑眯眯的道。

    西门婉眸子微敛,居然同意了,扔给容绒一个玉简,玉简中的地图显示神魂之药在黑沼,在蛇族的部落中。

    容绒嘴角一抽。这么远?去一趟至少一个月才能回来啊,而且蛇族可不好对付。

    “怎么,不敢去了?”西门婉微笑着看着她,“我可以告诉你,这玉简里的地点绝对是真的。不过,过两天我要是告诉了独天,说不定他会将东西转移,不快点去可就没有了。”

    容绒忽然明白了,什么用镯子来交换,都是假的。西门婉从一开始就是想让她离开圣皇城,巴不得将这件事告诉她。

    “你知道这些神魂之药是怎么来的吗?是用封凌的灵魂淬炼出来的。陛下取走了封凌的一缕灵魂,可以随时让他生不如死。那些神魂之药只要还剩下一瓶,陛下就可以继续从封凌的灵魂中淬炼!想要他的伤势不再复发,除非你取走所有的神魂之药,怎么样?要去吗?”西门婉笑的无比得意。

    容绒的脸色不由的白了下来,“你告诉我这些,到底想做什么?”

    “没什么,不过就是想让你离开圣皇城一段时间而已。你不在,说不定萧玉枫就能说服你爹,抢在封凌之前将聘礼给下了呢?”西门婉漫不经心的说道,坦白的让人无言以对。

    至于镯子的事,她也没指望能从容绒口中得到什么消息,她只是想借容绒的口,将这件事告诉封凌。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找到,只能打草惊蛇,用点特别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