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62章机关算尽太聪明
    独牙被赐予了领地,果然是件大事。

    对于妖族来说,妖王的孩子想要继承父亲的王位,首先就需要有自己的领地,只有拥有自己领地的王子或者公主,才有资格争夺王位。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拥有自己的领地的。

    独牙应该是蛇王的儿子中目前第二个拥有领地的王子,继承王位的概率不小,依附在黑沼周边的各个妖族自然都会很给面子的前往,而蛇族人凡是在附近的只要没有要事都会去参加庆祝宴会。

    因此,那个蛇族的瘦高个才会以为容绒是和他一样,听到了消息准备去参加宴会的,王子召开的宴会还是很盛大的。

    容绒听明白了之后不动声色的询问了宴会地点和时间,独牙获得的领地居然正巧就是她要去的黑沼西部大泽地。

    这大泽地原本就是植被繁茂的地方,是蛇族用来做药园的地方,旁边还建了一个非常齐全的炼药与储藏之地,按照西门婉给她的玉简,神魂之药就是在这里炼制出来,在上交给圣皇之前,就存放在那里。

    如今这片领地交给了独牙,炼药之所肯定也归他管了,也许趁着这次宴会,可以更方便的溜进去找东西。

    容绒盘算着,回到房中,又多炼制了一些解毒的灵药。

    因为容绒表现的很强势,之后倒也没有人再来抢她的房间,飞舟的主人也加快了速度,两天之后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黑沼大泽地。

    夜色下,篝火明亮,人声鼎沸,喧闹不止。露天的宴会上,前来参加宴会的一众妖族们不断想向坐在上首的独牙敬酒。

    熊族、狼族、蛇族等等足足上百人,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让整个宴会显得无比盛大。独牙也是志得意满的来者不拒,谁敬酒都喝。

    容绒一直躲在角落中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耳边喧嚣的氛围差点让她都不由自主的被感染。

    独牙那个暴脾气的王子似乎在得到领地后也变得有了王子风范,虽然得意,却也沉稳了不少。实力也一下子突破了灵境大成,和容绒相差无几。

    宴会从傍晚一直开到了半夜,终于容绒看到众人都玩疯了,连宴会周围的守卫都参与进了场中的狂欢,容绒就知道时机差不多了。

    悄悄的隐身黑暗之中,溜出了会场,按照玉简上的标注,找到了炼药的地方。

    大概是因为宴会的原因,今夜的守卫并不严密,除了门口有几排巡逻的蛇族没精打采的守着,就是门上的禁制了。

    对于容绒来说破解门上的禁制并不难,但是要避过门前巡逻的守卫,她就只能一直保持着隐身状态。

    隐之决消耗的魂力非常恐怖,要是她不能尽快破解禁制,三百多道的魂力说不定都能被她耗光了。

    她没急着破解禁制,而是用强大的神识强行突破了隔绝神识的禁制,扫入整个药库中。

    药材库中成百上千的药材有七成都是毒药,很多都是容绒只听说过名字的罕见宝贝,看的她差点流口水,要不是来为封凌拿神魂之药的,她真的很想把药库给抢劫了。

    容绒扫荡了半天,终于在药库最里层的一个宝盒里发现了神魂之药,真正的神魂之药,二十六瓶,一瓶也没少。西门婉总算是没骗她。

    知道了神魂之药确实在这里,容绒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专心致志的隐身将门上的禁制破解,极快的瞬移进了药库,直奔神魂之药而去,对其他的药材全部视而不见。

    容绒很心急,但也很小心,到了宝盒前,再次停下了脚步查看。果然,宝盒上虽然没有禁制,却有着十分灵巧的机关,如果直接打开立刻会蹦出蛇毒和暗器。

    容绒对于禁制很有心得,对于机关就不怎么在行了,研究了好一会也没有找到破解的办法。

    为免夜长梦多,容绒干脆忽视机关,强行打开了宝盒。

    黑色的蛇毒在一瞬间喷涌出来,直扑容绒的面门,这些黑中发青的毒素是独天修炼出来的毒。毒雾中还夹杂着十几道细如发丝的黑色毒针,针针见血封喉!

    容绒提前服用了解毒丹,神识死死的盯着宝盒,在打开盒盖的一瞬间,魂丝射出,控住了所有细针,同时身形暴退。

    她退的已经很及时了,但还是免不了沾染上了毒雾,白皙晶莹的脸庞立刻就乌紫了下来。这还是她提前吃过了解毒药,要是没吃,可能现在已经被毒倒了。

    蛇族的毒素还真是恐怖!容绒暗暗叫苦,她现在已经没有蛇美人了,只能抓出一把7品的解毒丹吞下,勉强不让中毒加深。

    可是就在这时,药库的门开了。

    容绒心中一凛,暗叫不好,她还没来得及去拿神魂之药,居然有人来了!她一咬牙,瞬间幻化成一株赤参,躺了宝盒里的一堆赤参中。

    下一刻,一群蛇族士兵出现在了她的眼前,飞快的将整个药库查探了一遍。

    “启禀殿下,药库里是空的,没有人。”士兵恭恭敬敬的禀报。

    独牙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看向旁边的男子,“一个人都没有?东方兄,该不会是你的机关弄迟了,她已经跑了吧?”

    东方易微微摇头,目光闪动,“独牙王子,你别忘了,某人可是很擅长隐身的,你怎么知道她现在不在这里呢?而且宝盒的机关刚一触动就向我发出了警报,她东西还没拿,不可能这快就离开。”

    “呵,西门婉说她会趁今天宴会来偷神魂之药,我还不相信呢。好好的一个凤族公主,何必为了一个无耻败类来冒险呢?真是搞不懂女人。”独牙不屑的撇嘴,“听说你原来还和她有婚约,你要是娶了她多好。”

    东方易脸色不由的青了,心在滴血,他现在最恨的就是人家提起他和容绒的婚约这件事,就像是在他伤口伤撒盐。

    容绒看到这里立刻明白了,西门婉是告诉了她神魂之药的位置,但同时也干脆利索的将她给卖了,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