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68章有仇不报非君子
    黑雾浓郁起来,如一滴墨水染黑了整个大殿,“你以为我没有查过吗?妖帝换人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早在一百年前新任妖帝继位的时候我就已经查过了,可惜什么也没查到,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萧天权终于也变了脸色,“凭你的势力也查不出妖帝的身份?”

    “查不出来,不过因为他继位之后也仅仅只是宣告妖族,根本不管妖族的事务,甚至在妖族中都没有出现过几次,所以我也就暂时没管他的,没想到现在倒是出了问题。”

    萧天权沉默了一会,“如果连你也查不出来的话,知道他身份的人可能只有容帝了,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会去帮容帝救容绒的原因,他不想让容帝将他的身份透露出去。”

    黑雾阴森森的发笑,“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有了这个变化,对凤族动手必须推迟了。”

    萧天权神色越发愤怒了,“推迟?本皇筹划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安排好了一切,你居然告诉要推迟?”

    黑雾冷笑:“你要是着急可以自己动手啊,容帝不除,凤族就不可能真正的覆灭。除非你有手段能够万无一失的干掉容帝。”

    萧天权脸色黑沉,虽然圣皇城是他的地盘,但是想要万无一失的干掉容帝,他还没有那个信心。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他有些怀疑的看着黑雾,“三百年的时间,你已经收了那么多的祭品,怎么还会伤得这么重?要是错过了这次,容帝离开了,再想干掉他还不要等到什么时候。”

    “呵,你觉得我会骗你?你以为封墨义的自爆闹着玩的吗?想要尽快恢复,我需要血祭!”

    萧天权眼底波光闪动,沉默不语。

    这时,萧玉枫正巧来了,但他没有进来就走了。

    因为他瞧见了半死不活的萧玉衡,本着对妹妹最基本的关心,他上前问了几句,然后很快的从站在旁边的东方易那里得知了这两天他们到底做了什么,脸色顿时就黑了。

    有这么一个拖后腿的妹妹和父皇,他要是能娶到容绒,那才有鬼呢。

    他现在才明白容帝说封凌只有他自己是什么意思了,至少封凌可以自己做自己的主,也没有人会给他拖后腿,而他显然不行。

    他气的跑去找萧天权质问,毫无意外的被萧天权狠狠的骂了一顿,告诉他既然娶不到,就算了,女人又不是只有容绒一个。

    萧玉枫很不甘心,他自认各方面都比封凌要好,封凌不过就是占了先机,早他一步认识了容绒,救过她一次而已,只是早了那么一点,他不相信他不能抢回容绒的心。

    就在他不放弃的再次前往楼外楼的时候,容绒回来了,面对亲自来门口接她的容帝,容绒一脸的不好意思,“老爹……”

    容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根本就懒得搭话,目光投向了容绒身后那个浑身被妖气包裹的男子,“见过妖帝,多谢将小女救回。”

    封凌淡淡的点头,并没有多说,漆黑的身形便消失了在他们眼前。

    容绒默默的松了口气,在这位妖帝身边,容绒总感到一种很压抑的感觉。他身上时刻逸散的妖气威压实在太大,让她不由自主的绷紧了神经,根本没功夫去考虑探寻他的真实身份。

    她刚放松下来,一抬头,她爹正笑吟吟的瞧着她,优雅温和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容绒却不自觉的打了个喷嚏,好冷!

    “老爹……”

    “还知道我是你爹?居然敢瞒着我跑出去,这次要再把自己玩死了我可不去救你。”容帝幽幽的撇了她一眼,转身回了楼外楼。

    容绒慌忙狗腿的跟上去,“我这不是没事吗?多亏您老的面子大,连妖帝都出手救我了……”

    “哦?要是你运气不好,他没有路过呢?”容帝不接受容绒的阿谀奉承。

    容绒郁闷,“那我就被人家抓走了呗,等着老爹将我赎回来。”

    “这次你要是被抓走,就赎不回来了。”容帝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萧天权会将容绒当做制约他的人质,让他用命去换。

    容绒似乎也想到了这点,脸色有些发青了,凑到容帝身边,“老爹,萧天权是不是在谋划什么对你不利的事啊?”

    “他是想对整个凤族不利,所以不是你将凤族拖下水,而是凤族早就已经下水了,没有退路了。”容帝淡然的望着容绒明亮的眸子,“所以你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你需要尽快的强大起来。”

    容绒用力的点点头。

    容帝话锋一转,“所以从今天开始呆在楼外楼修炼吧,不突破地境就别出门了。”

    容绒:“……”

    虽然容绒也知道该尽快修炼,可是一口气要求突破地境,那是要连跨两个境界的,就这么闭关修炼要修炼到什么时候去啊?

    但容帝话已经放在这里了,容绒也只能照办,她本来想尽快将神魂之药送给封凌也泡汤了。

    容绒开始努力的吸收灵石和聚灵丹,扩展自己的灵湖,还服用各种灵魂类丹药,滋养壮大自己的灵魂,同时提升,探索自己的灵境巅峰的瓶颈。

    因为容绒专心的修炼,楼外楼的炼药宗师就少了一个,这两天药宗留下来的长老又说有事回药宗了,楼外楼的丹药炼制一下变得很紧张,很多灵药都没货了。

    容火火不得已,只能冒着打扰容绒修炼的风险来找容绒帮忙炼几炉药,渡过难关。

    容绒还没到突破的关键时候,炼几炉药也不费什么事,只不过楼外楼的炼药师不够,确实该解决了。

    “火火,最近丹楼的生意如何?”容绒一边炼药,一边轻松的和容火火聊天。

    火火乐呵呵的说,“丹楼啊,最近可惨了,出售的灵药品质越来越差劲了,价格倒是便宜了,但使用的材料太差劲了,只有实在穷的要命的人才会去买。”

    “那丹楼的炼药师呢?”

    火火更高兴了,“听说他们辞掉了好几个炼药师了,不过这些炼药师的水平都不高。”

    “水平不高啊……”那剩下的水平都还可以喽?容绒笑眯眯的琢磨着将丹楼的炼药师拉来楼外楼。

    她可是很记仇的,萧玉衡不是说可以将丹楼送出去吗?她要让丹楼连送都送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