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72章一张面具
    封凌冷峻的气息顿时就柔和下来,张开手臂将容绒抱进了怀里。

    “凌,你拿这些东西出来做什么?就算老爹一定要,你也可以不带过来,让那个老头子自己去拿嘛。”容绒埋怨的道。

    封凌微微勾唇,“我不想让人看轻了你。”

    容绒选择嫁给他,已经会让世人轻蔑,如果他没有给她撑腰,别人只会说她眼瞎,只会更加的嘲讽她,他要用这次的聘礼让所有人都闭嘴。

    而事实上他也做到了,所有看着一批一批的聘礼进入楼外楼,开始还大呼小叫,一次比一次的激动,到后来都麻木了。

    贵重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们看也看不完,当他们看到封凌出现在队伍的后方,带着所有的东西进入楼外楼提亲的时候,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居然是封凌来向容绒公主提亲!

    原本觉得他不配的众人看着天空中还未消散的霞光和一路上厚厚的花瓣,都说不出什么讽刺的话来。如此贵重的聘礼,如此盛大的排场,简直是在想全天下人宣告对容绒公主的所有权。

    容帝如果答应了,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

    但容绒不怎么想,“我无所谓别人怎么想,他们看不到你的好,我知道就行!”

    “恩。”封凌轻轻的应了一声,抚摸着容绒柔顺的发丝,心里无比平和。

    “咳咳。”容帝从楼上走了下来,微笑着瞧着两人,“我似乎还没有答应哦,你们两是不是抱的太快了?”

    两人默默的松开了手,分开两边,容绒不悦的嘟着嘴,“你要的聘礼封凌都拿来了,为什么还不答应啊?他拿出这些聘礼可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我的乖女儿,有你这么恨嫁的吗?”容帝差点翻白眼,看向封凌,“你跟我过来。”

    封凌漠然的跟上,容绒好奇的拽着封凌的衣袖,小尾巴似的也跟了过去。

    “你不许进来。”容帝让封凌进了花厅,把容绒关在了房门外。

    容绒呆呆的站在门外,悄悄的将神识渗透进门缝之中,还没进去就被门上的禁制给劈了外焦里嫩。

    容火火在一旁好心的提醒道:“公主,这段时间老祖将楼外楼的禁制重新加固了,各个厅堂的外围都加上了行的禁制。”

    “你不早说。”容绒气急败坏的开始破解禁制。

    火火很想告诉容绒,即使她破解了禁制,也破解不了里面两人的威压结界,但是看到容绒专心致志的模样没忍心说,反正等公主破解完禁制,里面的两人应该已经聊完了。

    花厅中,容帝淡漠的坐在上首,打量着封凌。

    封凌今日难得的没有穿的一身黑,而是被子参打扮了一番,穿了一身宝蓝色,整个人看着都阳光多了。

    “这些日子都在准备聘礼?”容帝首先开口。

    封凌垂眸,“是。”

    “不是吧,不是还去了黑沼将容绒救回来了吗?”容帝云淡风轻的一句,好像只是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

    封凌神色微变,一双黑眸看向容帝,眸中寒光陡然凌厉,空气像被冻住了一般,瞬间幽冷了几分。

    容帝面不改色,悠然的对上他的眼睛,“当年你就是带着面具去和我比试的,你以为我猜不出来你是谁?”

    封凌沉默了一会,收回了目光,“来提亲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可能会发现。”

    当年那场妖帝之位的大战打了五天,多接触几次容帝肯定会认出来。

    “不担心我把你的身份卖了?”容帝淡笑着问。封凌道:“你愿意让我娶容绒的话,就不会。”

    容帝挑眉,“我是让你来提亲了,但不一定同意让你娶容绒啊。”

    封凌看了他一眼,“不同意让我准备这么东西只是为了耍我吗?容帝应该没有这么无聊吧?”

    容帝笑了,悠然的仰靠在椅子上,“你私下了准备了这么多的东西也该拿出来用了,东西放着和一堆废铁没区别。黑龙族灭了,还有凤族,合作怎么样?”

    封凌眼底流光潋滟,“我以为你只是想利用我。”

    “黑龙族就算只剩下一个人,也依旧是黑龙族,龙凤两族自然是合作,不会是利用。”容帝笑眯眯的说,“我连女儿都嫁给你了,你应该很放心了。”

    封凌愕然,“你难道一开始就打算用容绒来联姻?”

    “如果你没能让容绒喜欢上你,我只会挑一只纯种凤凰嫁给你。”容帝白了他一眼,扔给他一个小盒子,“婚期定在一个月以后,至于你拿出来的这些东西,我会帮你在萧天权那里隐瞒过去,你现在就好好考虑要怎么把婚礼办好。”

    封凌握住小盒子,“要请整个凤族?”

    “不止,我会把名单给你,人不多,也就几千来个吧。”

    封凌脸黑了。婚礼大办他没什么意见,但是办这么大,会出问题的。

    萧天权绝对不会允许他娶到容绒,和凤族有联系。婚礼当天绝对会出事,几千来人,要是都被萧天权给杀了,他担心那天出的事,他可能兜不住。

    “你会留下来了吗?”

    “不会,我明天就离开了。”

    封凌脸色更黑了,女儿成亲你做爹的不在算怎么回事?但他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容帝已经走了。

    他沉默的看向手里的盒子,轻轻的打开来,里面放着的是一张白色羽毛织成的面具,面具本身并没有任何灵力,摸上去很柔软。

    但封凌看到这张面具,脑子却轰的一下,这张面具他太熟悉了,熟悉到他闭着眼睛都可以描摹出上面的纹路。

    当年他刚刚被萧天权从刑宫里放出来,去炎山找寻凤族的痕迹。

    他到了那里之后只看到一片火海岩浆,他什么都没有找到,他也不想找到凤族的东西交给萧天权。

    但就在他准备敷衍了事的时候,他被附近潜藏的魔族给袭击了,那个时候他还很虚弱,实力也不强大,他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差点被魔族叼回魔域去了。

    却在中途被一个人给救了,那个人带着一张白色羽毛织成的面具,浑身披着漂亮的白羽,雍容华贵,气质翩然,浑身剩下都散发着令人温暖的气息,冰冷下来却又能将人给活活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