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75章因爱生恨的后果
    容绒沉默了一会,一脸歉意的说,“可是我喜欢封凌。”

    “为什么?我哪里比不上他?”萧玉枫恼怒的盯着她,以往潇洒不羁的形象完全丢到了一边。

    容绒看了看抱着他的封凌,对上他漂亮的星眸,忽然笑了,看向萧玉枫,“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萧玉枫一愣,愤愤道:“我就是喜欢了,哪里知道为什么?”

    “对啊,我也就是喜欢他,也不是因为他哪里比你好。”不过他确实比你强啊,看你冲上门来吵架的后果就显而易见了。

    萧玉枫一下被噎住了一样,涨红了脸,“可是他对你不一定是真心的,你知道吗,他给你的聘礼都是凤族宝库的东西,不过是你爹拿出来帮他撑场面而已!他是在利用你,利用你接近凤族,把凤族绑在他的船上!”

    容绒目瞪口呆,原来老爹打算这么忽悠萧天权啊,老爹真会骗人!

    凌默然不语,师父动作真快,这么快就已经办好了,大概是萧天权想太多了,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可是两人一个惊讶一个沉默的神色落在萧玉枫眼里却以为容绒被震惊了,而封凌无法辩驳,他立刻向容绒伸出手:“容绒,你现在明白了吗?我是为你好,跟我走吧,跟我回皇宫,我让父皇为我们赐婚!”

    “……”皇宫?那个地方我呆了没半个月就差点死了两回,我才不要去呢。容绒认真的看着萧玉枫的眼睛道:“大皇子殿下,我已经和封凌正式定亲了,我父亲也答应了,我是真的想要嫁给他。喜欢你的女孩有很多,你说不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

    “我不要,他根本配不上你!”萧玉枫冷冷的指着封凌,容绒人不可忍,终于火了,“不许你这么说他,配不配的上我说了算,与你无关,大皇子殿下,请你离开!”

    “你!你就这么喜欢他吗?”萧玉枫眼里的震惊渐渐变成了愤怒了狠厉,桃花扇一展,火光四溅,雷电闪耀,恐怖的威势渐渐凝聚出铺天盖地的威势,可是他的攻击却杂乱的毫无章法。

    封凌抱着容绒,轻易的躲过萧玉枫的攻击,一道毁灭之力弹指而出,与整片天空的雷电激撞在一起,黑暗淹没了一切,宛如一条粗.壮的缚龙索,瞬间将萧玉枫捆了个结实,扔出了楼外楼。

    萧玉枫摔在大街上,满脑子的愤怒终于被身上的剧痛给刺激的清醒了一些,看着了楼外楼中容绒揽着封凌的脖子,那明媚的眼里充满了笑意,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容绒那样对着他笑。

    他确实比不上封凌,在封凌的保护下,他连靠近容绒都做不到,还有什么好争的?他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楼外楼前。

    萧玉枫失落的在大街上走着,整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他不想回皇宫,回去他只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

    大街上阵阵酒香飘来,他干脆找了一家酒肆,喝起酒来。

    一坛、两坛、三坛……萧玉枫喝的酩酊大醉,狠狠的摔掉了一个酒坛:“混账!你是不是没把好酒拿出来?这什么破酒,本皇子喝了这么久都没醉!”

    “大皇子,这已经是本店最好的酒了!”掌柜的战战兢兢的回道,“而且你已经醉了……”

    “胡说!我才没醉!我明明就很清醒!去给我拿酒,我还要喝,我还要喝!”萧玉枫狠狠砸掉了一直空酒坛,掌柜的吓得慌忙又去拿了几坛酒小心的摆在桌上。

    萧玉枫正要拆开,一只玉手按住了他,“大皇子,你已经醉了,不要再喝下去了,不过就是一个女子,她没选择你是她愚蠢……”

    那充满安慰和温柔的话语却还没说完就被萧玉枫一巴掌打断了,“滚!西门婉,你就是个废物!就是你让容绒去了黑沼,是你设了个圈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我蠢吗?!你说能帮我娶到她,结果你是在帮倒忙……”

    喝醉的萧玉枫力气很大,这一巴掌还带着电光,打的西门婉摔在地上,半张脸都差点烧焦了。

    西门婉惊叫着捂着脸,脸色惨白的望着萧玉枫。听到容绒和封凌定亲的消息时她就知道萧玉枫是没可能了,为面萧玉枫迁怒她,她慌忙过来安慰萧玉枫,谁想到喝醉了的萧玉枫这么不讲道理。

    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萧玉枫耳边响起,“大皇子何必借酒消愁,你是皇子,是下一任圣皇,是未来的天下之主,想要什么就该得到什么。”

    这声音淡然如风,却透着一丝丝的阴寒,仿佛一缕森冷的寒风吹进耳朵中,令人精神陡然一震。

    正在灌酒的萧玉枫一个激灵,醉眼朦胧的望向前方,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走近他的身边。

    萧玉枫好半天才看出来,“东方易?”

    “正是在下。大皇子殿下想要容绒,那容绒就一定是你的。”东方易淡淡的道。

    萧玉枫瞪大眼睛,可很快又抱着酒坛冷笑,“可是她不喜欢我,她已经定亲了。”

    “定亲了又如何?定亲之后没能成婚的太多了。容绒不喜欢你,你也可以把她抢过来,人赌在你身边了,日子久了,心自然也会回来。”东方易微笑着将萧玉枫怀里的酒坛拿了出来。

    萧玉枫眼睛微眯,“抢回来?她不会恨我吗?”

    “大皇子是为了她好,她怎么会恨你,就算恨了,只要她人是你的,就一些都好办。大皇子对自己没有信心吗?”东方易继续蛊惑。

    萧玉枫默默的攥紧了拳头,一把桃花扇再次展开,邪肆的大笑,“你说的对,本皇子是未来的天下之主,我想要的东西,都是我的!我要容绒,就把她抢回来!”

    东方易放下酒坛,退后几步干干净净道,“大皇子有任何需要,东方家愿意为你效劳,只希望大皇子能帮助丹楼度过一劫。”

    西门婉也慌忙跪在一边,“是,大皇子放心,八月初八,他们两个一定成不了亲。”

    萧玉枫凤眸越发的邪魅,勾起的嘴角有着从前没有过的邪气和放肆,“本皇子不会亏待你们,好好为我办事,我要抢回容绒,我还要封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