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81章热闹的婚礼
    “哈哈哈,老夫又炼制出一颗9品圣药,容绒,你看我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成为药圣了?”九里明乐的仰天大笑。

    容绒抱着新炼制出来的9品圣药,夸了师父两句,“师父厉害,快和我老爹差不多了。”

    九里明顿时笑不出来了,好吧,人家有一个真正的药圣做老爹,他这个师父要是再不努力一点,连教容绒的资格都快没有了。

    容绒拿到了需要的圣药,又顺利的将请帖给送出去了,也就没再多留,出谷回圣皇城了。

    封凌亲自将她接回了圣皇城,送到了楼外楼。

    “下次我再来接你的时候,你就是我的新娘子了,等我。”封凌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

    容绒笑了,乖乖的在楼外楼等着他,等着她选择了一生一世要陪着他走下去的那个人。

    八月初八,一眨眼就到来了。

    封凌尽可能的将婚礼举办的很盛大,可是因为地点是在封府,所以不管迎亲仪式再如何的盛大,如何的十里红妆,如何的尽人皆知,到了封府却依旧冷冷清清的。

    除了云危、火火等自家人外,就只有凤族人,还有九里明和林长老,以及司双,另外还有十来个据说是容帝请来的客人。容绒不认识,不过他们能来就说明和容帝的关系不错。

    封凌一身大红的新郎装,火红的色彩,如同从太阳上走下来的一般,从未像今天这样明艳耀眼。他牵着大红的绸带,带着容绒走到礼堂拜天地。

    容绒盖着红盖头,在火火的搀扶下,拜天地。可惜的是容帝不知道忙什么去了,连她的婚礼都没工夫参加。

    容绒的心砰砰直跳,白皙的小手被封凌修长而微凉的手轻轻握在手里,狂跳的心仿佛漏了一拍。

    “人太少了。”封凌一句深沉而磁性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

    容绒低着头,“不少了,我爹都没来,要那些不熟的人来做什么?都是自己人挺好的。”

    封凌却没有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容绒感觉自己的手被用力握紧了,一个冰冷却深情的声音轻轻响起:“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不再受任何委屈,所有嘲笑你的人都会后悔今天说的话,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容绒笑了,“今天我就是最幸福的女人。”

    她拉着封凌的手,缓缓下拜。

    “慢着!”一个耳熟的声音却忽然闯了进来,萧玉枫幽幽的站在礼堂中央,嘴边勾起一丝邪笑,“本皇子还没到,你们怎么能拜堂呢?”

    封凌毫不意外,不动声色的将容绒拉到自己身后,“原来是大皇子大驾光临,请坐吧,我和容绒要拜堂了。”

    萧玉枫眼神一冷,邪肆的笑容无比冰冷,“拜堂可以,不过要是我和容绒拜堂,至于你,就给本皇子滚一边去……”

    话还没说完,封凌一耳光抽了过去,萧玉枫摔在人群中,嘴角溢血。

    “你竟然敢先出手,混账!”萧玉枫暴露的冲了过去,身后,一群天圣军冲了进来,冲着封凌而去。

    来参加喜宴的凤族众人顿时怒了,我们家小公主成亲,你居然敢来闹事!管你是大皇子还是大傻子,全都找打,打死为止!

    喜堂顿时就乱成了一锅粥,九里明一方面不想容绒嫁给封凌,一方面又觉得萧玉枫带着天圣军闯进来太过分了,纠结的不知道该不该出手,身旁的林长老却已经出手了。

    爆裂的兽火直逼容绒,一道灵力却光芒一闪挡在了他的面前,司双手握宝剑,冷然傲立,“林长老,前来参加婚宴,却刺杀人家的新娘,不太好吧?”

    “呵,蝶族公主,你最好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本长老这是替天行道!”林长老凶相毕露,司双皱眉,和她缠斗起来。

    容绒很想将盖头拿掉,一只手却按住了她,“公主,不能拿掉盖头,不吉利的。”

    容绒听到火火这么说,无语的扶额,在喜堂打起来,确实很不吉利。

    “这里太乱了,你赶紧跟我走,先去洞房躲躲。”容火火拽着容绒就往门口走。

    容绒皱眉,“不好吧,封凌刚才让在乖乖呆在这里。”

    “那是刚才,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萧玉枫人多势众,呆在这里封凌也没办法保护你周全,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容火火焦急道。

    容绒挑眉,萧玉枫确实人多势众,但还不至于让封凌说出没办法保护她的话。她是盖了盖头,但她不是瞎子,她的神识看的很清楚,萧玉枫根本不是封凌的对手,哪些个天圣军也没办法接近她一分一毫,唯一接近她的就只有身边这个火火。

    她猛地甩开容火火的手,一根烦着黑芒的银针从容火火手中飞射而出,要是容绒反应再晚半拍,这根毒针就已经刺进了她的手腕。

    容绒瞬间用魂丝缠绕住毒针毫不客气的甩了回去,伪装的容火火身形暴退,却依旧被毒针刺了个正着。

    “该死!”伪装的火火迅速拔出毒针,服下解药,身上的伪装也缓缓脱去,现出了原形。

    “东方易,原来是你。”容绒甩掉红盖头,冷眼看着他,“火火在哪里?”

    “哼,她就是蠢货一个,一点心眼都没有。想见她,就乖乖的跟我走,否则就给他收尸吧!”东方易恶狠狠的说,没有半点温润的气质。

    “你做梦!”容绒翻手紫心剑拔出,直刺过去,魂力离体,杀之决轰向他的脑海。

    东方易闪身避过剑风,一道刺目的精光忽然爆裂在她的眼前,耀眼的光芒让她的眼前一片花白,魂力也被迫收拢回来。

    天阶灵器!容绒不知道这白光是什么,但可以肯定是天阶灵器,以光芒的灵力逼退敌人,让攻击有了短暂的暂停。

    就在这一瞬间的短暂空白中,火云鞭已经从白光中现出,劈向容绒的面门。

    容绒立刻举剑抵挡,火云鞭缠绕在了紫心剑上,冰火碰撞中,紫心剑被撞出了一个缺口。

    但是下一刻,一只锈迹斑斑的砍柴刀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刀劈断了火云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