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85章新婚就要出征?
    轩无之地每次复苏都是一次大战,不仅是中原各族、魔族都会进入轩无之地争夺灵脉,大量的匪徒也会在齐聚轩无之地,他们都是一些不怕死的亡命之徒,每次复苏,轩无之地都是三方的大战。

    萧天权确实想要派封凌去剿匪,让别人去根本赢不了成千上万的流匪。

    轩无之地复苏的时间不过三个月,面积又太小,如果不能克制住流匪,想要夺取足够的灵脉几乎是不可能的。

    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斩杀足够多的人,以他们的鲜血和肉身来恢复那个人的实力,派别人去,率领再多的地圣军也做不到。

    但是被封凌毫不客气的戳穿心思,萧天权还是有些恼火。

    “很好,封凌,这是你自己答应的。本皇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跟随司徒将军前往轩无之地剿匪,要是这次夺取的灵脉少于五十条,别怪本皇对你不客气!本皇可不想看到你才新婚就丧偶。”萧天权收回浑身的气势,冷冷的命令。

    封凌眼底杀意大盛,冷眸注视着上方的萧天权,两人无形的气场在大殿上方碰撞。

    萧玉枫、西门婉和萧绝都不由自主的动用灵力抵抗,居然有种要被这两股恐怖的压力夹死的感觉。

    下一刻,封凌收回了目光,转身离开了大殿了。

    “封凌,你放肆,陛下还没让你走呢!”萧绝怒吼,却不敢上去追。回头一瞧圣皇,萧天权面不改色,一双鹰眼如大海般深邃,令人完全看不透。

    萧玉枫冷哼一声,“父皇,请让孩儿也岁司徒将军出征。”

    萧天权有些意外的看向他,“你也想去?你不是对打仗不感兴趣的吗?”

    “那是以前,现在我有兴趣了。剿匪不是单打独斗,对于军队的指挥父皇你也是教过我的,我不信我还会输给他。”萧玉枫傲然道。

    “好,那你就跟着司徒辛去吧,就当是替本皇去的。”

    “多谢父皇,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封府,容绒去了一趟楼外楼已经回来了,容火火果然没事,她到的时候已经活蹦乱跳的了,开心的招待着武宗的人。

    容绒问过了才知道,那十二个人都是武宗长老级别的人物,他们想要将自己炼制的灵器放到楼外楼来拍卖,大概是一个月能有一件的样子。

    武宗长老炼制的灵器通常是几年都见不到一件的,现在能在楼外楼频繁的出现,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容绒想也知道,乐的合不拢嘴。

    她也知道这些人是看在她爹的份上才选择了楼外楼,因此非常感激,决定帮他们拍卖时不抽取佣金。

    几位长老的却一脸和善的表示随便抽,没关系。那种感觉像是长辈爱护晚辈,十分的慈爱。

    容绒和武宗长老们的合作商谈的非常顺利,早早就回封府了,又等了好一会封凌才回来。

    “凌!”容绒抱住他,上下打量着他,“你还好吗?”

    “我没事,能有什么事?”封凌很坦然的让容绒看,他的衣服换过了,身上的血迹也已经全部清理干净了,可是容绒还是看出了不对。

    “你的脸色怎么有些发白啊?”容绒捧着他的脸,封凌笑着拉住她贴在他脸上的小手,“只是一点皮肉伤,流了点血,脸色不好看而已,已经没事了。”

    “他打伤你了?哪里?伤口在哪里?”容绒紧张的扒拉着他的衣服要看,凌一把抱住她,轻声在她耳边道,“别紧张了,伤口已经愈合了,连疤都没有。”

    容绒耳边痒痒的,微微泛红起来,乖乖的被封凌圈在怀里。

    “哟,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啊。可惜,你刚新婚就要出征了。”萧绝讽刺的嘲笑却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响起。

    他一脚踹开大门,手里的捧着一只散发着光芒的出征令,厉声道:“封凌,还不赶紧来拿你的出征令,三日之后出征轩无之地,剿灭匪患。”

    “出征?”容绒顿时变了脸色,“你是说三天后封凌要去轩无之地剿匪?”

    “怎么?他还没告诉你吗?也是,轩无之地的流匪可都是天底下最穷凶极恶的匪徒,一不小心说不定就回不来了,你说不定刚嫁人就要守寡了……”

    容绒甩手就是一巴掌,猝不及防的萧绝被扇肿了半张脸,勃然大怒,“你!”

    “你少在那边乌鸦嘴,我保证你一定死在封凌前面!”容绒拔出紫心剑一剑刺出,挑起萧绝手上的出征令。

    看着飞上天空的出征令,萧绝没敢再抵抗,直接身形暴退,往府外逃去。

    容绒却没想放过他,恼火的用魂丝狠狠的缠住他的手脚。

    “怎么回事?怎么感觉身体不听使唤?哎呀……”萧绝大惊失色,一头栽倒在地上。

    容绒从后面追了上来,举起剑就毫不客气的狂砍,“我叫你嚣张!我叫幸灾乐祸!刚新婚就要封凌出征,萧天权是手底下没人了?他自己怎么不去?”

    “住手……给我住手,别再追了……老子不是怕你,是看着你身份高贵……你还不停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干掉你?”萧绝抱头鼠窜,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封府。

    容绒气冲冲的收起紫心剑,回头看向封凌,封凌嘴边噙着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手里拿着那块出征令。

    萧绝虽说现在手上,实力大减,但他真的和容绒动手的话不会如此狼狈,可惜他自认赢不了就光顾着跑了。

    封凌的心底不禁有些难受,他是从萧绝还没化形就看着萧绝长大的,可惜萧绝被萧天权养在身边,整个人已经快要被养废了。

    容绒收过去,看着那块出征令,眼神不禁暗淡的下来,“萧天权真是讨厌。你以前有去过轩无之地吗?”

    “没去过,不过比轩无之地更危险的地方我都去过,不过是剿匪而已,没你想的那么危险。”

    容绒柳眉一挑,明亮的眸子可爱的眯起,“你说的对,既然不危险,就带我一起去吧。”

    “……”封凌沉默了一会,摇摇头,“带上你,我会分心的。只是三个月,我很快就会回来。”